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田野日志

秋调纪实(六):中农院团队对华南农村的调研

作者:杨 坤等  责任编辑:admin  信息来源:中国农村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次数: 12281

本期秋调纪实推送的是2016级硕士生杨坤、陈新泰、陈露和刘龙飞四位同学在华南农村的调研日记。


杨坤:广东省珠海市

2016/10/20星期四 阵雨

    今天早上就到了珠海市了但是到珠海拱北又需要三四个小时,在火车上虽然是卧铺但是一路一直很不平坦在颠簸中过了一夜。在出发前有同学提醒过这几天广东是有台风的,但是台风过境时并没有光临珠海,然而这也还是成为珠海市各个工作部门预防的重点。为了节省时间我决定中午吃完饭后就马上赶到市民政局,因为地方还不太熟所以只有依靠百度地图了,在下午乘车和问路双管齐下下终于找到市民政局,但是拜访市民政局的过程不太顺利,看守的大叔在和老龄办通过电话后跟我说杨主任和尤主任一个休假一个出差了让我下个星期再过来,但是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我就直接和主任助理商量见一面细节我们可以详谈,在见到主任助理时还是比较热情的,但是用处并不大,我只是说在下村时希望他们能够协助在和区民政接洽时可以顺利一些,但是也搜集到了有用信息就是在斗门区原始村庄比较多,这个对我来说已经知足了。在得到他们的建议后因为那天阵雨我准备马上就到斗门镇民政局拜访的但是因为太远坐公交大约需要三个小时而且下雨只好作罢因为回到市区还是挺远的村委会也没有想要协助的意思。

2016/10/21星期五 阵雨

这天起得很早希望能够一切顺利但是事实并不顺利。早上七点就出发了,那时候坐公交到区民政局大约两个小时在到达之后我问路之后得知民政局搬迁了我只好又坐公交到达斗门区民政局,和斗门区民政局吴副局长沟通之后他是比较支持我们的工作的但是他们的工作重点现在是防台风所以他让我直接和老龄办沟通,老龄办也是很配合我们的工作的,在我介绍完之后他就问我需要哪些帮助,我也很明确一是帮忙选点以及老人的选择,二是在调研村庄和村委会提前联系方便带领入村,三是本人不懂地方方言希望寻求村里有人翻译,老龄办也很爽快将老年人分布比较多的四个村庄分别是南门村、小赤坎村、大赤坎村、还有小濠冲村的老年人名单给了我并且给了我各个村的民政主人的公用和私人电话,这个我是非常感谢的。在打扰之后已经将近12点我只好先休息吃饭再到南门村。下午的经历不是很让人满意因为村委会说的是下午两点上班但是两点半才到,然后村委会主任又和老龄办确认这就已经一个小时了,在和各方面沟通好了之后已经将近四点了只好作罢因为回到市区还是挺远的村委会也没有想要协助的意思。

2016/10/22星期六 阵雨

今天因为是周末考虑到村委会不上班而且今天天气预报说今天台风可能登陆,而且南门村村委会也明确说如果有台风就不上班所以我觉得就没有再跑一趟浪费时间了,我自己就在居委会希望能碰碰运气,幸运的是碰到一位阿姨愿意帮忙但是不幸的是阿姨介绍的两位都不符合要求,一位年纪不够只有75岁,另一位已经90高龄但是在土改之后集体化的时候才搬过来所以这个就是花费了我一天时间但是没有收获,所以我决定找老人尽量还是要在农村找,珠海市的的农村不好找了。

2016/10/23星期日 阵雨

今天周日村委会还有居委会不上班我还是自己努力一些尽量找吧,没有熟人很困难但是应该还是有好人的吧毕竟我长得这么老实。今天运气还是不错的一天找了两个,这天给我翻译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负责广昌居委会的信访工作,大叔介绍他只有小学学历但是会说普通话又懂地方方言的而且肯帮忙的真的不多,所以遇到大叔真的是如获珍宝,因为珠海市是旅游和养老城市。环境很好老年人特别多所以是不怕找不到老人的。大叔第一个带我找到的是一位82岁的大爷读书挺多,是党员而且当过干部我一听到就很高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八十几岁的党员而且有干部经历的,最后发现这里很多老年人都是党员,这个老爷子和他的老伴儿都是党员而且老伴儿比他入党还早,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老人因为读书多所以他的方言我勉强还可以听懂,有些不是很明白的地方老人又拿出纸和笔写给我看或者画给我看真的是满满的感动,今天老人本来是准备乘着台风做点事的但是因为我而耽误了我还真的是不好意思,第二位是一位80岁的老奶奶,老奶奶也是党员以前负责过群众路线,令我吃惊的是老人以前是靠打鱼生活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吧,整个过程老人都很配合一直到整个提纲问完老人都是很有耐心的。今天收获不错但愿明天更好吧。



2016/10/24星期一 阵雨

今天如约而至,毕竟已经和村委会打过招呼虽然不愿意待见但是这毕竟也不是别人的义务,他们愿意帮忙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今天因为是星期一所以村委会的人要打扫卫生所以赵主任跟我说他找的翻译估计要9点才能忙完,我也只好等了因为没有他们带领我连别人的家门都进不了,因为这里的人自己都有一个大院子而且一直是大门紧闭你想套近乎都难啊。忙完之后这个翻译也就是村文书我亲切的叫潘叔的就直接带我过去了。潘叔给我找的是一位88岁的老爷子,老爷子思维很清晰,在访谈中潘叔也很热情在不懂的地方潘叔一直给我解释而且还用树枝在地上画给我看。中午吃完饭闲着没事我就顺着路找到了崑山赵公祠,整个祠堂分为主堂和两个侧堂,在堂内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太祖遗训:朕族无亲疏,世世为缌麻。勿恃富而轻贫,勿恃贵而骄賎。各宜念宜敬之哉,无负朕嘱。因为时间有限下午和潘叔约好了所以不敢久留。大约两点半潘叔过来了但是他说今天中午去过老人家但是老人不在去城里和儿子住了他也没有办法,我只好拜别并赶紧和老龄办联系说我下午会去小赤坎村。一切办好之后我就马上赶到了小赤坎村,在小赤坎村我第一次看到了农田心里很是欣喜,这个时候是南方第二季稻谷成熟的时候了,稻田里的稻谷都已经很饱满了只是还有些青,但是有的已经收割了因为在小赤坎村委会已经有人在晒稻谷了,不管是在稻田里青黄的稻谷还是已经收割正在晾晒的稻谷和蓝天白云相衬都是一幅美丽的画卷。在小赤坎村民政让做信访工作的裴叔给我当翻译,裴叔今年61岁了,很直爽很热情,下午我们就是找了一位回去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2016/10/26星期三

这几天调研甚是辛苦,因为路程比较远早上六点多起床大约六点半去赶公交车而往往要大约九点才能到达身心都感到疲惫,但是这几天裴叔一直很耐心而且也很热情所以我只好坚持一下让他也能节省时间,前几天也是因为不太顺利,父母一直鼓励我发给我发消息说自己也帮不上忙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爸妈都很支持我,这几天我很累他们说话的语气缓和了很多,我发脾气他们也是听着然后劝导。从小到大父母一直不在身边和他们的联系也少渐渐感情也淡了,这次是我意料之外的,虽然很累但是收获的是满满的幸福。

这两天都是裴叔一直带着我找的,从找人到翻译然后还有解释裴叔一直都很有耐心,裴叔给我找的有一位九十几岁的老奶奶,还有四位八十几岁的老爷子,因为这边的祠堂也就是有宽黄公祠现在是老年活动中心所以找人也比较方便,在这里的发现就是这里的中农都是没有田的但是他们有牛,他们主要是就是给地主还有富农耕田来维持生活。小赤坎村的古村落保存的是比较完整的,古老的房屋清晰可见,以前的地主的房子现在仍然是比较坚固的但是大多已经空置了。访谈的这些老人他们现在都是自己和老伴一起住有的是独居,他们是可以和城里的子女一起住的但是他们仍然舍不得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他们是古村落的守护者。同时老人对共产党的看法也很独到,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那时候入党的人才是先进性和纯洁性的统一,在领导土改还有集体化的时候共产党一直发挥着带头作用,他们一心向着百姓在自己的岗位上也是兢兢业业而现在的党员大多价值观念已经扭曲为了名为了利,一人当官全家享福的处处可见。这是出自一个九十高龄的共产党员的见解,朴实而一针见血。

裴叔已经帮我两三天了我不好意思再打扰,因为老龄办给了我四个村的名单,小赤坎和大赤坎村相隔不远,所以我也挺好奇准备下午过去看看,后来才知道大赤坎村不仅面积比小赤坎村大而且历史也更加悠久。下午是民政赵主任接待的,他亲自带我去老年活动中心找的老人并且也帮忙翻译下午因为时间比较紧老人完了要回去做饭而且赵主任也快下班了所以约好明天继续。



2016/10/27星期四

我的调研任务也是接近尾声了心里难免有些激动,但是还有两个也不能松懈,因为路程比较远需要转三次车所以我到的时候也将近9点了,为了避免老人说11点又要回去做饭所以我赶紧去了村委会,赵主任这次安排在老年活动中心,由活动中心的会长接待的但是找的是一位大赤坎村退休的教师做的翻译,翻译很斯文和小赤坎村的描述差不多,只是大赤坎村建村时间更早,小赤坎和南门村是分支出去的,而且大赤坎村明显城市化要快,古村落比较分散了而且保留不太完整,而小赤坎和南门村保存的还是比较完整的。下午找的一位翻译是本村的妇联主任,主任很热情,因为下午时间比较短所以就只打算把昨天只访问一半的下午就完成了,老人有些感冒但是还是坚持过来了。在访问完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本来是想和民政主任拜别的但是听说他下午去斗门区开会了所以我只好自便了。

调研感悟

1、此次调研也是由不顺利到思路逐渐清晰,这次面临的三个问题主要有三个:一是语言障碍,粤语基本上是听不懂的,而且各个地区也不太一样,老人不仅不会说普通话而且也听不懂普通话,所以找个翻译那是绝对必要的;二是心理排外,在南方特别是靠近城市的地方你会发现每家都是有一个小院子但是大门是紧闭的,所以你想沟通都很困难,而且当地人也很少相信外地人不愿意说真话,他们就是相信有村长的证明,而且广东人特别不相信一个是河南人还有一个是湖北人,因为河南人骗子多而湖北人很狡诈,而我很不幸中枪因为我就是湖北人。同时珠海市也像其他城市一样有城中村也有城市和农村分界明显的地方,而区别就在于越往农村走越能感受到浓厚的乡土气息,越往农民心里走越能感受到农民的淳朴和热情。但是在调研过程中找村委会或相关权威证明是很有必要的。第三就是村干部并不是很待见,因为我们就是有一个学校证明村委会可以帮你也可以不帮你,所以只是靠村委会帮忙是不行的遇到好的就多做几个遇到不愿意帮忙的就赶紧撤吧。在这个过程中各个层级的的关节打通很重要不然会浪费很多时间而且不讨好。

2、这次调研的另一个感悟也是很深的,那就是调研选点是很重要的,选点要有方向性,由于在市民政的推荐下我来到斗门区,然后再斗门区民政的推荐下选择斗门镇的四个村庄,然后又在四个村庄中按照老年人的数量进行排序最终选择南门村、小赤坎和大赤坎村这样时间就节省了很多,而且由于村委会上班时间很固定在一个村即将结束时马上联系下一个村避免时间上的冲突和因为出现意外而浪费多余的时间又保持了时间上的连续性。

3、珠海市很小在一早上可以围绕整个市区几圈而且靠海特别是临近澳门,隔海相望所以渔业在解放之前时是很发达的,所以以前珠海市很多本地人以打渔为生,即使分到田地也没有大陆人那么激动,甚至因为生活所迫去种田而对土地没有大陆人的深情就不会感到奇怪了。珠海市也像其他城市一样有城中村也有城市和农村分界明显的地方,而区别就在于越往农村走越能感受到浓厚的乡土气息,越往农民心里走越能感受到农民的淳朴和热情。

陈新泰:广东省肇庆市

20161023 星期日

之前由于害怕莆田话听不懂,临时申请换点去了肇庆。还没开始正式外出调研,就开始为调研铺路。通过各种校友群联系了多个在肇庆的好友,粗略的了解了肇庆的情况。一直以为肇庆是粤语区,应该对于这个广东人来说没多大问题,然而经过梁燚生师弟的科普以及自己百度了之后才明白,除了端州区、高要区、鼎湖区外,其他县市都有自己的方言,虽然同属粤语,但却很难听得懂。于是,在出发前就锁定了此次调查范围就只是在这3个区。然而,通过身边的好友,还是没法提前先找到合适的老人(梁燚生师弟当得知我要去肇庆时,当晚就问了他们村有没有明白老人,然而,由于封开接近广西,村里有自己的方言,没人翻译基本上做不了,只好放弃)

10月23日凌晨4点半起床,第一次看见了武汉的凌晨时的夜景。同寝室的盛梦阳师兄直接开车载我去了天河机场。下飞机后,又承蒙叶海真师妹的热情接待。调研还没真正开始,但是有这两个好友的接待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头了。

由于是周日,政府人员也没有上班,当天我和海真就在市中心转着,企图像其他同学一样在路上“捕捉”一个老人看能不能随机访问。然而,在路上连续问了两个老人都接连碰壁。基本上就以听不懂我们在说啥为由直接拒了。后来去了肇庆学院旁边的大塘面村,遇到一个80多岁的老人(周伯)刚好在地里摘菜,稍微聊了一下,很欣然的接受了我的请求,由于天色较晚,于是预约了第二天早上9点钟的访问。第一次民间路线算是成功打开了,也把海真师妹成功的带出了一见到老人就双眼发光的技能了。

20161024 星期一 晴转小雨

早上,下起小雨,我带着一挂香蕉,两个苹果去看望周伯。老人如约早就在村前的小卖部坐着和其他人聊天等我了。详聊之后才得知大塘面村还是后来村民们迁村出来的,之前都是在翻过北岭山的后面山腰上居住,田地也是偏少的。老人自幼父母双亡,就只剩老人和弟弟相依为命,当时家里的亲戚还算富有,应该是个地主(老人一直说是亲戚,算不上什么地主,但是听老人的描述,应该算是一个小地主),土改后才分得田地,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帮亲戚干活的,不算是雇工的,也只是靠亲戚收留,为了混两餐饱饭而已。

聊了将近两个小时,可惜提纲还剩第三部分土改后没有了解到,可是老人准备去吃饭,还有去后山喂狗了,下午又打算休息,无奈,只能预约下一天早上接续访问了。

下午,本来是打算先去一趟肇庆市民政局,再下端州区民政局,但是有同学说,区级更接近于基层,去市里最后还是得跑区,直接去区里就行了。于是,我就拜访了端州区民政局。由于这个区的老龄工作直接是归在社会事务股的,我拜访了社会事务股,向股长表明了身份并说明来意。股长虽然是支持,但对我的身份还是有点怀疑,就问我市里知不知道,我说没去市里直接跑区里来了。股长还专门打电话去市里询问有没有接到相关公函。本来以为会直接在这里卡死了或者让我先去市里沟通。但是,股长和民政局副局长沟通了之后,我也向副局长表明了来意,副局长也表示很支持,于是,当即帮我联系了城西街道办,并开了相关的函件,明天下午去拜访城西街道办。

这样,第二天的行程算是比较顺利吧。

20161025 星期二

上午,接续去大塘面村访问周伯,然而,到村里见到老人时,却得知,当天晚上保安大队开了个会,让他不要在接受访问了,并且老人也让我赶紧走,不要再来了。可能是因为那天保安队看到监控我访问了两个小时怕我是什么不法分子或者怕出什么事吧。于是,浪费了两天,结果也变成了一无所获了。

民间路线宣告失败,还是乖乖走官方路线吧。

于是,接着拜访了城西街道办。原本区民政局给我介绍的是社会事务办,但是,由于省运会2年后在肇庆召开,城西街道办几乎大半个街道办的人都出去动员拆迁了。之后被工作人员引到了农林水办(后来才明白,这个街道办,城镇老年人归社会事务办管,农村老年人归农林水办管)。由于农林水办的主任也出去下村动员拆迁,没办法,只能留下相关的证件以及寻找老人的要求,让农林水的工作人员帮忙通知村里寻找好老人再联系我,最快可能也要周四或者周五才能协调完毕回复我。

感觉这样耽误时间比较多,去跟区民政局说换个点可能会有点告状说人家办事不力的样子。于是,下午选择去高要区民政局寻求帮助。

可能是由于端州区民政局之前开了个函的关系,跟高要区民政局的副局长表明身份和来意后,就选离市区比较近的金渡镇,给我开了个函,让我去金渡镇民政办接洽。当我跑去金渡镇时,才知道周二下午是民政办下村的时间,可惜晚到了一步,主任已经下村了。没办法,只能在那里等到主任下村回来。由于金渡镇民政办没有接触过此类活动,工作人员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哪个村民或者上面派下来暗访的,特别是看到我的手机时,总是提防着,怕我在暗中录像或者录音。和他们聊了很久才放下了戒心。等主任下村回来后,我表明我的身份和来意,希望寻求帮助,他表示最近很忙,没法带我下村,只能帮我电话联系村长或者是文书,然后我自己去,于是我记下了榄塘村村长的电话,由于天色已晚,只能明天再去榄塘村找村长了。

20161031 星期一

多谢之前城西街道办的介绍,联系了下瑶村主任花姐。花姐随即帮我预约了独石村(下瑶村的下属自然村)几个老人进行访问。终于可以结束连日来的两天访问一个老人的龟速了。

下午访问的这个老人,思路超级清晰,身体非常健康,还在帮人看跌打。由于老人母亲当时就是农会里面的人,多多少少对当时的情形记住的比较清楚,于是他也补充解决了我这几天调研的疑惑。原来划成分并不一定是有土地才能划为中农的,没地但因为长期受地主雇佣生活条件好也可以被划为中农(我前一天刚好访问过这样一个老人,然而因为人家就是没地却被划为中农,想追问几次都比较难正确得知原因)。甚至有些人会因为给地主(这些地主还只是承包地主)做文书而划为个人地主(村里就有这么一户和家里人成分不同的个人地主)。不过,由于村里面大家都是同一姓,黄姓的宗族,大家却也不会因为成分不同而有亲疏远近之分,老人一直觉得,这只是一个政策问题而已,毕竟大家算起来都是同族的人。



调研感悟

在外靠朋友,调研十五天,真的很感想各位好友的接待与帮忙,也感想一路上遇到的各位热心人士的帮忙介绍老人或者资源。调研十五天,从一到肇庆的见到老人的双眼发光,到最后见到老人已经双目无神了。并不是说老人不热情,而是每个人的戒心都很重,不走官方路线,纯民间路线基本上没多少人理你。街道办的郭姐之前给我解释道,可能是因为广东比较发达,来的各种人都很杂。以前各种诈骗时有发生。还好我还会讲点粤语,如果是讲普通话,背着包挨家挨户串门,走民间路线,要么就没人搭理,要么指不定早就在哪个派出所里面蹲着了。城市的城中村老人戒心重,在真正的纯农村,则更加难,80多岁的老人还在卖菜,养家糊口。金渡镇榄塘村的夏伯,由于耽误了人家两天的时间,村委会还给他发了误工费。之后村主任也没办法再帮我找村里的老人了。

陈露:广东省东莞市

20161023日 星期天 晴天

22日下午六点从武昌出发前往广东省东莞市开展秋调,将广州作为去东莞市虎门镇的中转站。之所以选择虎门作为调研点是因为虎门镇是东莞比较有历史感的一个地方,而且我的哥哥也在这里工作,可以给我的调研提供一些帮助。与去北方经历寒冬大雪的同学们的体验不同是,这个最南方的省份还在过夏天。到达虎门镇已经是上午9点了,哥哥接我回到了他工作的地方,考虑到出行的便捷,我暂且将自己的调研地点选择在了虎门镇赤岗社区。

下午我去到了赤岗社区居民委员会,不是工作日所以没人上班。我就四处看看能不能找到愿意接受我的访谈的合适老人,于是独自一人去了三清庙里,但是没有人愿意搭理我,即使找到了80岁以上的老人也因为互相听不懂不能进行下去,所以紧要的问题是找一个当地的人给我陪同翻译并且寻求政府部门的协助。

20161024 星期一 晴天

一大早我就坐公交去到了镇政府民政办公室,希望政府人员能提供一些帮助。办公室林股长虽然没有表现得愿意热情相助但也没有冷落我,我表示想在赤岗社区找十位老人访谈,工作人员就给社区的民政办公室人员打了电话,并给了我一位叫谭润林先生的电话,让我去赤岗社区找他就行。

稍后林股长给我介绍了孙叔,孙叔了解我的调研情况后引荐我去见了正在茶楼喝早茶的辉叔,但是由于辉叔只有72岁、年纪尚轻,所以访谈效果不佳,于是我就暂别了两位,去到了虎门镇敬老院。

虎门镇敬老院陈敏婷院长很热情的向我介绍了院里老人情况,随后陈院长向我介绍了我秋调的第一位访谈老人松叔,并在一旁给我翻译。结束访谈之后,我跟陈院长约定改日再来找老人做访谈,院长也表示很欢迎。



20161025日 星期二 晴天

早上一早我就去了居委会找了赤岗社区居委会民政办公室谭主任,谭主任说刚好祠堂宗亲会要开会,那里有好多老人,赤岗88岁的老书记也会去开会。我想着这真的太好了,于是就跟随谭主任去了。在祠堂巧遇昨天见过面的孙叔和辉叔也一同来开会,原来这两位也是宗亲会成员,这真的是太机缘巧合了,也让我对此次秋调产生了极大兴趣。

由于开完会已经是中午时分,在祠堂里虽然没有完成口述史访谈,但是也参观和了解了当地非常有特色的大祠堂。祠堂里存有由宗亲会成员牵头组织的编撰委员会撰写而成的何氏族谱和赤岗村志,这些原本是不赠与外姓人员,但是在我的请求之下,祠堂宗亲会会长送了我族谱和村志,这可以让我更加了解赤岗社区的发展概况,也对会长的热情赠与表示感谢!

随后谭书记告诉我说他有工作要忙并不能给我提供更多的帮助。谭主任告诉了一些老人的聚集地并让我自己去完成调研任务,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对谭书记的帮助表示感谢。下午自己去寻找老人也并不是很顺利,当地人告诉我说村里村民的关系都不是很亲密,许多老人不愿意亲近外人,更加不愿意接受我的两小时访谈,突然间觉得完成好十位老人的口述史也是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20161026日 星期三 晴天

一大早就来到了赤岗广场、何见娣卫生所这里,有许多老爷爷坐在这里闲聊、打牌、听戏,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及调研任务时,爷爷们说都听不懂普通话,互相听不懂是硬伤,我也没辙了。

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爷爷说有一位80多岁的老爷爷可能知道一点但是老人身体不太好,他愿意带我过去,于是就去了爷爷家里,因为爷爷身体确实不太好而且说话声音很嘶哑,我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了,很感激那位骑摩托车带我过去找老人的爷爷。

今天最大的好消息是我哥给我找了一位赤岗本地的小姑娘给我当翻译,带着翻译小文去广场附近找老爷爷们访谈时,现在没有了沟通上的障碍爷爷们也都拒绝接受我的访谈,即使我苦苦哀求爷爷们也不答应,突然有了一种叫做沮丧的心情。

20161027日 星期四 晴天

鉴于昨天自己独自出去找老人做土改口述史访谈没有什么收获,今天决定去找民政办公室谭主任帮忙。谭主任带我去到何平旺爷爷家里,爷爷小时候经历凄惨,从小是个孤儿后被卖到养父母家,后来爷爷欺瞒养父母家里独自一人去参军。作为一名优秀炮兵,老人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退伍回乡后老人作了许多诗以纪念自己的参军生涯,老人高兴的向我展示了他作的诗。

下午何爷爷的老伴儿带我我去了一位另一位90多岁的奶奶家,奶奶叫何瑞娇,因身体原因终身未嫁,至今一个人生活,奶奶年轻时候曾经是赤岗村妇女队长,负责妇联工作,结束跟奶奶的访谈就到傍晚时候了,果然有翻译小文在一旁翻译,访谈进展就顺利多了。离开何瑞娇奶奶家后,我恰巧碰到祠堂宗亲会会长,我拜托会长带我去88岁老书记家里。去到老书记家里聊了一会天后约定好了明天上午再过来访谈便离开了,于是就这样结束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今天能顺利找到老人访谈让整个调研任务开始有了一点点起色。

20161028日 星期五 多云

早上9点多,敬老院陈院长给我打电话说可以给我介绍三位老人作为访谈对象,问我今天有没有时间过去,我告诉院长说今天约好了一位老书记访谈问明天方不方便过去,于是就跟院长敲定明天过去敬老院。

早上10点,先跟翻译小文碰面,我们在昨天约定好的时间点一同到达老书记家里。老书记名叫何贺权,村里人都喊权叔,权叔是赤岗最有名望的老书记,1961年至1978年间连任了17年书记,权叔在任期间先后带领村民修路、修水库、挖水塘,建了大米加工厂、榨油厂、糖厂,买了运输车成立了运输队等等,将赤岗村建设的越来越好。权叔对土改改革时期的事情记忆很深刻,同时又能以老干部身份向我讲述赤岗村60多年来的发展变化,把老书记称为一本活的历史书一点也不为过。

20161029日 星期六 多云

敬老院在新湾,从赤岗到新湾坐公交过去要一个多小时,我们上午8:25分到达敬老院,在门卫处登记后去就上去了。敬老院工作人员霞姐一一带我去到了老人的房间,于是我们先开始了对邓桂荣爷爷的访谈,爷爷耳朵不太好,这可辛苦了我的翻译小姑娘,10:30分钟爷爷要去吃饭了(敬老院开饭时间很早),我和小文也去找中饭吃。

简单吃完中饭后就去楼上找奶奶访谈,由于奶奶们都在午休,所以没有打扰老人休息,大概下午240分开始陈顺贤奶奶的访谈,奶奶今年89岁,奶奶腿脚不好需要坐轮椅但是口齿清晰、记性很好,跟奶奶聊完就快5点钟了,我们去到了李爱珍奶奶房间,奶奶这时候正准备吃晚饭,由于此时时间已晚,于是就离开了敬老院,到目前为止调研渐入正轨。

20161030号 星期天 多云

早上跟翻译小文去赤岗广场看看能不能找着合适老人,于是就见到了何锦全爷爷。锦全爷爷今年81岁,1963年起是赤岗村第九生产队队长,跟爷爷访谈到了耕田时候的用水问题以及国民党抓壮丁等问题,爷爷说那时候颁发的土地证是一张类似A3的大纸一张,当时的东莞县县长叫古天佑等详细信息。今天上午刮大风,我们仨就在风中完成了访谈,很幸运、很感激何锦全爷爷没有拒绝我的访谈。

由于翻译小文下午要去学校有事没空陪我去翻译,于是我就独自一个人去了林则徐公园和威远炮台。在林则徐公园的展馆在里边见到了土改时期的土地证和一些很有年代感的资料。从展馆里的土地证上看,土改结束后的1954年颁发的土地证就是一张纸,上面也确实有当时县长古天佑的签字,这也印证了上午锦全爷爷给我描述土地证的真实性。



广东秋调小结

选择广东进行秋调确实很考验人,一方面语言不通,另一方面在这个经济发展快速、人员流动密集的地域,人情味略显淡薄,当地人对陌生人防范心理太重。从武汉出发前确实没有想到会遇到许多一时难以解决的困难,以至于刚开始的头三天因为调研不顺而造成精神状态不好。后来随着居委会干部的协助、敬老院陈院长的热情相助以及小文的耐心陪同翻译,一切开始变得明朗起来,进展的越来越顺利了。

在赤岗的十几天时间,我常去卫生所、广场那里给老爷爷们混脸熟、热情打招呼、看爷爷们打牌、下棋,而不是像刚来的那一两天抱着功利求进的心态想尽快完成任务,这样熟络久了老人们就愿意跟我聊天,也乐意带我去村里找老人。这些经历都让我学会了耐心的用诚意去打动人,不要心急。

可以说调研的十多天时间里我的心情是大起大落,解决了一个问题又来了一个更大的难题,一开始会因为困难想放弃,到后来却都坚持完成了,最终圆满完成任务平安回到学校。

刘龙飞:广东省深圳市、广州市



此次秋调原本选择新疆乌木木齐,邓老师出于大家安全的考虑取消新疆的选点,考虑到深圳与广州有朋友和熟人,我就自告奋勇选择岭南地区。经过春调、暑调与二次贫困村的初步调查,“2016级新生”的标签逐渐被撕掉,半年来变化的不仅是时间,更是心态的成熟、经验的增加、言语的熟练。调研之路虽有荆棘,但熬过黑夜方能看到黎明。

2016.10.25 星期二

今天上午9时抵达深圳,因前天与深圳市民政局电联取得联系,所以搭乘地铁一号线转三号线至深圳市民政局。民政局办公室主任见我一人到深,心生疑虑,在认真核实学校介绍信、学生证、身份证和老龄委公函后,置之前对我许下的他们一定认真安排接待为调研提供便利的承诺全然不顾,提及:“我们深圳市民政局以及下属各部门是提供经济决策的上层建筑部门,你们来调研应该到最底层的农村去,况且深圳经济这么发达没有农村,小伙子你就不应该选择深圳这个地方,赶快给你们学校反映去中西部偏远地区的农村吧,这样对于我们政府、你、你们学校都有意义。”考虑到千里迢迢只身过来深圳并且维护一下深圳地方政府的形象,他就象征性给我讲养老院的具体位置和路线,也没有给养老院的领导打电话。后来我到养老院,养老院领导说未经区市民政局的批准任何人不得入内,不接受外界人士的采访。基于看到领导的相互推脱以及走官方路线的失败,我与深圳的三个朋友联系。作为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深圳农村的城镇化程度达95%,高楼大厦、地铁、公交、医院、银行、连锁酒店、工厂、企业等各种现代化的软件和硬件设施应有尽有,置身于此,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农村,其发展程度完全不亚于我国中西部的一个县级市。由于他们在深圳不同的区工作,所以此次在深圳采访的老人分布于深圳各区的城中村以及南山区福利中心。朋友分别托熟人联系他们所知的老人,让我先找住宿的地方休息并且劝我深圳地方政府很牛气,让我不要灰心,说没有什么坎过不去,有什么困难我们来帮你解决。此刻真正领悟“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句话用意。

2016.10.26 星期三

经过朋友昨天提前的联系与沟通,最终确定了深圳市宝安区伍屋村、南山区新屋村、南山区福利院三处地方9位老人。今天上午九时到伍屋村有3位当地老人:伍忠国、伍建军、伍元兴。朋友托同事找的翻译杨天军,在与前两个老人先后交流半个小时粗略聊天后,因他们年事已高况且土改时没有在农村等情况,最后找到了伍元兴老人。闲聊中得知老人经历过土改,老人起初有些抵触,但在翻译和我两人的耐心说服下,老人最终同意接受采访并且允许我录音。因为老人的父母兄弟姐妹在抗战中被杀害,因此老人在整个访谈中透露着悲伤浓重的气息,为了缓解老人的悲伤情绪,翻译杨天军给老人讲笑话唱粤语歌。凝神屏息过后,老人回忆了土改的经历,指出深圳的土改进行的相对较晚,建国之初时局动荡政局不稳国民党残余盘踞大陆西南一隅及华南一带,因靠近港澳台并且当时香港依旧被英国占领,英国等西方资本主义思想渗透侵蚀珠三角,因而深圳土改阻力大。尽管阻力很大,中共和解放军依旧克服艰难万险于1951年进入深圳开展土地改革。采访结束过后由于老人推荐不出周围合适的明白人进行访谈,我和翻译杨天军从宝安区就搭乘地铁11号线转1号线到朋友提前联系好的南山区新屋村去拜访吕明奎与许纯熙老人。幸运的是,两位老人看到我们过去非常开心并且表示很愿意讲解当年土改的情况。在具体录音的过程中,两位老人怕我们不理解当时土改的内容以及当地的习俗,就说的很慢尽量用普通话与我交谈。看到两位老人能够时刻考虑我作为一个外来人听不懂粤语的情况而处处帮我理清思维的盲区,真的是很感动,感动于老人的谦卑与伟大;感动于老人的体贴与无私;感动于老人的耐心与执着。晚上到酒店在旅行便签上写下一句:“越是有故事的人外表看起来越沉稳,越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我想这句话用来形容这两位爷爷再好不过。



2016.10.27 星期四

因昨天采访的三位老人结束后他们提供的后续采访对象不符合条件,今天上午9:30朋友和我一起到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去见他那个志愿部的朋友王旭坤。王旭坤是清华深研院志愿部部长,每周志愿部都会组织同学到深圳各养老院福利院进行帮助老人为他们排忧解难的活动,因而他娴于此类活动的各种流程以及相应的人脉。借周四下午全校公休的机会,我们三个人一起到深圳市南山区福利院去采访老人。由于王旭坤提前跟福利院领导疏通好关系,所以进入福利院很顺畅无障碍。由于李主任是华中师范大学1995级毕业生,得知我现在是华中师大的研究生以及此行深圳的任务,所以就给予了很大的配合。主动给我提供名单并筛选符合条件的老人名单,最终确定罗丽与李秀云两位老奶奶作为访谈对象。两位奶奶起初以为我们三人是打探以前秘密而不愿意说,在李主任的耐心劝说并且解释此行口述访谈只做学术目的不夹杂任何政治目的后,两位奶奶最终配合录音并且知无不言。此时觉得校友的关系很微妙、很强大。



2016.10.29 星期六

在深圳做完5个老人之后,由于没有合适的对象以及广州有朋友熟人,就向邓老师提出将调研点由深圳换至广州做剩余5个老人的申请,经老师批准昨天赶到广州。联系好广州的朋友歇息一夜后,雄哥是天河公园的管理者,在天河区人脉很广。今天上午在广州天河区天河公园见到雄哥,他带我先后至天河区棠下街道上社村朱忠国与杨清保两位老人家里。采访开始前雄哥对我说:“广州是粤语的中心起源地,你作为外来人听不懂粤语难以和老人沟通,我可以给你翻译。”人性本善,虽只身到岭南,但我依旧感受到真正的温暖。朱忠国老人经历了解放战争、土地革命、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以及改革开放等阶段,各时期的回忆清晰如初如数家珍。谈至土改,他深情款款道来:“无论何时都不能忘记共产党对新中国成立的贡献,以毛主席为代表的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建立新中国,打土豪分田地,时刻为中国最大多数的农民着想,虽后期的文化大革命毛主席犯了错误,但他的功劳是大的是主要的。”杨清保老人则勉励我做农村研究一定要保持理性的态度,从当年土改的历史中寻找一些当下农村土地改革可以借鉴的东西,虽然现在商品琳琅满目并且追求经济效益是大多数人的目标,但反思创新务实求真应该是并且一定是当代学者进行农村研究的学术态度。

2016.10.31 星期一

今天上午9时还是先到广州天河区天河公园,在雄哥的帮助和推荐下认识在天河公园做义务志愿服务的华南师范大学大三学生谢思佳。因为她在做义务志愿方面很有经验,就带我到广州市白云区人源养老院。适逢养老院今天很忙,况且志愿者很多,我就和她所在那个的义务志愿服务团在养老院服务一天。期间有和她一起与老人聊天,养老院的老人多为鳏寡之人,因而他们需要心理疏导和精神安慰。在为他们打扫卫生闲聊后,周生生老人放下心理戒备答应配合我的访谈。整个访谈过程较为顺利。经过今天一天的义务服务活动,逐渐感受到老人需要的不是金钱等物质条件,而是一个愿意陪其聊天的人。物质利益左右当下的主流价值观,有悖于“仁、义、礼、智、信”的国学经典和儒家思想的核心。同时也结识一批志同道合有志于追求志愿服务的新时代的大学生。舍弃平常的空闲时间,他们甘愿投身志愿服务活动,这难道不是当代大学生责任担当的体现吗?



2016.11.01 星期二 晴

昨天下午聊天中得知周二养老院不接待采访等事宜,我就问志愿者里边有没有合适的采访对象,后来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大二学生张艺琪说她就是广州本地人,推荐了天河区棠下街道棠东村的蔡南庆与李国禧老人。今天上午1000和她一起去拜访两位老人,并且在她的帮助下顺利采访两位老人。

感悟

调研历时9天,面对语言不通、无公函的困难,辗转6地。从深圳市宝安区伍屋村、深圳市南山区新屋村、深圳市南山区福利中心到广州市天河区棠下街道上社村、广州市白云区人源养老院、广州市天河区棠下街道棠东村。期间有政府官员的不配合、朋友的鼎力相助、义务志愿者的慷慨解囊、老人的肺腑之言、自己的坚持不懈。调研途中不论顺境抑或逆境,都要坦然接受,因为逆境能让我们更好地成长,更好地汲取经验教训。

同时我们要学会感恩。感恩中农院,为我们提供外出调研接触社会提高为人处世能力的机会;感恩朋友,为我们提前联系调研采访人并且为调研提供中肯的意见;感恩志愿者,于萍水相逢中弘扬互帮互助的精神;感恩自己,在调研途中始终坚持不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