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推荐书目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

作者:(美)约瑟夫·熊彼特著,吴良健译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中农网  发布时间:2017-07-14  浏览次数: 7334



内容简介

本书于1942-年在纽约和伦敦出版,是熊彼特生前发表的最后一部著作。这部著作“是把几乎40年来我对社会主义这个主题的大量思考、观察和研究写成一本易读读物的努力的结果”。全书分为五篇:《马克思的学说》,《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社会主义行得通吗?》,《社会主义与民主》,《各社会主义政党史略》。1947年的第二版增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果》一章;1950年的第三版又增加了著者逝世前不久(1949年12月)在美国经济学会年会上提出的一篇演讲论文:《大步进入社会主义》。此书出版后,曾受到资产阶级经济学界的热烈赞扬,但同时也遭到有些资产阶级学者的反对。几乎和著者的另一代表作《经济发展理论》一样,被译成多种文字,1946年译成了德文和西班牙文出版,著者逝世后又译成了法、意、日文出版。正由于此书适应着当代资产阶级的需要,所以在资产阶级经济学界曾广为流行。现在,将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出版,供我国学术界研究评论之用,是有其现实意义的。


目录

导论

初版序言(1942)

第二版序言(1946)

第三版序言(1949)

大步进入社会主义

第一篇马克思的学说

前言

第一章先知马克思

第二章社会学家马克思

第三章经济学家马克思

第四章导师马克思

第二篇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

前言

第五章总产量的增加率

第六章似乎例题的资本主义

第七章创造性毁灭的过程

第八章垄断的做法

第九章禁猎期

第十章投资机会的消失

第十一章资本主义文化

第十二章倒塌中的围墙

Ⅰ.企业家职能的过时

Ⅱ.保护层的毁坏

Ⅲ.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结构的毁坏

第十三章日益增长的敌意

Ⅰ.资本主义的社会气氛

Ⅱ.知识分子的社会学

第十四章解体

第三篇社会主义行得通吗?

第十五章准备行动

第十六章社会主义蓝图

第十七章几种蓝图比较

Ⅰ.前言

Ⅱ.讨论比较效率

Ⅲ.社会主义蓝图优越的理由

第十八章人的因素

一个警告

Ⅰ.论据的历史相对性

Ⅱ.关于神人和天使长

Ⅲ.官僚机构管理问题

Ⅳ.节约和纪律

Ⅴ.社会主义中的权威性纪律;俄国的教训

第十九章过渡

Ⅰ.识别两个不同的问题

Ⅱ.成熟状态下的社会主义化

Ⅲ.不成熟状态下的社会主义化

Ⅳ.立法前的社会主义政策;英国的事例

第四篇社会主义与民主

第二十章问题的背景

Ⅰ.无产阶级专政

Ⅱ.社会主义政党的记录

Ⅲ.一次心理实验

Ⅳ.探索定义

第二十一章民主政治的古典学说

Ⅰ.共同福利和人民意志

Ⅱ.人民意志和个人意志

Ⅲ.政治中的人性

Ⅳ.古典学说存在的理由

第二十二章民主的另一个理论

Ⅰ.竞争政治领导权

Ⅱ.应用的原则

第二十三章结论

Ⅰ.上文分析的几点含义

Ⅱ.民主方法成功的条件

Ⅲ.社会主义制度的民主

第五篇各社会主义政党史略

前言

第二十四章未成年期

第二十五章马克思面对的形势

第二十六章从1875年到1914年

Ⅰ.英国的发展和费边主义精神

Ⅱ.一方面是瑞典另一方面是俄罗斯

Ⅲ.美国的社会主义团体

Ⅳ.法国的状况;工团主义分析

Ⅴ.德国党和修正主义;奥地利社会主义者

Ⅵ.第二国际

第二十七章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

Ⅰ.“大叛变”

Ⅱ.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欧洲社会主义政党前途的影响

Ⅲ.共产主义和俄国成份

Ⅳ.管理资本主义?

Ⅴ.当前的战争和社会主义政党的未来

第二十八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果

统治世界的是很少的一点儿智慧

Ⅰ.英国和正统社会主义

Ⅱ.美国的经济可能性

Ⅲ.俄国帝国主义和共产主义

人名译名对照表


由熊彼特的三个问题对中国现阶段的思考——读《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有感

李西子


【摘 要】《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是熊彼特的一个代表作之一。书中熊彼特通过三个问题:“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社会主义能行得通吗?”“社会主义与民主”来论述经济发展的过程以及经济发展对于社会形态的推动作用。文章以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与熊彼特所论述的社会主义进行了对比分析。

【关键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民主;创造性毁灭


纵观本书,可以看出,作者熊彼特非常偏向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正如题目所示,基本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部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民主主义。为论述这三个部分,熊彼特分别提出了三个问题:“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社会主义能行得通吗?”“社会主义与民主”。这本书虽然是很早就已经出版,而且有许多片面之处,但是其中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在笔者看来,熊彼特在论述社会主义时,其中有一些方面与中国现阶段也有一定的相似性。

第一个问题:“资本主义能存在下去吗?”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是经济变动的一种形式或方法,它不仅从来不是,而且也永远不可能是静止的。”“开动资本主义发动机并使它继续动作的基本推进力,来自新消费品,新的生产或运输方法,新市场,资本主义企业所创造的产业组织的新形势。”之后熊彼特提到了一个“创造性毁灭”的概念:“不断地从内部使这个经济结构革命化,不断毁灭老的,又不断创造新的结构”的过程,他称作“产业突变”,也叫做“创造性的毁灭过程”。结合我们之前学过的产业经济学的知识来看,资本主义经济的确是有这样的一种发展过程,在资本主义发展之中,不断地有新的生产方式或者新的市场产生,而资金也就会渐渐地涌入新的市场,渐渐地去投资新的生产方式。这样就会产生生产部门的新旧更替,即:生产部门的“创造性毁灭”。在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产业也会出现同样的新旧更替。新的产业不断地发展,旧的产业被替换,从而使得整个国家的经济得到发展。

而熊彼特在之后的论述之中,认为资本主义是无法持续存活下去的。熊彼特认为这是由于企业家的“创新职能”日弱,“投资机会”日渐消失所致。“经济进步日趋于非人身化和自动化。机关和委员会的工作日渐代替个人活动。”熊彼特认为一旦经济进步,就会使得一切都自动化,人的作用就日渐削弱甚至达到不再需要人的地步。这时的社会也就不再有投资机会,也没有企业家,这时候资本主义也就到达了尽头,自动地转变为了社会主义。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非常先进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是一种非常腐朽的社会制度,因此,社会主义终将取代资本主义。笔者认为,在熊彼特的论述中也有一定的片面性,因为他只是从经济学方面进行了研究和推理,虽然他的推理是比较严密和具有逻辑性的,但他忽略了其他方面的因素,比如国民教育、政治等因素。而在现阶段来看,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因为经济的进步而发展为社会主义国家,因此熊彼特的推论是否正确还是要等待时间对其的考验。

第二个问题:“社会主义能够行得通吗?”熊彼特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指一种制度模式,在这个社会中,对生产资料和生产本身的控制权是授予一个中央当局的,社会的经济事务原则上属于公众,而不属于私人方面。”从中不难看出,熊彼特认为社会主义是国家垄断的经济体制。而在马克思所描述的社会主义之中,社会主义的生产资料和生产本身应当是共有,所有个体都有权使用生产资料并决定生产方向。但是结合我国现阶段的情况来看,熊彼特所说的社会主义并不全错。我们国家在能源、通讯、交通等方面都是国企垄断经营。生产资料完全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生产方式与生产方向由国家决定。个人是无法进入此类国家垄断行业之中的。

在熊彼特论述社会主义时,其实主要的笔墨是放在了资本主义如何转变为社会主义的过程。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可以有三种形式:(1)成熟状态下的社会主义化;(2)不成熟状态下的社会主义化;(3)变法前的社会主义政策。由前到后,分别由转换难度从难到易。“成熟状态下的社会主义化”是所有阶级的人均会合作,通过宪法修正案从而达到社会主义化。这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不需要破坏法统,毫无损伤地即可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一种方法也是熊彼特极力推崇的转换方式。“不成熟状态下的社会主义化”则是指“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尚无准备”的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要达成由资本主义转变为社会主义就需要使用暴力来反对集团和阶级,而不是反对孤立的个人。另一种情况是“不可能通过修改宪法的途径”。在这种情况下,不能不破坏法统来达到社会主义。这就可能造成一次革命。“变法前的社会主义政策”是指采取社会主义政策,向社会主义过渡,如:银行、运输、采矿等行业的国有化。

在这三种过渡形式之中,熊彼特明显地更加偏向于第一种过渡方式。而实际上,熊彼特所说的社会主义化,是将一部分的产业进行国有化,实际是一种国家垄断的方式。而这种国有化就是我国现行的一些行业所处于的状态,如:能源、通讯、交通等方面。然而,这种国家垄断的确有利于国家对于这些行业的价格调控,可是,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当局者赚取高额利润。对于一个高素质的国家,这的确是对于所有人都是有利的,但是对于一个只是着眼于利益的政府,这种国有化的社会主义还是值得商榷的。就现阶段的我国情况而言,在国有化的一些行业之中,的确是定价过高,不利于民众的日常生活。而完全放逐于市场之中,让市场的力量进行价格的调控,价格容易失控,很容易造成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这也是我国现阶段发展亟需解决的问题。我国的经济发展完全是按照熊彼特所论述的相反方向而发展的,在改革开放以前,国家使用计划经济,几乎一切都是由国家来定价,而在改革开放之后,国家经济部分开放,出现了很多民营企业,很多行业进行市场化,价格由市场决定。但是也有一部分关键行业仍然由国家完全掌握。

第三个问题:“社会主义与民主”。熊彼特描述:“民主是一种政治方法,即为了达到政治——立法的和行政的——决定而作出的某种形式的制度安排。”“如果把‘作出决定’的意思和‘统治’的意思等同起来,那么我们大概可以把民主的定义规定为由人民来统治。”而熊彼特对于这一问题得出的最后结论是:“在我们所解说的社会主义和我们所解说的民主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两者之中任何一个都能够没有另一个而单独存在。同时,两者也不是互不相容的:在适当的社会环境下,社会主义发动机可以按照民主原则运行。”

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在其极盛时期完全能够成功地实现民主。笔者认为熊彼特所说的“全民民主”也过于理想化。现在的美国可以说是资本主义的一种极盛时期,然而他们的“民主”的确存在着许多问题,有不少人的利益没有得到顾全。笔者认为最优的民主可以用“帕雷托最优”的思想来解释。当一个国家的民主达到了如同“帕雷托最优”状态时,虽然不能让每个人都能满意,但是从宏观的条件看来,整个国家的民主状态应当处于最优状态。

读罢此书,感觉熊彼特的主要想法就是在不断地推崇资本主义,同时也在贬低社会主义。这样的想法确实有一些偏激,但是从中我们也能学习到很多。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型到市场经济是一种极大的挑战,其中不免出现问题。而在熊彼特一书之中,也能多次看到中国的身影,其中也有不少是中国现阶段存在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借鉴的思想。虽然熊彼特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或许给出的解决方案也并不是很适用于中国现阶段国情,但是我们在不断发展过程中,一定能够找出适合我们的解决路径。


参考文献:

1.熊彼特著,绛枫译.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M].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社,1979.

2.张培刚.评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引自[美]约瑟夫.熊彼特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吴良健译.商务印书馆,1999

3.天之游学.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中的制度变迁[EB/OL].

http://www.yuandao.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789,2004-11-8/20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