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农村文化

西部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及其制度梗阻——基于甘肃农村的查分析

作者:曹爱军 方晓彤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贵州社会科学》  发布时间:2017-09-08  浏览次数: 1366

【摘 要】甘肃农村地区由于自然环境相对恶劣、市场化进程相对缓慢、公共财政投入不足、公共文化体制紊乱,致使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发展缓慢。基于对兰州周边地区的实地调查和统计分析,可以看出甘肃农村居民文化生活存在公共财政投资规模与结构失衡;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存在体制障碍;基层政府公共文化服务模式紊乱等问题,这就需要从以促进文化服务均等化为导向,建立区域、城乡人均经费相对均衡的农村文化服务财政投入结构;改革农村基层文化体制;引导农民自主参与文化建设和创造;形成城乡区域间文化发展的互动促进机制等方面着手进行改革。

【关键词】西部农村;农民文化生活;公共文化服务;创新机制


一、问题的提出与研究价值

经济的发展与文化的进步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和谐社会,党和政府在新时期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命题。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将新农村建设的目标作了准确科学的概括—“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200710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指出“重视城乡、区域文化协调发展,着力丰富农村、偏远地区、进城务工人员的精神文化生活。”

和谐社会是一个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协调发展的社会;是一个公民享有平等的权利、公平的公共资源的社会;更是一个人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得以满足,促进人全面发展的社会。[1]文化权利是民主社会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文化公平也是和谐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因此,实现、维护和保障公民公平的文化权利,满足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文化需求既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基本要求,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本任务。[2]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解决好“三农”问题,不仅只是“生产发展、生活宽裕”等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收入增加,还应该有“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等农民整体精神状态和素养的全面提高,以及农村公共文化事业的全面发展。建立覆盖广大农村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通过开展公平、公益、均等的基础性公共文化服务,农村社会逐步形成了一种涵养国民文化修养、弥合城乡“二元结构”、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有效路径。

二、西部农村居民文化生活与公共文化服务状况

在自然环境相对恶劣、市场化进程相对缓慢及公共文化投入总量严重不足的条件下,西部农村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缓慢。为此,笔者立足于西部农村地区社会经济的基本特征,采取随机抽样的方法,以问卷调查和实地走访为主要形式,对兰州周边农村地区农民的文化生活和公共文化服务进行了调查,共发放问卷1000份,回收的有效问卷939份,有效率93.9%。对问卷调查数据利用SPSS进行了统计分析,初步归纳了西部农村文化生活和公共文化服务的现状。

1.农民文化生活的层次与内容

农民群众的文化素质、家庭收入、志趣偏好决定农村文化消费的价值层次。调查显示,农村文化消费可概括为三类:(1)高品位文化消费。一是政府组织的送“文化下乡”节目(包括送戏剧、歌舞、电影、文化辅导等)和乡镇文化站服务项目(包括图书阅读、书画展览、文艺汇演、康体运动等)。二是农民群众自发组织、开展的文化娱乐活动。如农民自办“农民书屋”、秧歌队、腰鼓队、篮球队等。(2)一般性文化消费。主要包括网吧、音像制品、演艺场所、民间文艺活动、书店,以及传统的走亲访友的文化娱乐方式等。(3)不良文化消费。如打牌赌博、地下“六合彩”、色情影像制品、色情演出、封建迷信、非法出版物等。

文化生活的手段是农民参与文化生活的载体。目前,农村可供居民进行文化活动的途径、渠道非常有限、形式单调,电视、广播和娱乐类杂志是农村居民家庭文化生活的主要形式。调查结果显示:农民的知识性文化生活偏少,其中84.4%的居民不经常去图书馆或书店;报刊或杂志的占有率仅为14.1%;农民的业余文化活动单一。

78.9%的农民业余时间以娱乐为主,其中40.7%的农民选择在家看电视或听广播,每个月看一场电影和戏剧的比例分别为11.2%3.6%。电视节目作为农村居民家庭文化生活最重要的形式,有46.6%25.9%的被调查者认为节目内容一般化或贫乏。

2.农民文化生活需求的态势

从文化需求的趋势看,最受农民欢迎的是农业科技类文化。问卷调查中,89%的农民选择最喜欢和最需要的文化内容是“农业科技文化”;65%的人表示在看电视时经常选择“农业科技频道”;73%的人表示愿意看“科教影片和光碟”。在“你最愿意做出的文化投入”选项中,49%的人选择了“订购一些科技致富书刊”。从需求供给渠道看,农民最喜欢本地文化活动。在问卷中,57%的农民认为自己的文化消费主要来源是村里婚丧嫁娶时的小型演出和节庆活动。从需求层次看,通俗文化最受农民欢迎,调查显示,68%的农民表示喜欢“民间文化”;高雅文化或专业性较强的文化还不能得到农民普遍认同。

3.村庄文化传统与习俗

调查显示,当地农民对春节、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非常重视,逢年过节家人能够经常团圆相聚的占68.3%,大多数时候团聚的占27.5%,偶尔才能团聚的只占8.8%。而且家中祭祖上坟的情况也有68.8%的人一直在保持,30.0%的只在春节、清明等重要节日时参加,1.2%的很少参加,或基本放弃。可见,村民对传统风俗的保留较好。在对待传统习俗的态度上,虽然有52.5%的人认为“传统习俗是祖先传下来的规矩,必须保持”,但仍然有33.8%的人认为“现代社会发展迅速,传统习俗也应该随之变化”,还有3.8%的人认为“传统习俗内容繁杂,没有保持的必要”。在对开放性问题“您对农村传统文化风俗习惯有何看法”的回答中,大部分农民都对其保持了一种理性的态度,认为对于传统文化和习俗既要提取积极成分,也要勇于摒弃消极和腐朽的成分。

4.农村社区公共文化设施状况

农村文化繁荣的重要条件之一是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调查显示,农村现有公共文化设施最主要的是放映室(49.4%)、篮球场(36.2%)、报纸宣传栏(24.6%)和图书室(11.7%)。这些公共文化设施不仅数量和种类均有限,难以满足群众的多样性文化需求;而且其绝大部分是村民自筹资金建设的。在访谈中了解到,虽然有些村庄设有报纸宣传栏和图书室,但基本处于闲置状态,村民们并没有享受到通过这些设施获取信息和知识的实惠。调查显示,高达92.5%群众认为村内公共文化设施的种类和数量都需要增加,尤其是图书室、电脑室、健身设施、报纸宣传栏、综合多功能活动室还需要加大投入力度。由此可见,基层政府的文化服务功能严重的滞后和缺失,既有的公共文化设施也因缺乏有效引导而形同虚设。

5.农民文化生活的参与度与满意度

公众的参与度和满意度是衡量公共文化服务平台有效与否的最终标准。目前,甘肃农村绝大多数农民的文化生活依然单调乏味,相当数量的农民很少参加文化活动,农民文化权利的实现度较低。[3]调查显示:经常参加文化娱乐活动的农民占21.3%,偶尔参加的46.3%,而从来没有参加文化娱乐活动的仍占到32.5%。影响人们参加文化娱乐活动的首要原因是没有时间(55.7%),主要是因为农民农务活动繁重,剥夺了他们参加文化服务时间;其次是没有兴趣(20.3%),农民通过广播、电视等私性途径满足文化需求的占65.6%,而通过社区文化活动满足文化需求的只有34.4%。这反映出随着经济的增长与市场理性因子的渗入,人们对公共文化活动的参与热情却在逐渐淡化。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不足,导致农民对政府的文化服务的满意度较低。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认为村内平均一年才开展一次文化活动。而在被调查者中,40.0%的人认为村内半年组织一次文化活动才算合适,另有33.8%的人认为村内每月需要开展一次文化活动。75.6%的农民认为文化设施的数量应该有所增加,75.8%的农民对当地文化工作者的服务状况不满意。从调查结果可以看出,西部农村的文化活动还处在自发自为的状态,农民的文化需求的满足度普遍较低。

三、西部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制度考察

1.公共财政投资规模与结构失衡

目前我国政府职能转型滞后,尚未实现由“经济建设型”向“公共服务型”的转型,政府“缺位”与“越位”状况并存,突出表现在公共财政用于公共服务的投入不足。国家财政对文化事业的投入总量偏少,从文化部门的统计数据来看,全国文化事业费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平均为0.41%,远未达到文化事业投入“增加幅度不低于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①的要求。农村文化事业财政投放占全国文化事业支出的比例一直较低,2003年为28.1%2004年为26.25%,比城市占全国文化事业支出比例低40多个百分点。在2006年全国文体事业费地方专款预测中,直接用于农村的专款所占的比例也仅仅占24.88%。而农业税的取消又使农村基层政府的财源减少,农村县、乡、村财力短缺非常普遍。此外,从财权和财力来看,基层政府没有独立的主体税种,收入主要依靠共享税,使其掌控的收入极其有限,转移支付又不到位。[4]甘肃省县乡财政困难突出的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财政自给率低,财政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功能弱化。二是负债面广,负债率大,财政风险加剧;三是公用经费保障水平低,制约了县乡政府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的能力。县乡财政对农村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投入明显不足,城乡公共服务差距逐步扩大,二元经济结构与二元财政结构愈加明显。[5]

2.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体制障碍

政府职能与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收入水平密切相关,乡镇政府的基本职能需要从公平的角度考虑。这一类职能的目的在于使全体公民的基本权利得到保证以实现社会公平目标。基层政府的第二类职能,可称之为扩张性职能,这些职能主要由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偏好②所决定。西部农村地区经济落后、农民文化意识缺失的现状就制约了基层政府的扩张性职能。从西部农村公共文化产品供给体制上看,主要存在如下问题:一是文化管理体制的紊乱。传统的基层文化建设是按地方和行业的条块分割方式设立的,文化经营管理单位众多,投资规模狭小,有限的文化资源因目标任务和具体利益的歧异,既不能满足群众的精神文化需要,又造成了资源的闲置和浪费。目前,尽管已经在不同程度上开始与行政主管部门脱钩,实行专业归口管理和企业化经营,但所谓的改革也不过是把本该属于公益性的文化服务功能推向市场,把本该属于保护公民文化权利和实现文化利益职能变为实现其内在效应的市场交易。二是农村公共文化产品供给主体的能力发展落后于农村公共产品的需求层次,使西部现有的农村公共文化产品供给的内容、数量和品质,不能满足农村经济发展的要求,并且还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供求结构性错位。

3.基层政府公共文化服务模式紊乱

1)农村文化服务在政府工作中的“边缘化”,乡镇文化站服务职能“虚设化”。在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经济的发展是各级政府优先追求的目标,在片面追求经济发展的环境下,各级政府之间形成一种压力型体制关系,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考核多注重经济发展指标,而对农村文化建设等软指标关注较少。农村文化建设在短期内很难彰显政绩,以至于农村文化服务工作在基层政府的工作中长期处于边缘化状态,最终导致乡镇文化站“虚设化”。(2)农村文化服务的必要条件缺乏。农村文化服务必须有充足的文化服务经费保障、一定的农村文化服务设施配套和较高业务素质的文化服务工作者支持和参与。然而,从当前的农村实际来看,农村文化服务经费投入过少、公共文化设施匮乏、文化服务人员匮乏且其素质低下。在文化部门的垄断下,农村自治组织和中介组织也因农村改革的相对滞后而难以成长起来,难以发挥组织群众文化生活、配置文化资源、促进文化交流的作用。(3)重视“送文化”而轻视“种文化”。所谓的农村文化服务,主要是由文化行政部门主导的单向的、强制性的、灌输性的文化公共产品的单向供给模式,这种供给模式是以“国家”为本位而非“农民”本位,较少考虑农民群众的现实需求和受众地位,往往表现为一种精英文化对乡村文化的改造,导致农村文化“服务”与农民群众的需求严重脱节或错位。(4)农村公共文化资源远离农民的日常生活。对农村文化的有限投入大多局限于县乡文化馆站的建设,以至政府供给的公共文化资源主要集中在乡镇政府所在地和城镇,真正进入村庄内部、与农民群众日常生活相联系、能够被农民群众所享受的农村公共文化资源不但数量有限而且缺乏多样性,表现出“重城镇阵地、轻边远山区,重大型庆典、轻日常活动,重精美培养、轻大众普及”的现象。[6]

四、反思与建议

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基本目的就是要保障和实现农村群众文化权益,满足他们的公共文化生活需求,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协调、持续发展。时下,中国社会由“生存型”向“发展型”的变迁、政府由“管制型”向“服务型”的转变、以及新时期“以人为本”的文化战略意识的确立都为公共文化服务发展创造了有利的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时代背景下,农村文化事业的发展也成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议题和基本方面。审视西部农村公共文化发展的现状,使我们清醒的认识到,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发展应重点观照以下方面:(1)以促进文化服务均等化为导向,建立区域、城乡人均经费相对均衡的农村文化服务财政投入结构;首先,强化各级政府对文化事业的财政资金投入,建立文化服务财政资金的稳定增长机制,实现财政资金在文化服务和其它公共服务之间的均衡分配。其次,推动文化事业财政投入向群众文化事业、中西部农村地区倾斜,缩小公共文化服务的地区差距和城乡差距。再次,建立分类、分级的农村文化服务财政资金投入制度,明确各级政府在不同种类的农村文化服务中的财政投入比例,确保各地农村人均文化服务经费投入大致均衡。(2)改革农村基层文化体制,逐步形成“引导重心在中央、规划重心在省、管理重心在县、服务重心在乡”的公共文化服务体制架构;逐步建立起县、乡、村、户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各级政府应制定长期、全面、系统的文化发展战略规划,尊重农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建立“民主表达需求—政府评估决策”的农村文化服务的民主决策机制。(3)引导农民自主参与文化建设和创造,政府不仅要关注并回应农民的文化需求,更应通过意识教育和制度创新,唤醒农民的权利意识和主体意识,提高农民的文化参与热情和创造力,充分利用农闲、节日和集市,开展多种形式的农民自办的群众文化活动。与此同时,应积极发展农村基层的自治组织,促进农民之间以及农民与城市人口之间的社会交往,推动农民社会网络的建立与扩展,使农民能够通过其社会网络自觉的参与农村文化建设。(4)转换政府文化治理模式,促进文化建设的多元化和社会化。文化类企业,非政府组织、志愿者机构乃至个人,都是公共文化服务发展不容忽视的力量,政府应正确处理公共文化社会化与市场化的关系,吸纳社会多元力量并为其提供基础平台,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多方平等参与、良性竞争、合作互补的新模式。

5)形成城乡区域间文化发展的互动促进机制。将统筹城乡文化协调发展的理念贯穿于文化设施布局、文化经费投入、文化生活安排、文化产品供给等方面,在政策和投入等方面向农村倾斜,实行城市辐射带动战略,建立城乡互动、共同发展的统筹机制。


注 释:

①《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届六中全会决议》中指出:中央和地方财政对文化事业的投放要随着经济的发展逐年增加,增加幅度不低于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

②基层政府的扩张性职能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和居民偏好的差异,这些差异表现在: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所导致的政府税收收入水平的差异,居民收入水平不同所造成的对公共品和服务数量与质量的偏好的不同,地理环境、位置以及人口规模和密度等差异造成的公共品和服务供给的成本的差异等。

参考文献:

[1]孙元.构建和谐社会与文化创新[J].江汉论坛,20082.

[2]张天祥,等.和谐哲学与和谐社会的建构[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1.

[3]郑慧娟、丁建伟.甘肃省和谐社会指标体系与综合评价[J].甘肃社会科学,20084.

[4]安体富.完善公共财政制度,逐步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J].财经问题研究,20077.

[5]刘玉琴.文化投入增加城乡差距仍大[N].人民日报,2005-8-9.

[6]曹爱军.新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发展构想[J].四川行政学院学报,2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