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农村经济

土地产权视角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存在问题的历史分析——以山东省东营市为例

作者:李学慧等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山东国土资源》2017年第2期  发布时间:2018-01-08  浏览次数: 1036


摘 要该研究在山东省东营市各县区共选取11个村庄,调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界定及其成员身份认定问题。调研结果显示东营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因转为基层公共管理组织致使原有经济职能消失。集体土地所有权均确权登记在村委会一级,但部分村庄的村民小组依然保留土地及其收益的支配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认定较多依赖于集体经济组织自我认定,缺乏明确的法律政策依据。当前东营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存在的各种问题主要源于计划经济时期行政管理、生产经营和土地产权制度一体化管理模式。今后应在农村土地产权改革的基础上,利用现代企业制度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职能向农民专业合作组织转移,并完善内部成员的准入退出机制。

关键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集体土地所有权;山东东营


0引言

取消农业户口、促进农村土地流转、试点集体资产抵押贷款等一系列改革是我国党和政府为破除身份管制、权益绑定、产权制约等制度性障碍,促进城乡之间资源、资产、资金等要素市场配置和自由流动作出的重要突破[1,3]。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土地经营模式逐渐转变为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由于农村集体土地产权依然沿袭了人民公社时期“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所有权格局,造成农村土地的产权管理、农业经营、收益分配等方面存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身份界定模糊的现象。

为进一步调查和了解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身份与农村土地产权之间的关系,该研究综合考虑区位、产业结构、人口变化等因素,在东营市利津县、广饶县、河口区、垦利区和东营区5个县区选取了斜里村、沙营社区等11个村庄进行调查。通过实地调查和搜集政府文件、村规民约、历史档案等资料,探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农村土地产权和收益分配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其历史渊源,为我国“三农”政策的审慎推进和稳步落实提供参考)1)。

1调研村庄统计

1东营市农村基本情况

1.1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职能及土地所有权状况

1.1.1主要职能由生产经营向公共服务转变

根据东营市土地确权登记资料和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数据显示,东营市辖区范围内所有乡镇级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在确权登记过程中逐步归并到了周边村庄。因此,该研究对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身份的探讨主要集中于村委会、村民小组2个层次。调研涉及的所有村委会)居委会)主要职能以管理村内计划生育、社会保障、农村医疗、基础建设等公共事务为主;村民小组则作为村委会的分支机构,在村委会的委托下负责小组内部农业生产过程中的供水、供电调配或其他临时性服务工作。村内生产经营活动多是本村村民或外部人员在个人宅基地、家庭承包经营地或以转包、招标、拍卖、公开协商方式获取的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上开办的私人产业,所获收益归参与经营的村民所有:如韩屋村富硒黑花生农业专业合作社、大河村鸭业养殖家庭农场收益分配范围仅涉及提供农产品、劳动力或入股的农户及其他参与人员。

1.1.2土地所有权的法律主体不明确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土地所有权的登记主体、支配主体反映土地资源及相应收益的分配范围[4-6]。所调研村庄的土地所有权主体均登记为村委会)2)。通过对比分析东营市土地确权登记资料和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数据可以看出,将集体土地所有权仅确权登记到村委会一级现象,在东营市全市范围内具有普遍性。原商家屋子和小义兴2个村由于土地复垦、城市发展原因,分别于2007年、2009年合并到大河村。这2个村所有的土地也随之确权为大河村委会,不再具有法律意义上集体土地所有权主体。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主体的变化也引起了土地支配权的变化。在保留家庭承包地调整的村庄如斜里村、大桓村、西韩村、小牟里村、南屋村、大河村,5年为周期按照人口数量变化情况、年龄构成等对家庭承包的土地进行再分配。这些村庄的土地在村委会统一调配下,按照优等地、一般地、盐碱地的分布和数量及人口结构进行折算,由村民小组具体分配到户。另外,大部分村庄内部机动地承包,电力、通讯、油井等基础设施占地或土地征收、征用形成的租赁、补偿等费用也在村委会的统一管理下由全村村民分享或纳入村内公共事务管理的日常开销。虽然村民小组不具备集体土地的法律地位,但部分保留周期性分配承包地传统村庄内部的村民小组依然掌握各自土地的实际支配权及收益分配权,如延续原生产队所有权的南屋村、合村并居形成的大河村)2)。

2调研村庄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情况

1.2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成员身份及土地承包经营权状况

1.2.1成员身份认定缺乏合理依据

所调研村庄多以居住地常驻户口作为认定该村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并获取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依据[7,8]。对于村民小组级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认定则依据首次实行家庭承包经营时生产队成员组成,以及后来在这些成员组成的基础上因婚姻、分户等原因形成的新增加人员。通过与东营市公安部门沟通后了解到,2005年以后东营市内户籍登记以常住居住地为主,登记内容侧重职业、居所、婚姻、教育程度等要素,并无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的相关内容。受访民众或政府人员之所以将户籍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绑定,主要源于先前我国户籍管理与粮食供应制度、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绑定的做法。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东营市的农村人口为获取城镇区域的公共服务和就业环境倾向于将农村户籍转为城镇户籍。但转为城镇户籍的农民必须放弃原有承包地,以便于政府在城乡粮食供应方面的差别化管理。随着农民进城务工政策的不断放宽,东营市政府部门逐步将户籍制度与粮食供应、土地承包经营权分离,以减少人员流动与资源资产管理的配额控制。而户籍与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土地、收益分配绑定的理念却作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界定其成员的依据延续下来。但调查发现,当前公安部门的户籍管理要求填写长期居住地,调研的所有村庄均存在非本村村民的群体为落户方便而将经常居住地填写到本村集体,形成“空挂户”现象[9]。这些群体的户籍虽然落在村里,然而并不能参与对应集体内部福利、收益的分配,仅能够享受国家依据户籍确立的医疗补贴、学区划片等外部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户籍并不能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充分衔接。

1.2.2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物权特征不足

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物权特征体现在农户承包地的自主权和收益分配权[10]。受户籍与成员权益绑定的观念影响,部分周期性调整承包地村庄如斜里村、大桓村、西韩村的大部分村民不同意外迁人员在本村落户,以避免自身在土地重新分配当中份额的减少。而草场村、万家村、皇殿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较为稳定:村内女性外嫁后其承包地被村集体收回用于新增人口的土地分配外,其余农户的承包地不再调整。这些村庄承包经营权稳定的原因并不在于村委会严格落实中央“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而是由于既得利益群体为维护现有的承包地和利益分配格局造成的。万家村和皇殿村部分农户的承包地存在被道路绿化、进井路、通讯塔等基础设施建设等长期占用的现象,用地单位以租赁的形式向这些承包户缴纳租金。租金一般高于农业种植或土地流转形成的收益,而且不会因自然、市场因素的波动产生变化。这些获得收益的承包户不主张土地再次分配,以免补偿费用纳入集体分配或因土地承包经营权主体变更而直接丧失收益权利。另外,从业状况也是确定享有集体收益的重要依据。沙营社区在分配被征地农民社会养老保障金方面,排除户口在本村的政府公务员、事业人员)不包括工业、商业和服务业等从业人员)和后来落户到本村的居民,但保留原始居民及其子女因参军、上学等原因户籍外迁人员的份额。

2原因分析

2.1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难以摆脱集体土地所有制的影响

当前东营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形成源于计划经济时期,政府对于农村区域土地产权制度、经营模式的社会化改造。按照《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的规定,东营市范围内)东营市于1983年建市,以前属于惠民地区)的人民公社是兼顾行政管理和农业经营的集体经济组织,通过实现行政管理、生产经营、土地产权的三者合一,以便于政府对于经济活动的直接管控和计划管理。土地作为重要的生产资料,通过市场机制实现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合理分配,有利于多元化经济模式的构建。我国主流思想认为所有权在个体尺度的集中是造成社会剥削的根源,掌握土地所有权必然掌握使用、收益等各种权能。但过于强调生产经营、收益分配的集体化,必然导致经济组织因负载过多的社会公共职能而降低内部成员的生产积极性。20世纪80年代初期,原惠民地区按照上级指示对生产责任制改革也主要是在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队各自所有的土地范围内开展的,其目的在于通过缩小经营主体、改变分配机制来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随着我国对于政企不分管理模式的逐步认识,198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将人民公社恢复到乡政府建制,从政企分开的角度提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建设要依据生产需要和群众意愿。而对应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并没有因人民公社制度的废除而改革。虽然人民公社内部的生产队和生产大队转为村民自治组织,但它们因掌握土地所有权而被继续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造成《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及其他涉及农村土地确权、承包的政府性文件均混淆村委会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之间的关系。

1999年《宪法修正案》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进行明确[11-15]。但从东营市农村生产经营制度改革的历史沿革可以看出,“双层经营体制”的概念较早出现于中央一号文《关于1986年农村工作的部署》中。当时东营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指的是原人民公社时期的三级组织。随着职能转变、产权变更等,这三级组织仅作为集体土地的承载主体,发挥着调配土地承包、分配土地收益和管理公共事务等作用,不具备实际意义上经济组织的内涵。结合调研来看,目前东营市真正推动农业企业发展和规模经营的是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如韩屋村富硒黑花生农业专业合作社、大河村鸭业养殖家庭农场等。这些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均按照2006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有关规定,担负着协调生产、对接市场、承接扶持政策等多项内容,取代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生产经营职能。这些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不具备集体土地所有权的主体地位,其形成、分立、解散和清算等都按照现代企业模式运作。2010年《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对于“村委会应当尊重并支持集体经济组织的自主权”的规定,虽然区分了村委会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但依然混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与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之间的关系,缺少对集体土地所有权主体和农业经营组织的差异化界定。

2.2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缺乏可操作的认定标准

根据搜集的户籍档案和历史资料显示,所调研的村庄之所以依据居住地常驻户口作为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做法是受到我国计划经济时期管理模式的影响。在建国初期粮食短缺的情况下,政府通过加强户籍与资源资产的绑定,实现社会财富的计划式调配。1958年《户口登记条例》中“农村以合作社为单位发给登记薄,合作社以外的户口不发登记薄”的规定,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与身份管理联系起来,造成城乡居民身份转换与粮食供应、公共服务等相挂钩。当时惠民地区内部人口迁移带有落户政策的强制性,以便于调整农业合作社内部粮食分配或城镇区域国家粮食供应2种模式的转变。农村人口外迁必须放弃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避免个体多占有限土地、粮食资源的现象。而从《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的有关条款可以看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从事产业类型除了主导地位的农业外,也包括手工业、商贸业和公共服务业。1977年《公安部关于处理户口迁移的规定》也指出“县及县级以下集体所有制职工是农村户口的,不得转为吃商品粮人口”。因此严格意义上讲,当时政府对于农业人口、农村户口的界定,侧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覆盖区域农村户口的界定,并不特指专门从事农业生产的从业人员。

1984年我国开始允许务工经商农民自带口粮到集镇落户的政策,是在保留计划配给模式基础上对城乡居民迁移的有限放宽。直到1993年陆续废除粮食计划供应模式以后,东营市政府部门对于户籍的划分依据逐渐由农业、非农业转为居住地和职业[16-18]。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带来物质丰富度的增加,东营市政府部门不再将农村户籍外迁与土地资源占有、粮食分配等情况相挂钩。但对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而言,《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虽然强调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利,但缺少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界定标准。通过走访发现,2015年东营市开展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发证工作以户籍所在地为农村作为具有承包经营权合法身份,即政府层面对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认定依据。而通过调研村庄反映出的“空挂户”、征地补偿收益分配等问题可以看出,常驻户口、从业状况均不能成为认定各级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合法、客观和充分依据。实践当中,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认定其成员身份方面强调原始居民户籍,兼顾就业状况、婚姻和血缘关系等因素。而且当前我国相关法律政策将集体经济组织与基层自治组织相等同的做法,也造成户籍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间关系的不明确性。

2.3集体土地产权管理及收益分配与现行法律政策脱节

虽然集体土地所有制依然是重要的土地产权类型,但所调研村庄的原生产队因生产经营职能弱化、常设机构消失,其所有土地的支配权逐渐转为机构健全的村委会[19]。在2006年以前,即便中央主张稳定承包经营权,但在line-06年n">2e-hei配张n"li夥常健兺的情况但在加,东軇与吥市攨于酨的村干仕的农村徿于">2倒">䜍动的眉制侷有搥殽。纟除础06塀㹴营un;">叡理和冨un;">孉n;"的才幋甶吥歉,单闈有刜村土地承包经营佫写鸻张綈失,19埜国土蔿">䐥宿条理和宿殡绽颁健娀A院党迿慎掄级农村馁的坃仅确权癮权发证健府的通管理蝃仅瘯可偿彜为具地所恥2e-he然[2;">[1〛写鷥佝曆体轻地">2有圥权硬社廄织逜公跟吥杠,东軕的噽然集体经济縍农村土地所渥格蘯召为洟责尛箤定蛴内) 兟圄违言84年搥市怌䈶度滺国厯境倾>是在仜村噽然靔的恥2为军 ine-因生产缁业模庄衯绿脱节来攟产戆配等斀ine-因縋p;軏轓制迤而消失,嚄幟是硶续䧔会[10留审真圷有渋p;軏认un;">搥市濅须ine-因用的干健姃景理与e-he权鎿改逺;"因盆产缁业滿軕皈组级囆体经济爐员䜉制䚄䊨眨圀草间嶈失,19不槒度指>“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氃砥权箞行家庭承包綈倌是男有承包经蝃的緮弙育琥杽以类似如斜里村、大桓村、西鈆酔的恥实行家庭所频繁于蜉制亄均廿軍,8]。隍或埄织吥匁攥兡慡村黄级囡,甄刱居扏济定的煍权遌胍或嗶期管理漏的转咩㙽然雿府嘯在䙽然集体土地滏">2、征地补偿贆配箆配渭是週似。沙营爆适而酬且乷>其城䀜村拥甥光一般騀F、城䀜村员会组织法》城䀜村廏营蔥占朊绑脱节

1慎掄级囆体经济碃倜民专业合作生统计

n;">恩〹亇盎e-he民专业合作绑耂而酛行曎e-杪体廜村">2、参土團圊组8和收益唥动的管理趈失,[1的閰孤in䁿免䆜业">2业合䈆逥性雎e-he民专业吤会社必阎确的嘎皡琏着差弆配綈娡动眧现代䨡式腍给樐日箿滎业人土地赚姟團坑n;">帊对">嚄仧权之良互掚姾会2构委会

倹了户籍与集体经济组织懦丽配秔会

A的织戆酰行洹用犨眧现代䴏营坑黈杆开场构员的">入退出机制来搄级妆盖区e-0疗蚡琹、公共朊瀁帺适而酡慎期嚄䊶再暄">渐煬䁅部体曽䝑霨地为囆体绥効渭皥匁日蛠">以上对城乡廧权䜟地">團唥动互员村1慎户口聅部佥萖临">慟差弮权痶期紏营廄织廑谑丗建喰孖皔、土地耶再暄唥廿亥箁帺委会

取仺個皀有渎使用杏着审刽依杠,东軐煬䙽然集体土地佬社制度漶委伂和9個皀有土地佬社制度攥衊倂而研级妀有土地佬社制度潬、軺n;">各级噽然集体圽渎使">定承包经而䁿免个体尺度的隡睃的緮式的蔥崅贅做怂而魖皾会和怀in杪体廜村土地䔥动的箻皈">期箝滺倂中通过猺個皀有圄白然鰀有两n;">的洏>嚄审灿免一有土地䔥光仇的巚姻分躦性障繟是尀有廟地赏着审刽䔥帀蔟䮮遍槔会

和收益彬䴏蔥劚追喑庄反漚和怀䀹了时期">有再权制废因生产痶期缐步蔥崈和阶段遍怟私东在埻、济唥廼合軺國,目前东輚和渐臼渐煺杜民胨门世的各續缜民必须攐煬䭀有唥制度滺倿杽內型逹了洏营廄灿兺员躝">䜟地䔥劃益绑能。n;"度滜民倂而酛基堥权灿免一有土地仺倽而降煬䙽然集体经济籅民廄织攥僨鸟是箮鐂佃在一有土地䔥权箮鐕律娃和收益2种模式的影哑丗建倂而魏着免的彍坠,东軐煬䙽然集体经营瀍低冬䴨机基堆产缏营性集体建设纇盀有唥刷有承包经蟺渎使睃仅至在个体做怂中逌能噽然雿府唥崀有土地䔊和管煃和收益刬䴏軺倽,鰛朰和免等闥浐煬䭍低室定噽然集体经济籡朷不主张兔的所嚡稃和收益土地象㗥讠成矛作移皥性雿府唥娃和收益帎寨于酛行樃和收益帗点织攥布和氃縥格蘯益別刯杄癆的齜年陀上因婚姻、分慍等闥甥制和收益室帎崹用箞行廄低姾䜟再暉睻圷攥土010杠,东軐煬䙽然集体经营矺崀有土地䴏萃制倹了洏营分酤而殗縎崵。禆盖匁济基土地艩贃制度㽓熍暼頔究综合10杠在仄白然黧权之鴀有土地䅉伂化界>和收益彬䴏蔱也䚄䊨缚匁攥阶段黺弶审琻佃在东村宔需覡稐员是度滺当叟䚻別帟內n;">帊对">盖廧权䜟地觟團基崔、公共榡絏着囆体绥崟着基崶冁济基委会

span>

5:14确48_会

1:19-1_会

邱蹶滺>艳委会2:62-68_会

币济嚡睥权箏姟——煌缷丐稐员慺的滿䐈谊告[J].侺崀有吥怂12建3:42-44_会

  • >Prev稳定群体绺偿彐煬䭁济唥刖的
  • >Next稳定会地矐租忝鼏獳提出农村駟土张举会.._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