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者文库 > 学者文章

明星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有效实现形式

作者:王景新  责任编辑:admin  信息来源:《开放时代》  发布时间:2017-01-14  浏览次数: 10318

(一)概念界定

当今“明星村”是指中国农村改革开放36年来涌现出来的、社会知名度极高的著名经济强村。

我们完成了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研究集体经济的有效实现形式。走的村庄比较多,所有调查样本包括17个省的村庄,加起来有108个,其中中共历史名村有20个,能够归到当今“明星村”的有10个左右。

我们给集体经济有效实现形式下了个定义:能够有效提升集体经济综合实力、增加集体成员收入和保护其合法利益的一组经济关系和制度安排。它规定所有权的归属方式、占有方式、基本制度、经营管理方式以及分配方式。这五个方式弄明白了,集体经济实现形式就能搞清楚。从所有制实现形式的角度,我概括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集体经济,是土地等资源和其他共有资产分别归乡(镇)、村、组三级农民集体所有(所有权归属方式),采用成员优先、市场调节等多种手段配置资源(占有方式),实行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基本制度)和“多元化、多层次、多形式”的经营管理方式,按集体经济规则和生产要素相结合的分配方式分享收入的公有制经济。我是从所有制实现形式的角度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集体经济下了一个定义。

(二)样本村历史变迁与现实发展

1.样本分布及代表性

10个村分布和代表性(见表1):第一类是华北山区的,有西沟、大寨、周台子。前面两个隶属山西省,一个属于平阳县,一个属于昔阳县。周台子隶属河北省承德地区的滦平县。第二类在中南和华东地区,其实也是黄河平原。刘庄是黄河的冲积平原,西王村也是。刘庄大家已经介绍得很多了。我当时找西王村主要是想看看当年梁漱溟在邹平县搞乡村建设实验还有没有一点遗产,最后就找到了这个比较发达的村。第三类是江南五村集团。这五村是2008年仿照上海合作组织成立的农民合作组织,开始叫江南五村合作组织,后来注册了一个公司,叫江南五村集团有限公司。我觉得反映了农民的一种联合趋势,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向,所以我把这五个村全部纳入了研究样本。10个村,从区位的类型来说,有华北的山区、黄河平原、江南水乡,也有城中村。村域经济类型有两个,这些发达的村庄主要是靠工业,没有工业不会发达;只有方林村和九星村是搞市场的。方林村号称华东最大的二手汽车市场。但是你去看的话,就会发现都是一些很漂亮的几百万元的车,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二手车。九星村是一个综合市场。



2.村域标志和历史变迁

2反映的是10个样本村的村域标志、历史变迁和现实发展状况。



我觉得领头人是村域的重要标志之一,这些领头人与这些“明星村”齐名。这些村庄的成就从称谓变化中可以看出:西沟村最早是劳武结合模范村,是太行山抗日根据地1942年授给它的。大寨在1964年之前就有名了,1964年底农业学大寨,是它的顶峰。周台子的成名比较晚。范振喜回来之前,这个村穷得叮当响,成名大概是在2000年之后。我的印象是,1987年范振喜退伍复员回来当书记,村庄逐渐发展起来。1959年史来贺就是全国的劳模,可见他自己和他领导的刘庄已经成名了。当时,刘庄千亩棉田平均亩产皮棉111.5斤,周总理称赞“千亩棉田,亩产百斤以上,是个了不起的奇迹……你们带了个好头。希望你们认真总结经验,高产再高产”,到1959,千亩棉田亩产皮棉139.4斤。史来贺实现了周总理的嘱托,由此成名了。西王村是玉米油城,有4家上市公司,有两大企业集团。王勇搞的一个企业集团是原有的集体经济传承下来的,另外一个是三兄弟搞的企业集团,是民营的。两大企业集团里面,王勇的企业集团有3家上市公司,另一集团有1家上市公司。一个村有4家上市公司,超过了许多地级市。

3.样本村域当前经济状况

10个村域的主导产业如表3所列,村域经济总收入除西沟村少点之外,其他都过亿元了。2011年集体可支配收入最少也有近百万元,最多的16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过万元了,最高的是6.8万元,唯独西沟村4600元,但是据我的观察远远不止。顺便说一句,现在的农民报出来的收入都低于他的实际收入。



10个村在全国村域经济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按农业部经管司(总站)统计和我们的调查综合,当前我国汇总行政村约61.3万个,当年无经营收益的大约是50%,有经营收益的村中,1万元—5万元的占21%,5万元—10万元的占9.0%。根据我们常年的调查,村集体的收入低于10万元的村,集体是贫困的,因为这个收入维持不了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转。这三个数字合计80%,就是说还有80%的村集体处于贫困状态,必须依靠财政转移支付维持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转。

如果把村集体当年经营收益超过100万元的当成经济强村,到2013年底,全国经济强村约15900个,占农经统计汇总村数的2.7%。下面的一组数据来源于一个研究成果:2007年产值超过10亿元的村有163个,100亿元以上的有12个。①10个样本村大多处在产值过10亿元和100亿元两个层次上,可见10个村的经济实力是很强的,在全国村庄中凤毛麟角。

(三)“明星村”集体经济所有制实现形式

我们先撇开农业生产的实现形式说工业和商业,因为这10个村都是工商业型的。商业和工业的组织模型大概是三个类型。

一是集体所有,所有权和经营权不分离,由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组织生产和管理。这个统一组织生产和管理,跟人民公社的实现形式是完全不一样了。它有两种方式:或者由总公司与分公司签订合同,用“集体专业承包经营”的形式,刘庄和西沟都是这样的实现形式;或者实行职业经理负责制,由村企集团聘请职业经理人经营,选派村干部任副经理,协助管理,方林村、九星村是这种模式。这两种实现形式,其经营利润全部归村集体。

二是集体所有,集体办企业,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村集体经济组织代表全体村民履行投资人权利和义务,村企集团独立经营。它的经营利润分配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按年度预算上缴村集体(如滕头村),即每年年初开会,定好上缴利润,年末按照利润额度上缴;一种是由企业集团、村集体、村民、企业管理者和技术骨干按股份分红。航民村集体资产是股份化了的。技术骨干指的是外来工,因为他是技术骨干,就有股份分红了。

三是“三位一体、同轴同心”村企一体化,即党、政、企组织与管理“三位一体”,村党委、村委会和村企业集团,一套人马,三块牌子。村集体、村民和村企集团利益是绑在一起的。血缘、亲缘和业缘关系也是三位一体。三位一体的制度安排、运行机制和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形成了“同轴同心”的动员能力:村集体、村民无保留地为村企集团提供一切发展条件,要地给地,要人给人;村企集团则无条件地保障村庄建设、村级组织运转、村域社区公共服务的供给,兴衰荣辱“村企一体化”。

村企一体化的运行方式有一体的,也有分开的。一种是村集体和村企集团没有严格的产权边界,企业集团按公司制治理结构经营管理,村民以股本、劳动力投入等介入企业经营管理和分红,像大寨村和西王村就是这样的。有的村是村企分开,花园村企业集团是民营企业,村集体向企业租赁土地,提供劳动力及其他社区资源,村集体的收入主要来源为集体资产租赁。与此同时,村集体公益事业建设钱不够的时候,村企业无保留地供给,村集体只要写报告给企业集团即可获得资金。周台子村的企业集团经营利润也是和村集体分享的。

(四)余论

村的情况该说的都说完了。余论就是继续说说许多想说的、还没有说完的话,主要是一些研究结论。

第一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集体经济是土地等资源和其他共有资产归部分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公有制经济,其有效实现形式必须随生产力发展而创新。集体农业采取互助组、初级社和高级社等基本实现形式,适应了当时生产力水平,推进了农业生产和农村经济快速发展,我认为这都是有效实现形式。

人民公社的初期是出现了严重失误,但是从1959年到1962年,经过反复调整,特别是有公社宪法之称的“人民公社六十条”颁布之后,人民公社制度走向成熟。公社后期农业生产责任制度逐渐被“政治工分”替代,生产效率下降,但是不管怎么降,人民公社二十多年的时间中(三年自然灾害除外),粮食和主要农产品产量始终保持增长态势。但这并不是说人民公社制度不要改革了。

第二点,讨论村域集体所有制经济兴衰更替的原因。追踪中共历史名村的变迁过程,我们发现一些村曾经开启了乡村建设先河,盛极一时,但很快归于平静,至今不富裕;一些村在中国革命风暴的岁月里做出过重大贡献,有的终因种种因素制约,村域经济发展困难,至今贫穷;一些村自中共早期开始,伴随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程一路走来,始终保持“明星村”的地位,战争年代是模范村、农业集体化时代是样板村、改革开放时代又跻身于全国著名经济强村之列,半个多世纪红旗不倒。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一些名村衰退,一些村长期兴盛,我觉得是值得研究的。实现村级集体经济持续有效发展,资源禀赋及区位条件是基础,村域精英及团队形成、产业知识积累、主导产业和集体所有制实现形式选择是关键。“明星村”发展的共性有:有一个集政治家、企业家于一身的领头精英,培养了一个与领头人品格一致的创业农民群体,并一以贯之地坚持集体发展、共同富裕的道路,带领村民艰苦奋斗;始终把村域经济的后来发展牢牢钉在先前的基础之上,有效利用先前资源、资金、资产以及产业知识积累,选择既符合时代特点又适合本村实际的主导产业,循序渐进地扩张;始终把严格的生产责任制度与弘扬农民群体的集体主义和奉献精神有机结合,将其转变为集体所有制经济经营管理的有效手段,从而保证村域经济持续、快速和稳定发展。哪一天具备这些条件,村域经济就发展;哪一天失去这些条件,村域经济就衰退。

最后一点,“明星村”给我们的启示,我认为重要的有三个方面:

著名经济强村中,工业型村域经济占绝大多数,市场型村域经济次之,旅游型村域经济方兴未艾,现代化农业型村域经济相对较少。这说明产业选择对村域经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村域微观经济领域更加需要处理好“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的关系。

“明星村”集团化、联盟化发展和按现代企业治理结构经营管理的方式,代表着中国农村集体所有制经济发展的未来趋势和方向。

在村域工业化、城镇化和农民市民化条件下,农业现代化才能真正获得工业反哺和城市支持;农业经营方式可以多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