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s(英文版) | 联系投稿 | 旧版回顾

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田野日志

秋调纪实(七):中农院团队对西南农村的调研

作者:王晓菲等  责任编辑:admin  信息来源:中国农村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6-11-15  浏览次数: 12591

本期秋调纪实推送的是2016级硕士生王晓菲、张小梅、杨泽民和龚城四位同学在西南农村的调研日记。


王晓菲:云南德宏

1030

原以为会回到拥有众多老同学聚集的广州,任务之余可以会下老同学,讲粤语,喝早茶,想想都觉得惬意。现实与想象背道而驰,最终的我前往心之所向却又陌生的云南——德宏傣族基颇族自治州。

德宏,一个美丽的地方,位于中缅边界,北、西、南三面都被缅甸包围。进调研点的路程遥远而漫长,经过综合考虑,我选择“双飞”,飞昆明再飞芒市。一个人去机场,一个人取票,一个人候机,兴奋之余有点小担忧,毕竟任务在身,也不知会遇到多少的困难和挑战。大概晚六点抵达芒市机场,一下机打开微信,收到来自舍友和同学的问候,心里瞬间暖暖的,发个圈给大家报平安。

前往青年旅社的路上,发现芒市的路灯、建筑、站牌,充满了孔雀元素而且金碧辉煌的,独具特色,而不是快速城市化带来的千篇一律,是名副其实的孔雀之乡。安顿好后上街觅食,德宏第一餐并无发现云南特色,回到旅社收到了小伙伴一起吃蛋糕的邀约,心里乐开了花,蛋糕是当地的老奶油蛋糕,奶油硬硬的别有一番风味。也许这也是我选择青旅的原因吧,出门在外青旅是家。

1031

天灰蒙蒙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背好小包前往预选定村庄——芒核村。跟着导航走,大概半小时后,看到了“芒核村”醒目的村牌坊,心想就选定这个村子吧,一是离住的地方近,二是搜集资料显示有足够的老人数量。

抵达芒核村委会,向书记表达了自己的来意后,书记给我安排了一名退休党员老干部,经了解老干部74岁,并不符合作为土改的访谈对象,于是我向他了解了村里老人和土改的大致情况。经过短时间的接洽,我发现村里的普通话并不普及,村干部的普通话也一般般,这将成为我完成任务需要攻克的一大难关。村里正值攻坚贫困、脱贫的关键时期,各种大小会议不断,书记示意调派不出翻译人员,让我自己先进村里转转,了解村里情况。

芒核村家家户户都有小作坊,村民们忙忙碌碌的,各有各的工作。对于陌生人的警惕性极高,每当我表明找老人、找翻译的来意后,听到最多的就是“我不知道”、“你去找村委吧”、“不好意思,我得下田干活”,更多的是我听不懂的傣语,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自己也会傣语,最后我只能再次向村委求助。回到村委,村干部们正在党员活动室开会,我一个人在外面徘徊,看下村务公开情况,看下政策宣传栏,最后看到了禁毒防艾动态管理表,对表上的数字感到震惊,非常担心自己进了传说中的“艾滋村”。书记中途歇息看到了我,给我提了意见让我去政府寻求帮助。

下午,我去了芒市人民政府,勐焕街道办,老干局,去的地方很多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收获,他们给我提供了一些建议,最终还是得靠自己,找翻译找老人依旧毫无收获。最后想想我还是回芒核村看看吧,书记再次看到我,安排了副书记孟哥给我当翻译,最终完成了我的第一位老人。

 

 

 

112

调研的第三天,接到了老干局的来电,遂前往看看有没新发现。工作人员了解了访谈对象的要求后,对其所负责的退休老干部进行筛选,最终只确定了一位叫长福的爷爷,领着我前往爷爷家进行拜访。

到了爷爷家里,爷爷奶奶非常热情地迎接了我们,表明来访目的后,爷爷非常抱歉地告诉我,自己早年就进了部队,并没有亲身经历过土改,同时也表明他们这一批退休老干部,解放前就进部队当兵打仗了,建议我到镇上或者村子进行调查。

其实自己也明白进村调研是最好的,可是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不敢跑远也不想跑远,想着就近村子可以解决就就近吧;接着是附近村子都是傣族聚居的村子,语言实在不通,需要翻译使我处于被动状态,即使我愿意有偿请翻译,但依旧没解决翻译的问题。最终我又回到了芒核村,想着已经翻译了三个了,厚着脸皮再做七个就完成任务了。可是这一次,书记明确告诉我不好意思,说来得不是时候,学生上学无法安排,干部会议工作忙碌,非常抱歉无法给予帮助,欢迎下次再来。

至此,我陷入了困境,感觉迷茫无助,甚至一度崩溃想要放弃,非常感谢这一时期鼓励我为我出谋献策的朋友们,经过深思熟虑,最终决定前往一个山沟沟里汉族聚居的村子——勐戛村,这是老干局给我推荐的村子,说村里普通话普及率高,文化程度高。这一天这一夜,我在忐忑焦躁中度过,只希望明天会更好。

113

天还没亮,我就早早爬了起来,路边买了个包子就往芒市汽车站赶,希望能坐上去勐戛镇的第一班车,早去早作安排,一切见机行事吧。

经过山路十八弯,历时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抵达目的地勐戛镇,依旧是先跑跑镇政府,了解各个村庄的基本情况,工作人员给我推荐了勐戛村、团箐村,并给我指了路。只要语言能通,一个人进户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村民的热情让我感动,让我重见光明。

第一位受访者是位老奶奶,当时她正在剥玉米,见我来了又是冲茶又是喊媳妇做饭的,满满一桌的饭菜,这是我来云南吃过最好吃最丰盛的一餐了,奶奶一直给我加饭,吃了三大碗呢。访谈的过程中,老奶奶说的是滇西方言,我很认真地听,可以听懂七八成吧,比起傣语容易懂多了,就这样顺利地完成了一位。接下来,得到了奶奶儿子的帮助,为我寻得村里土改明白人,爷爷是一位老党员,思维清晰,也非常乐意为我讲述土改这段历史,从爷爷的言语中不难发现爷爷思想觉悟高、表达能力强,感觉上了一堂绘声绘色的历史课。

奔波劳累了一天,最终在镇上唯一的小旅馆安顿下来,虽然身体疲惫,但是心里踏实满足,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昨天的压抑心情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调研也走上了正轨,阳光总在风雨后,只要坚持不放弃,终能拨开云雾见天明。

 

 

 

调研感想

鬼知道我在云南经历了什么,为自己完成任务平安返校感到开心。调研过程中,发现自己的能力非常有限,需要学习锻炼的还很多,感谢学院提供了机会,感谢自己抓住了机会,每一次调研都是一趟学习之旅,好好把握他日必能发现更好的自己!

 

 

 

张小梅:四川雅安

20161026  星期三    

十月一个略带寒意的季节,我选选了到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县车岭镇做秋调。这次虽也是一个人出去调研,但比任何时候都要从容淡定,因为已有三次调研的经验。而且这次调研的地点是四川,没有语言障碍,也有熟人的帮助,带着对历史的好奇和尊重,开始了我的田野课堂。

26日中午到达雅安名山车岭镇的时候,同学就在车站等候了,具同学介绍,这个镇是雅安市比较大的镇,隔一天就赶一次街,的确,刚刚在车上就感受到了车岭镇的繁华,通过车窗可以看到一排排商铺,和几家旅馆,今天恰逢赶场,街被车和人挤的水泄不通。可以估计,即使不能与一个县城相比,也相当于普通几个镇了。后面因与镇里的各种人相遇、相识和相知,对这个镇有了更深的了解。

下午吃过午饭,就开始了走访老人,因为朋友在镇政府里上班,所以就认识水月村的村书记。村书记姓古,同学叫他古叔,有五十出头,个子较矮,腿是瘸的,行动不是很方便。叔叔听了我的来意后,就给我介绍了镇上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并且很乐意带我们去见老人。古书记一瘸一拐和我们走在一起,并不停的我介绍这里老人的情况,在仔细的聆听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动与感激。经过与十多个老人简单的交谈后,最后筛选了五位老人,一个99岁的牟奶奶,一个85岁的高奶奶,一个80岁的韩爷爷,一个87岁的艾爷爷,以及88岁的张奶奶,而其余的老人或是工商业者,或是已忘记,或是身体不好,而没法作为访谈对象。

因为只确定了五位访谈对象,还需继续寻找老人,而且也只能到镇周边的农村找老人,所以准备在以后的时间里,白天就访谈已经联系好了的老人,下午就继续在镇的周边寻觅老人。

20161027  星期四    

今天将要开始这次调研第一个口述史,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虽然已经做个两次口述史,但是遇到的老人最高年龄也是九十岁,而这次采访的对象是一个99岁的牟奶奶,昨天当知道牟奶奶99岁时候,激动的合不了口,感觉能遇到牟奶奶,是一种缘分,更是自己的福分。经过昨天简短的交流,发现奶奶年龄虽大,但说话还有条理,对以前的事情还记得。就与牟奶奶约好今天去拜访她。

今天,车岭镇天气突然转冷,考虑到牟奶奶可能起床的晚,所以出门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到牟奶奶家的时候,牟奶奶一个人正在吃饭,见我来了,牟奶奶忙问我吃早饭没有,再三的叫我吃饭,我再三的婉约拒绝。奶奶边吃饭边给我讲他们家的情况,才知道奶奶家里有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最大的儿子今年有七十八岁了,三儿子因为患上了胃癌,二十年前就去世了,奶奶现在和小儿子住在一起,小儿子虽有商铺在街上,但是就不会做生意,把店铺租给别人做生意,自己就干苦力活.......。奶奶像讲故事一样把她的每一个儿子、孙子和媳妇都将给我听,从奶奶的话语中,能感受到奶奶对每一个家人深深的爱,也能体会到奶奶对现在生活的满足。的确,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贵,家人永远不会嫌弃你,永远的支柱,永远的港湾。突然间也开始想念好久没有联系的家人了。

 

 

 

20161029  星期六    

一早起来就发现,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雨虽不大,但是寒气凌人,幸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带了厚衣服。早饭吃过就向着昨天约好的甘爷爷家走去。甘爷爷家就在镇上,离我住的旅馆比较的近,所以今天朋友就没有和我一起去采访。到甘爷爷家的时候,甘爷爷已经吃过早饭,正在和邓奶奶在客厅里聊天,奶奶见我来了,就给我抬出板凳,具奶奶介绍,爷爷今年八十七岁,身体不好,在十年前曾经瘫痪过一次,慢慢的就能下床,现在能杵着拐杖慢慢走,但是就是不能走太久,也不能坐太久。所以在后面的访谈中,生怕爷爷身体不舒服,多次提出要爷爷休息一下,可是爷爷都说没事,一聊我们就聊了两个多小时。

爷爷和奶奶他们只有一个儿子 ,一直在外打工,也没有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就奶奶一个人直照顾着爷爷,我相信爷爷现在能从新站一起,与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分不开。在整过访谈过程中,奶奶一直都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我和爷爷的对话,时而问爷爷,冷不冷,需不需要加衣服。世界上有种爱,不需要言语,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要什么,也不管遇什么困难,都不离不弃,而时间就是催化剂,越久越浓,就像酒,越久越香醇。奶奶和爷爷之间就是这种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深深触动我心,愿爷爷奶奶身体永远健康。

 

 

 

20161030  星期六    晴天

每次调研,最怕的就是别人的不信任和不支持。很幸运,这次调研不仅获得了信任和支持,还得到了帮助。这次虽有朋友的陪伴,但是对他来讲,镇周边的农村也是陌生的,当两个外来人走进陌生人家里时,说明来意后,不是盘问,而是给予帮助和支持,这一刻是感恩,更是感动。今天下午在走访镇周边的农村时,在公路边,看见有一个老奶奶坐在她家的屋檐下,我们就直接走了过去,奶奶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就给我们讲她在土改的时候,家里的事情比较的多,一般都是在家里干活,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而且因为年龄大了,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她还给我们推荐了另一位老爷爷,说他不仅读过书,而且现在身体也好,她愿意带着我们去找那个老爷爷。在奶奶的带领下,找到了李爷爷,李爷爷今年90岁,他原本不是这个村里的人,土改前因为李爷爷原家里很贫困,没有房子,所以就到了这里入赘。他的成分是贫农成分,但是他的妻子及其妻子的父亲的成分就是中农。爷爷虽90岁,但是思维逻辑很好,说话很有条理,听爷爷说明天他还要去参加村民大会。

 

 


调研感悟

这次调研,因为朋友的陪伴,我没有踽踽独行。朋友不仅在政府里上班,每天有繁重的事务,而且还在准备考研。我的到来,他把利用学习、工作和休息的时间,陪着我走访各个老人,并耐心的给别人介绍我的来意,打消了很多人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的疑虑,如果没有他的陪伴,调研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完成。茫茫世界莫过于陪伴,感谢有朋友的陪伴。

每一次的调研是一种挑战,更是一种成长,尤其是做口述史,每一次与受访者的交谈,是一个聆听历史的过程,更是学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种,聆听小人物的大历史,体会他们的百态人生。感谢调研,感恩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

杨泽民:云南省临沧市

20161030 小雨

29日晚上八点跟随两位叔叔从昆明回临沧,但是因为近一个星期以来临沧一直在下雨,导致云县段的路被山体滑坡堵住了,我们三人在等待了一个晚上之后决定从保山绕道回去。回到临沧已是30日下午六点了,此时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些小雨,站在高处看看明天即将前往的小山村也已被浓雾遮住,但也奇怪,那弯弯曲曲的,通往村庄的红色“水泥路”却格外清晰。云南十一月份的雨天寒意袭人,好在对于这样的天气需要带上厚衣服我已经跟其他到云南调研的小伙伴说过了。30日到临沧就先去拜访一下已经联系好的老人家的计划泡汤了。反正奔波了一天,在云南弯弯曲曲的山路里绕来绕去也有点累了,当天晚上就先好好收拾一下,早点休息,明天不管天气、路况怎么样一早就出门开始采访。

20161031 小雨

前一天晚上休息得比较早,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下着雨的云南清晨,空气清新,此时院子里的两棵桂花树正开得盛,满院都是桂花的清香,往山上望去,云雾缭绕,满眼美景,满心舒畅。收拾好东西,骑上我的小黄摩托,回过头来向送我出门的大黄微笑了一个,发动油门正式出门。一路上虽然下着雨,穿着雨衣身上也难免有几处被淋湿,眼镜上也满是雨珠,看不清东西,此时虽然冷得开始哆嗦起来了,但觉得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车速很慢,渐渐地进入外公介绍的村子了,越往前走越觉得这村子的路不大对劲,再继续往前走,突然发现有一段路直接沉陷下去并且积满了水,通往村子的路也只有这一条了,没有多想就冲了过去,这一冲就陷进去了,为了避免车倒,我习惯性的用脚去做支撑,这下弄得鞋全湿了。这时即使鞋已经湿了,但是摩托车怎么加油门都还陷在水下的坑里,于是只能下车推了。这一推车倒是出来了,鞋和裤腿全湿了。但是没被困住已是万幸,只要没被困住就能去跟老人见面,做口述史。鉴于还没到需要采访的爷爷家就已经被雨天弄得有些囧了,所以先到外公家烤火,喝热水,吃了午饭之后再去拜访已经约好的爷爷。

吃完午饭裤腿和鞋也干得差不多了,心里的小波澜也平息了。整装出发,来到第一位爷爷家,先与爷爷聊了几句才发现爷爷的耳朵不大听得见了,即使贴近耳朵跟他讲话都得喊着说才能听到。我知道,考验中农院学子耐心的最佳时机到来了。即便如此,既然来到爷爷家就得坚持下去,再说爷爷土改时是富农,我之前也没有采访过富农老人家。调研第一天,有点小曲折,但是总体顺利。

 

 

 

2016111 小雨

鉴于昨天早上到向导家时的狼狈状,晚上采访完老人小雨还是下个不停,向导没让我回去,也是为了今天能提高效率。今天一早吃过早饭,九点多向导就带我出门找老人了。今天的效率比较高,采访完一位老人又接着去采访另外一位老人,虽然采访完最后一位老爷爷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有点点累,但是想想调研第二天就完成了一半任务,再想想去东北的同学们的遭遇,我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再怎么样都是值得的,累并快乐着。

 

 

 

2016112 小雨

虽然外公们村的老人还没采访完,但因为已经跟高中化学老师罕老师约好今天早上由她带我去拜访他们村的三位老人。因为对下城村不太熟悉,所以罕老师早早便在我熟悉的地标等我。高中毕业之后,我与罕老师已近五年没有见过面,取得罕老师的联系方式之后,我一条微信发过去就收到了罕老师连续四条充满热心与诚心的回复,在回复中罕老师跟我说,刚好他们村就有三位很符合条件的老人,而且其中一位爷爷还是国民党,对双江以及傣族的历史颇有研究,其中一位奶奶还是土改工作队员,罕老师还说要把她珍藏的一本关于双江土司历史的书给我。看到这样的回复让我喜出望外又感动不已,我与罕老师已经五年左右没见,但在我需要需要帮助的时候,五年的离别没有让我感到一丝与老师的生疏。而且在跟罕老师去拜访爷爷奶奶的时候我才知道最近罕老师两边的家事情都特别多,她还要上班。最近罕老师又忙又累,但是为了我的事情她还是特地抽了一早上的时间出来当我的傣族向导。

早上罕老师主要是带我熟悉一下去老人家的路,因为之后她就没时间带我一一走访了。拜访完了所有的老人,我打算先回去做个准备,等下午再过来做采访。鉴于刀德才爷爷的特殊性,我打算跟爷爷进行两项内容,一是想让爷爷讲述一下双江土司的起源、发展变化过程以及双江傣族的一些历史与风俗,二是爷爷的土改经历。采访开始爷爷虽然已经九十岁,耳朵不太好,聊起天来也比较费力,但是讲起话来思维,逻辑都很清晰,讲述的内容新奇丰富。

2016113 小雨

多天以来一直在下雨,虽然每天骑着摩托到调研地点全身都要被雨淋湿一大半,也颇有点感冒的意思,但是调研热情依然不减,今天早上再到刀德才爷爷家,采访他的爱人刀秀潘奶奶,这位奶奶家当时是双江数一数二的大地主家,生意做到东南亚,家财万贯,但也因为当时积极响应土改政策,关心贫苦人家,属于开明地主,所以没有被批斗,奶奶也因为上学时深受老师的无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土改时被老师积极推荐成为土改工作队员,在跟奶奶的聊天中,从土改工作队员的角度去看土改也真是开眼界了。了解到了一些土改时期工作队员的内部工作流程,工作队员对土改政策的一些看法。

2016114 多云转晴

调研接近尾声,持续了一个星期的雨终于停下来了,虽然只能从朵朵白云的缝隙间窥探到一丝湛蓝,但只要天能晴下来,双江的气温就能马上回升,对提高调研进度大有帮助。十一月的双江四处望去还是一片绿,这颗北回归线上的绿色明珠丝毫没有让人感受到秋天肃杀的气息,而此时的气温最高也就是二十六七度,让人人觉得舒适。今天预约了两位老人,明天还有最后一位老人,六号一大早将离开双江启程回校。

 

 

 

感悟

调研是件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们去的虽不是繁华的都市,而是一些山村,在调研点也许会遇到一些不习惯的事情,但不习惯是必须克服的,正是在克服这些不习惯的过程中渐渐提高了我们待人接物的能力。我们可以这样乐观地看待调研:如果你智商不高,调研可以提高你的智商,如果你情商不高,也不要担心,调研可以提高你的情商。在需要经历,需要感悟的年纪里,是调研让我们行走于不同的地方,去接触不同的人,聆听老人们的故事,获得自己的感悟。

龚城:贵州六盘水

1027  周四 晴 本日主题:随缘+理性,选定村庄

昨日到达六盘水先在大学同学家休息一晚,早起后先把自己之前下载的贵州土改文献好好看了看,吃完早餐就出发前往六盘水民政局,光有介绍信确实不够,民政局部门间一番“踢皮球”之后,最后总算是农村社会救助科的一位年轻领导向我介绍了六盘水市老年人比较多的农村,主要是双戛乡、汪家寨和大河镇。大河镇是自然风景区,我觉得这样的社区商业化程度高,有可能不纯粹,所以先排除掉。双戛乡在城郊西区,城市正在向这里扩张,四处是工地,漫天是烟尘。虽然有个敬老院,但除了敬老院之外似乎是个人口流动很大的社区。加上敬老院的工作人员把我婉拒,认为80岁的老人已经口齿不清,不可交流,地不利人不和,pass掉。

再到汪家寨已是下午2点半,漫长的公交车之旅,上上下下就有很多老年人的身影,我隐隐觉得这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村寨。汪家寨是六盘水市主要矿区之一,下属有十个小农村社区,半数都在山坡上。这些村子解放前都隶属双戛乡,由于在解放后在其中一个汪家寨子发现了煤矿,附近的村子都重新规划、命名、发展。负责民政工作的老曹和小李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为我打印了一份80岁以上老年人的名单,并为我指路养老院。

我选定汪家寨就是我的调研村庄了!

1029日 周五 小雨 本日主题:进入熟人社会,调研更加顺利

热心好客的小李让我不要住什么旅馆了,要住就去他家住宿好了。起初是有担心的,怕我早晚可能要长时间使用电脑进行其他工作,打扰到他们的休息,但再度想到崔杰师兄说的“调研期间,安全第一,调研第二”,能深入农户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与老曹和小李会面后,今天他们还要收尾一些计生统计的工作,我便随着他们入户访问,虽然一个上午没见到什么老年人,但是混个脸熟,进入熟人社会,学习一下地方贵州话腔调,都算是必不可少的前期工作吧。

下午,我们就找到了中农家庭出身、儿子是前任镇长的刘天文。我们下午5点钟开始做的访谈,到了晚上将近7点才结束,其中老奶奶6点多就已煮好饭菜,愣是等我到了7点,我们也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个访谈做完,小李带我去汪家寨比较有名的羊肉粉店吃了晚饭。席间有个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坐在我俩对面的两位陌生大叔吃完了聊完了,相互发烟时也发给我和小李,我诚然婉拒,小李代我收下。二人走后,小李跟我说这就是汪家寨人的热情友善。

 

 

 

1030日 周六 小雨 本日主题:全面开展调研

早起深吸一口新鲜的山里空气开始一天征途,和小李下山后与老曹会合,他们继续入户兼带我调研。今天的路线穿过了汪矿厂,和电视中那种压抑而机械、污染而单调的工厂不一样,汪矿厂里虽然管道漫天铺地交错,其中却有银杏和常青树青青黄黄地点缀着,工业的力量彰显之余不乏自然情趣,随手拍些景色都不禁升起革命浪漫主义的过时情结。

近中午的时候找到了今天的第一个老人,老奶奶高朝秀,79岁,中农家庭出身,家里曾遭匪患导致母亲被枪杀。她曾上斗争高台对土匪恶狠狠地说:“今天共产党枪毙你是便宜你了,要是交到我手里,我一刀刀把你肠子割断。”想到老奶奶那时还是个孩子,这令我震撼。

下午又近饭店的时候,曹叔带我找到了住在汪矿职工楼房的李维汉,李维汉老人今年80岁,是个富农家庭,着装优雅,谈吐有条理,然而长年的斗争显然对李维汉老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导致老人不敢放开了讲,很多问题,李维汉老人总是回答:这个问题我说了不算,你去问中央,去看中央的历史文件。如何让这样的老人打开心扉?我不得不反思自己的问话技巧了。

 

 

 

1031日 周日 阴 本日主题:调研暂停,亦有收获

今天一个老人都未采访,两个原因。其一,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六盘水地区是要过节的,提前一天小李就以告诉我不宜入户。这是寒衣节,这天贵州地区家家户户或杀鸡或杀羊,乃家人聚餐兼祭祖之日。本地人也有其他说法,说今天是祭拜黄牛菩萨,预祝来年种地顺利。出于尊重习俗的考虑,确实不当调研。

其二,今天白天还是汪家寨镇人大代表选举日,小李和曹叔等村干部都要全身心投到选举的工作中去,无暇顾及我。但我亦自然不愿错过这管窥基层民主的机会,早上便和小李的父亲一同去投票点一探。村民们手中确是有选票,但问题是投票的村民们全然不知道选票上这三个名字都是谁,都干了什么事,这些都需要由村委工作人员介绍,村委人员介绍完后甚至还会向每个村民建议选哪两个,而对公共事务参与甚少的村民鲜有不听从的。中午,健谈的林大叔就跟我说了村里的民主选举一直都是走形式的,选人大代表如此,选村干部依然如此。形式民主能走向实质民主吗?值得思考的收获。

111日 周一 阴 本日主题:“主的安排”

小李一早去社区工作了,我独自下山时看见一个步路有些蹒跚的老奶奶独自推着一大车垃圾下山,实在是危险,赶紧去帮忙。王奶奶今年86岁,出身于中农家庭,子女都以外出工作,她独自一人住在村里,靠收卖垃圾为生。倒不是子女不孝,而是她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她曾担任小组的妇女主任,而且16岁就成了基督徒,经历不可不谓神奇。帮她把垃圾卖了以后,我和她一道去家里坐,把一个多小时的口述史完成后,还吃了碗奶奶煮的面。奶奶一直说我是“主”派来帮助她的。我想如此神奇地遇到奶奶未尝不是“主的安排”。

 

 

 

112日 周二 阴 本日主题:调研与美食要得兼

86岁的祖正智老人的访谈是本次调研期间时间最长,内容最丰满的。老人系贫农,曾任村民小组长,能说会道,对于以前种地和租借的结构化数据也表述清晰。

还有什么要记下的就是今天一早一晚小李带我去吃的两样地方美食:一是早上吃的贵州冰粉,与凉粉颇似,颜色透明,浸于冰温的红糖芝麻汤中,冰爽甜口;二是晚上吃的火腿荞饭,将荞麦粒与米饭同火腿片、青椒片、红椒片一同炒就,微辣飘香。爱上一个地方,不外因为那里的美食与朋友,能遇到同岁的小李着实是幸事。

 

 

 

113日 周三 阴 本日主题:调研“大跃进”

这日堪称我的秋调“大跃进”了,收获了3位老人的口述史。

第一位,早上独自在集市上瞎转悠,结果正好遇到了一位拄拐的老人徐思寿,出身地主家庭,父母在斗地主期间去世,独子的他成为了孤儿,靠爷爷奶奶(亦是地主)抚养长大。和老人聊下来对于地主家历史的辛酸颇有感慨。

第二位,下午3点半左右老曹和小李带我去了孔令华老人家,孔令华老人出身贫农,知道的虽多,但语速太快,本来可以2个小时说完的话1个小时多点儿就说完了,让我颇为惋惜。

第四位,李正达老人,83岁出身贫农家庭的他讲话难得的清晰有条理,而且感情色彩较少,很实事求是。他指出本地老百姓主要的矛盾其实是与土匪恶霸而非地主的矛盾。所以有的恶霸就算没有地也会被划为地主而被枪决。

114日 晴 本日主题:用心告别

今天是要告别汪寨了,阴雨了许久的天,戏剧性地放晴,俯瞰山川,一眼眼都成了风景。但想想还有件事:头天来到汪寨拜访的章雄的三爷李志安,因为仓促才采访了1个小时。于是赶紧听录音整理出还没问的问题,自行去三爷家回访了一番。

聚散有时,中午离开三爷家,我去集市买了两箱牛奶送给小李和老曹,吃过小李妈妈煮的告别餐,就此别过汪家寨,这个因煤矿而得名,因煤矿而发展,又在告别煤矿中痛苦挣扎的村镇,这一刻天蓝如水,不见尘灰,这或是它未来的样子,也是我记忆里最深刻的样子。

感悟

虽贵州是我从未踏足之地,但是我的调研经历却缺少那种需要勇气迎难而上的情节,不得不说有运气成分,但总结而言,其中也有可供之后调研运用的经验:

1、既然手头有文件,不管什么文件,用它从上至下走程序试试。看到很多同学说介绍信不管用,秋调要靠熟人下村,在我必须试过才知道。一开始去六盘水民政局也不是一帆风顺,去过之后对方也并未给我开具什么证明。但之后再逐级往下走,到了村级部门,如果你跟人家讲你已去过上层部门了,人家或打个电话确认你确实去过,总会大大提高你下村的成功率。

2、遵守“熟人社会”的运行逻辑去运用现有资源,不熟也得混熟。我一开始就选择能够依靠熟人落脚的地方,之后下村了遇到了好心的干部,除了公事公办外,也不拒绝私人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只要在不干扰调研的范围内,符合情理地行事,总会慢慢找到真正“下村”的方法。

3、礼数要尽,心意要到。我此前是烟酒不沾的,我事先也与老曹和小李说明了,但在实际的一些吃饭场合,在保护自己和不超出能力范围下迎合村民的交往习俗,有时会给调研意外的帮助。

最后分享我在汪家寨矿场看到的工人口号,那情那景,它给一个人行走异地的我很大的触动,日后的学习研究中,必是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