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农村社会

农村隔代照顾研究状况及其趋势

作者:许传新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18-03-07  浏览次数: 1180

【摘 要】在对国内相关研究梳理的基础上,发现存在不同学科对农村隔代照顾关注程度不尽合理、理论与经验研究相割裂、研究内容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对象还需要进一步拓展、经验研究的设计还需要进一步改进、研究方法的科学性还需要进一步提升等不足。在此基础上,从隔代照顾家庭、隔代照顾子女的心理特征及其发展、隔代照顾子女的社会化过程与结果、隔代照顾家庭的养老、留守老人的身心健康、隔代照顾对中国农村社会的影响等方面来构建中国农村隔代照顾的研究框架,并在研究思路和方法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

【关键词】隔代照顾;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社会化;社会结构转型


由于预期寿命的延长、死亡率的降低,再加上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使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规模大、速度快。面对快速的人口老龄化趋势,我们必须坚守积极老龄化理念,维护好老年人健康、参与和保障的权益,树立老来有用思想。对于中国社会而言,老来有用最主要的体现不在于老年人直接参与社会生产,继续为社会经济发展做贡献,更多的则是体现在从事家务劳动,协助甚至完全替代子辈照看他们的子女,形成两代联合照顾隔代照顾家庭。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就是这个道理。而在城乡二元社会结构还没有得到彻底改变的时代背景下,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在外出务工过程中,将其未成年子女留在农村由老年父母照顾往往是一种合乎理性的选择。形成形式上只有祖孙两代组成的完全意义的隔代照顾家庭。如段成荣等利用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发现,全国农村留守儿童为6102.55万。其中父母都外出,与祖父母一起居住的留守儿童最为普遍,所占百分比为32.67%[1],由此对应的隔代照顾的农村儿童的规模高达1993.7万。隔代照顾家庭与只有一方父母外出形成的联合照顾家庭相比,不仅仅在中国农村规模更大,而且其面临的问题或困境更多,对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乃至整个农村社会的影响更为深远。

一、国内外对隔代照顾的研究状况及不足

(一)国外研究现状

不管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隔代照顾都是普遍存在的。美国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分析发现,美国约有近5%的儿童是由祖父母照顾,而且呈上升趋势[2]。研究的议题主要包括:

一是隔代照顾成因。西方学者主要从父辈照顾条件的缺乏或照顾能力的丧失角度分析了隔代照顾的形成。经济原因方面如父母无足够经济能力抚养、失业、忙于工作[3];父母亲的心理卫生方面,如药物滥用、心理和情绪问题[4];父母亲的健康方面,如父母为身心障碍者、感染艾滋病[5];父母亲的角色缺席与不适应照顾子女[6]等,这些因素致使父辈缺乏照顾条件,甚至失去照顾能力而导致孙辈不得不由祖辈来照顾。当然也有少数从祖辈的角度,分析祖父母的意愿如重视血缘关系、维持亲情,避免孙辈进入寄养机构[7],来探讨隔代照顾家庭的形成。

二是隔代照顾类型的划分。西方学者主要从法律责任的角度将隔代照顾划分为监护型、同住型和日间照顾三种类型[8],从家庭结构的角度划分为祖父母均同住,父母偶尔同住祖父母均同住,父母均不存在只有祖母同住,父母偶尔同住只有祖母同住,父母均不存在只有祖父同住五种类型[9]

三是隔代照顾对儿童的影响。多数研究指出,隔代照顾会对儿童的心理、行为、学业等方面造成不良影响[2]。但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对父辈的社会经济特征变量进行统计控制,祖辈的学历、职业地位、文化资源等特征对孙辈学业成就不存在显著性影响,这意味着隔代照顾家庭中祖辈对孙辈没有直接的影响[10]。因为在西方国家,隔代照顾往往都是因为父辈无条件或无能力照顾其子女而形成。面对这种困境,对孩子的照顾有两种选择,即要么由祖辈照顾,要么由非亲属接收寄养。所以近年来,也有学者开始探讨隔代照顾相对于非亲属寄养的优势,如有学者的研究发现,隔代照顾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可以给儿童提供爱、安全的照顾环境[11]

四是隔代照顾对祖辈的影响。目前大多数西方学者的研究证实,隔代照顾会对祖辈各方面造成负面影响。如在生活质量方面,隔代照顾会使祖辈的生活更加贫困[12],会导致祖辈的娱乐与休息时间减少,影响闲暇生活质量[13],甚至还有可能影响祖辈的婚姻生活质量[14]。在身心健康方面,研究发现,承担隔代照顾的祖辈健康水平显著低于美国人口平均健康水平[15]。承担隔代照顾的祖辈其健康状况比不承担隔代照顾的祖辈更差[16]。但也有研究发现,隔代照顾对祖父母有正面影响,如可以提升其满足感、自信,感受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体会到孙辈的关爱,密切与成年子女的关系等[3],而且对其认知功能有重要的促进作用[17]

(二)国内研究现状

隔代照顾虽然在中国农村比较普遍,但研究起步比较晚,如程昭雯的考察发现,中国大陆的隔代照顾研究大约起始于2000[18]。研究基础还比较薄弱,如笔者以隔代照顾篇名,在中国知网上进行文献检索,仅仅检索到7篇相关文献。但学者们常用隔代教育隔代教养、隔代抚育隔代抚养等概念来指称由祖辈照料孙辈的现象。通过对这些文献的梳理发现,学术界对隔代照顾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隔代照顾的形成原因。国内学者一方面从传统文化的角度认为祖辈把照顾孙辈当成自己的责任与义务,理所当然地承担起了照顾孙辈的职责,并能从中得到快乐[19]。另一方面从父辈生活境况的角度进行了解释,如认为父母因为工作、求学、身心状况等原因导致无暇照顾子女,祖辈就顺理成章地承担起了照顾孙辈的责任[20]。还有学者从老年人自身人口社会特征的角度进行了分析,发现低龄、身体健康、受过良好教育、经济条件较好的老年人更可能照顾孙子女[21]

其二,关于隔代照顾类型的研究。目前国内学者主要从照顾方式的角度对隔代照顾的类型进行了划分。如有学者将隔代照顾划分为过分关注型、过分监督型、严厉惩罚型、民主理解型四种,其中较好的一种方式是民主理解型,但这种方式的数量很少[22]。如卢乐珍从照顾方式的角度将隔代教育分为守旧型、纵容型、身教型和民主型四种,也认为民主型是一种比较理想的方式[23]

其三,隔代照顾的利弊研究。吴旭辉认为隔代照顾有其独特优势,如祖辈有丰富的照顾经验和社会阅历,有利于孩子的成长,生活照料更细心,孩子安全有保障[24]。蒋洪回,冯耀元对广州从化区鳌头镇的实证考察发现,隔代照顾的有利因素主要体现在祖辈有充足的时间照顾孩子、祖辈有抚养和教育孩子的实践经验等方面[25]。隔代照顾的弊端主要体现在祖辈教养孩子易生溺爱,形成隔代惯现象[26];重物质轻精神、重感情轻理智[27]

其四,隔代照顾对儿童的影响。目前国内大多学者认为,隔代照顾对儿童的影响是利少弊多[28]。具体而言,在人格特征方面,万翼通过对江西837名隔代监护的农村初中学生的调查发现,隔代照顾会导致儿童形成暴躁、内向、懒惰、冷漠等不良人格特征[29];在心理健康方面,黄祥祥认为,隔代照顾会因过分的溺爱和迁就导致儿童产生自我中心意识,形成自我、任性等不良个性;过分保护遏制了孩子的独立能力和自信心的发展,增强了孩子的依赖性,容易使孩子变得更加娇气;祖辈深受传统思想的束缚,接受新生事物较慢,影响孩子创新个性的形成[30]。在学习方面,会导致儿童厌学、成绩不理想,尤其是到了初中阶段,隔代照顾对儿童成绩的负面影响更大[31]。在行为方面,邓长明等人的调查研究发现,隔代照顾的儿童行为问题检出率高于父母照顾的儿童[32]

其五,隔代照顾对祖辈的影响。这一方面是实证研究相对较多,且多数研究成果都支持照料孙子女对老年人有积极作用。如在养老支持的获得方面,宋璐、李树茁利用安徽省老年人生活福利状况调查数据,分析发现提供孙子女照料会加强成年子女对老年父母的养老支持,且这种支持不受成年子女性别的影响,但存在成年子女与老年父母居住距离上的差别[33]。在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方面,宋璐,李树茁,李亮采用CES-D量表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进行测量,研究发现,提供孙子女照料给老年人带来更好的心理健康效果[34]。在老年人的认知功能方面,宋璐,李亮,李树茁利用2001—2012年间进行安徽省老年人生活福利状况纵贯调查的数据研究发现,高强度照料对祖父认知衰退有明显保护作用,但这种保护作为以祖父母的年龄和性别为条件[35]。但也有些研究指出监护孙辈导致了留守老人的负担增加[36]

其六,隔代照顾对家庭关系的影响。在亲子关系方面,隔代照顾容易导致孩子与父辈感情隔阂,难以形成亲子依恋,甚至容易造成情绪对立和亲子冲突[37]。蒋洪回,冯耀元认为,隔代教育容易使祖辈和父母在孩子的教育理念上产生分歧,影响家庭和谐[25]。葛国宏,陈传锋等人的研究发现,照顾孙辈导致祖辈对孙辈的依赖,依赖程度处于中等水平。且孙辈越少,依赖程度越深;农村祖辈对孙辈的依赖高于城市祖辈;这种依赖会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带来负面影响[38]。张爱华采用民族志研究方法,对河北上村的隔代照顾进行研究发现,隔代照顾有利于促进婆媳之间亲密关系的构建,而且建立在这种亲密关系基础上的代际关系比单纯以物质为纽带的关系更牢固”[39]

其七,隔代照顾与代际公平研究。不少学者认为,农村隔代照顾有失代际公平,甚至是一种代际剥削的路径。如杨华、欧阳静通过对中部地区农村调查研究发现,农村家庭内部,老年人在农村务农、照顾孙辈,年轻子女外出务工。通过这种家庭内部代际分工模式,有劳动能力的老年人为子代增加了财富、减轻了压力,认为这是农村代际剥削的新形式[40]。陈锋的研究发现,第二代农民工通过婚配、在城市购房以及照顾孙辈等方式倒逼父母,实现代际剥削,甚至最让父辈揪心的是,对于隔代孙辈,在照顾上往往需要更加细心,一旦出现任何问题,便会招致儿子媳妇的责备”[41]。刘锐基于河南某村的实地考察后认为,农村老年人尽其所能照顾孙辈,是一种温情脉脉式的代际剥削,其根源一方面在于老年人对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这一本体性价值的高度认同;另一方面在于为晚辈操心、为家庭负责的村庄舆论[42]。汪永涛通过对江西、河南几个村庄的田野调查后发现,隔代照顾成为农村一种新的代际规范,是代际关系失衡的一种表现,其根源在于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化和传统家庭伦理本位价值观共同形塑着这种不公平的代际关系[43]

(三)现有研究不足

尽管农村隔代照顾家庭已经引起了政府、专家学者乃至整个社会的普遍关注,取得了较为丰硕的研究成果,但仍然存在一些缺憾,主要表现在:

其一,不同学科对农村隔代照顾关注程度不尽合理,多学科的综合研究更为缺乏。目前对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的研究相对较多,而对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人口学、社会学方面的研究相对较多。由于中国隔代照顾家庭产生的机制与西方国家有着本质的区别,同时,中国隔代照顾的规模,尤其是在中国农村的规模大,集中化程度高。因此,西方一些关于隔代照顾的研究虽然可以在隔代照顾对祖辈、孙辈的影响方面给我们一些启发和借鉴,但隔代照顾与中国农村社会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其他社会科学,如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等介入。

其二,研究内容还需要进一步深入。隔代照顾作为普遍存在的现象,但目前缺乏对这种现象本身进行较为全面、系统与客观的描述与分析,即照顾得怎么样没有一个较为客观的回答;现有研究一般是通过与非隔代照顾进行比较,分析隔代照顾对老人和儿童的影响,而少有从更为微观的角度分析隔代照顾的内容、方式、照顾者的能力,以及老人对隔代照顾的认知、态度、压力感等对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会产生什么影响;在加强社会建设的时代背景下,尤其在社会工作蓬勃发展的今天,政府、各类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机构为农村隔代照顾家庭提供了什么服务,这些服务是否精准匹配了隔代照顾家庭的需求,这些服务发挥了什么作用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深入研究。

其三,研究对象还需要进一步拓展。目前国内外对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的研究一般是将其与非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进行比较,对隔代照顾家庭中儿童的研究一般是将其与非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进行比较,看其存在什么问题或产生什么影响,少有将同一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与儿童作为配对样本,分析隔代照顾家庭中祖孙两代人口之间的影响;目前对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孙辈,主要关注了其幼儿期和儿童期的心理、学业等方面的问题,而对在隔代照顾家庭中成长期的儿童,对其青年期、成年初期在心理、社会适应等方面的问题关注较少。

其四,经验研究的设计还需要进一步改进。主要表现在研究目的方面,描述性研究多,而解释性研究少,这尤其体现在隔代照顾及其对儿童的影响方面。在分析单位方面,将隔代照顾家庭中的祖辈或孙辈既作为调查对象,又作为分析单位的研究相对较多,而对于隔代照顾这个研究领域而言,隔代照顾本身才是最为重要的分析单位。在时间维度方面,在一个时间点上收集资料,对隔代照顾尤其是对其祖孙两代人的影响进行的研究相对较多,而在不同时间点上收集资料,对隔代照顾尤其是对其祖孙两代人的影响进行纵向研究却十分少见,而事实上,要探讨隔代照顾对祖辈或孙辈的影响,纵向的同组追踪研究才是更为科学的。

其五,研究方法的科学性还需要进一步提升。主要表现在关键概念的操作化水平还有待提高。在该研究领域方面,隔代照顾作为最关键、最核心的概念,目前的研究仅仅操作化为是否照料孙子女照料孙子女的强度,而事实上隔代照顾作为一个内涵非常丰富的概念,需要从其各个维度,编制较为科学的量表来进行测量。样本的抽取不尽合理,如样本的分布地域范围不够广,样本的规模还不够,抽样过程的随机性还不够强。资料的分析不够深入,除少数研究成果采用多元统计方法对资料进行分析外,大多数研究成果资料分析以单变量描述统计、双量变量的交互分类分析或均值比较为主。

二、农村隔代照顾研究的基本框架

中国农村隔代照顾问题既有与国外隔代照顾问题相似的一面,更有与国外隔代问题不同的一面。根据这一现实状况,本文提出从多学科角度开展农村隔代照顾问题研究的基本框架。其主要观点是,对中国农村隔代照顾问题的研究要从隔代照顾家庭层面、隔代照顾对祖孙两代人口的影响层面、隔代照顾与中国农村社会之间的关系层面展开。各个层面所涉及的内容既兼顾到隔代照顾的各种客观现实及其相关现象,又要紧密结合人口学、老年学、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等多种学科的学术视野。立足于现实问题,从不同学科视野出发,从宏观上探讨隔代照顾与中国农村社会的关系,探讨隔代照顾对中国农村社会的影响;同时从微观上既要探讨隔代照顾家庭中子辈的心理特点、教育、社会化过程、社会适应,又要探讨隔代照顾家庭中祖辈的身心健康、养老资源获得,还要探讨隔代照顾家庭结构、家庭关系的变化等内容。具体来说,农村隔代照顾研究框架可以分解成以下几个部分:

(一)隔代照顾家庭研究

隔代照顾家庭是中国农村社会中的一类新型的“细胞”,许多与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承担隔代照顾的老年人,甚至与整个中国农村社会相关的现象和问题都源自于隔代照顾家庭。将隔代照顾家庭作为研究单位,是研究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承担隔代照顾的老年人口甚至中国农村社会中的其他一些现象和问题的一个重要前提和基础。这方面的研究内容主要聚焦在目前农村大量存在的、以父辈缺席为主要特征的隔代照顾家庭自身现象与问题。具体内容可以包括:隔代照顾家庭结构的特点、变化趋势;隔代照顾家庭中家庭成员关系特点、变化趋势;隔代家庭中祖辈对孙辈的照顾状况;隔代家庭中的资源分配、消费、日常生活管理;隔代照顾家庭生活方式与生活质量;隔代照顾对父辈生育决策的影响;隔代照顾对父辈劳动决策的影响;隔代照顾对家庭的经济贡献;隔代照顾家庭的社会关系网络尤其是社会支持网络。

(二)隔代照顾子女的心理特征及其发展

这一方面主要是从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的视角来分析隔代照顾家庭中儿童的心理特征及其发展规律。这方面研究的基本思想是,因父辈缺席导致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可能具有一些区别于非隔代照顾家庭中儿童的心理特征,也可能因受急剧快速的社会转型的影响导致隔代照顾家庭的儿童具有某些与非隔代照顾家庭中儿童共同的心理特征。而同样是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在不同年龄阶段所具有心理特征也可能有所差别和变化。即便是处于同一年龄阶段的隔代照顾家庭中的儿童,因祖辈照顾或监护上的差异,其心理特征可能也会有所不同。因此,多学科视野下对于隔代照顾家庭中儿童的心理特征的探讨特别强调要从隔代照顾儿童“整体”、隔代照顾儿童成长的“全过程”、祖辈的“照顾或监护状况”这三个方面来进行。具体研究内容将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作为整体的隔代照顾儿童与非隔代照顾儿童共性和差异性心理特征及其理论解释,理清哪些心理特征是父辈缺席引起的,而哪些心理特征是又是快速变迁的社会结构性因素导致的;不同年龄阶段隔代照顾儿童心理特征的现状、特点及影响因素;父辈缺席、社会结构性因素对不同年龄阶段隔代照顾儿童心理特征影响程度及其影响机制;祖辈照顾的内容、方式、行为等客观方面及其对照顾的认知、态度、能力等主观方面对儿童心理特征影响程度及其影响机制。

(三)隔代照顾子女的社会化过程与结果

这一方面主要是从社会学、人口学、教育学的视角来分析隔代照顾儿童的成长发展过程及其结果。一方面“在家庭内部,亲代总是扮演教化者的角色,子代总是扮演被教化者的角色”[44],毫无疑问,在隔代照顾家庭中,因亲代的缺席,祖辈扮演了教化者的角色,这会对隔代照顾儿童社会化过程和结果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在一个快速的变迁社会,亲代尤其是农村祖辈对新事物的理解和吸收可能会慢于孙辈,这在使得祖辈丧失教化的绝对权威地位的同时,对孙辈的社会化过程及其结果也将产生较大挑战。还有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从2004年起,中央和省级人民政府共同组织实施了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工程,学龄阶段后,隔代照顾儿童主要社会化场所由家庭转移到学校,这一转移对隔代照顾儿童的社会化过程与结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也值得关注。围绕这三个方面,隔代照顾儿童的社会化过程与结果研究可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作为整体的隔代照顾儿童与非隔代照顾儿童共性和差异性社会化结果及其理论解释,理清哪些社会化结果是父辈缺席引起的,而哪些社会化结果是又是同辈群体、大众传媒等因素导致的;其他社会化因素,如学校、同辈群体、大众传媒、社区环境对隔代照顾儿童与非隔代照顾儿童社会化过程与结果产生影响的共性和差异性是什么,背后的影响机制是什么;在隔代照顾家庭中,祖辈教化者的绝对权威是否受到挑战,在哪些方面受到挑战,受到什么样程度的挑战,这些挑战对儿童的社会化过程与结果、对祖孙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从学龄前阶段到学龄阶段,尤其是进入农村寄宿制学校后,隔代照顾儿童社会化过程、社会化因素、社会化结果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父辈缺席祖辈教化者绝对权威受到挑战的现实背景下,如何制定可行的社会政策和提供有效的服务,来充分发挥其他社会化因素对隔代照顾儿童社会化过程与结果的积极作用。

(四)隔代照顾家庭的养老研究

在中国社会保障体制尚不健全,尤其是农村社会养老事业发展相当滞后的背景下,农村养老仍然是以家庭养老为主。而作为家庭养老主要承担者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导致农村老人家庭逐渐呈现出空巢化和隔代化,必然会给传统的家庭养老体系带来严重挑战。这方面研究的基本思想是,因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导致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可能具有一些区别于非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的养老方面的困难或问题,也可能因为快速的社会转型、社会保障体制不健全、未富先老等因素的影响导致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与非隔代照顾家庭的老人在养老方面存在共同的困难或问题;而同样是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也可能因性别、年龄、身体状况等个体特征的不同,在养老方面也可能有所差别;即便是个体社会特征大体相同的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也可能因子辈、孙辈各方面特征的不同,而导致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在养老方面存在一些特殊性。因此,对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养老问题的研究,特别强调要从隔代照顾家庭老人整体上、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自身特征、子辈与孙辈特征这三个方面进行。具体研究内容将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作为整体的隔代照顾家庭中的老人与非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在物质赡养、生活照料、精神慰藉方面的需求、实现程度、困难等有什么共性和差异性,理清哪些养老问题是隔代照顾引起的,而哪些养老问题是因社会转型、社会保障体制不健全、未富先老等因素导致的;不同老年年龄阶段、不同性别、不同健康状况等自身社会特征不同的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的养老状况、存在的问题及影响因素有什么不同;子辈的性别、收入水平,尤其是他们外出务工受到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等洗礼之后的家庭观念、养老观念的变化及其对隔代照顾家庭中老人养老的影响;孙辈的性别、年龄、性格特征、社会化结果等对隔代家庭中老人养老的影响;隔代照顾家庭中高龄老人与大龄留守子女的相互照顾更为值得关注。

(五)留守老人的身心健康研究

隔代照顾对留守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虽然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取得了较为丰硕的研究成果,但到目前为止,隔代照料对于老年人健康的影响尚无定论”[45]。究其原因,笔者认为可能是因为目前的研究视角过于宏观,主要关注了是否隔代照顾、隔代照顾的数量、隔代照顾的强度等因素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因此,未来关于隔代照顾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研究,应该深入到隔代照顾家庭内部,从更为微观的视角分析探讨隔代照顾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关系。具体研究内容将包括:隔代照顾家庭祖辈的心路历程;隔代照顾家庭祖孙生活事件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照顾的内容、方式、行为等客观方面及其对照顾的认知、态度、能力等主观方面对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程度及其影响机制;孙辈的性别、年龄、性格特征、社会化结果等对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祖孙关系对留守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隔代照顾祖辈社会支持对其身心健康的影响;隔代照顾家庭祖辈与父辈的关系对留守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孙辈脱离隔代照顾家庭对留守老人身心健康的影响。

(六)隔代照顾对中国农村社会的影响问题研究

这是一个更为广泛、更为宏观、更为复杂的问题领域。中国农村隔代照顾不仅规模大,而且与西方社会不同的是,其产生原因和后果不仅仅在于隔代照顾家庭自身,更在于整个农村社会结构。因此,笔者认为需要将目前与隔代照顾相关的各种社会现象和问题放到家庭集体主义、责任伦理等传统文化当中,放到中国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理性化这一社会结构转型的背景下进行分析和探讨。这种探讨将包括两个大的方面:一是分析和认识隔代照顾与中国目前社会结构的关联性;二是分析和认识隔代照顾对中国社会尤其是农村社会潜在的和未来的影响。其主要内容涉及到:责任伦理、理性经济人、合作群体论等传统文化与隔代照顾家庭的形成;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理性化等社会结构转型与隔代照顾家庭的形成;隔代照顾与农业生产发展;隔代照顾与农村基层社会治理;隔代照顾与农村社会建设;隔代照顾与农村文化变迁;隔代照顾对农村生育率的影响。

三、隔代照顾研究的基本思路和方法

中国农村隔代照顾不仅仅规模远远大于西方社会,而且其产生原因、社会影响也远远比西方社会复杂。正是因为隔代照顾与当代中国社会之间的这种内在的、密不可分的关联,导致中国农村隔代照顾问题及其相关现象成为一个涉及面广、内涵丰富、内容复杂的研究领域。这对开展隔代照顾问题的研究思路和方法都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研究思路上,首先要注重从社会结构视角来研究农村隔代照顾。与西方社会不同,中国农村隔代照顾无论是其自身的属性特征、形成原因、产生的影响等等,都是发生在工业化、城市化、城市化、理性化这一急剧变化的社会结构转型背景中,这就预示着农村隔代照顾与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密不可分。因此,社会结构视角成了理解各种与农村隔代照顾相关的现象和问题的必由之路。不仅要从社会结构的视角分析探讨农村隔代照顾形成的原因、产生的后果,也要从社会结构的角度去探求解决农村隔代照顾问题的对策。即便看似微观的隔代照顾家庭中留守老人的养老问题、身心健康,留守儿童的心理特征、社会化结果等等这些个人问题,也与当前中国社会快速的社会结构转型密切相关。其次要注重多学科或跨学科来研究农村隔代照顾。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隔代照顾在农村大规模的出现,这一客观事实本身就意味着中国农村隔代照顾问题所具有的多重属性,涉及多个不同的学科领域。如留守老人的养老问题,主要涉及人口学、老年学;留守儿童的心理教育问题,注要涉及心理学、教育学;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权益维护,主要涉及法学、社会学;隔代照顾与农村经济发展主要涉及经济学;隔代照顾与农村基层社会治理主要涉及政治学等等。即便是微观层面的留守儿童心理、教育问题,也会受到外在的社会结构性因素以及社会文化因素的影响,也需要结合社会学、人口学等学科的理论视角,才能突破狭窄的个体心理或局部教育环境范围,得出合理的解释,形成科学的结论。再次,要注重从理论和经验两个层面来研究农村隔代照顾问题。中国农村隔代照顾及其相关的问题或现象,既与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有关,又与快速的社会结构转型有关,这为以隔代照顾研究为抓手,进行理论创新提供了机遇。因此,需要从多学科视野出发,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理论,躬耕于中国农村隔代照顾这一现实问题,从而实现对传统文化理论的超越;汲取借鉴西方相关理论,与中国农村隔代照顾这一本土问题相结合,实现对西方理论的本土化甚至超越。

在研究方法方面,首先在研究方式的选择上,要注重调查研究和实地研究两种方式的结合。要特别针对研究隔代照顾这一现实问题和留守老人、留守儿童这两大特殊人群,开展较大规模的抽样调查,以获取当前的、有代表性的第一手资料。并通过对这些原始数据资料进行定量的统计分析,达到从宏观结构上总体把握农村隔代照顾状况及其对祖孙两代的影响,以及检验人口社会学、老年学、家庭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中相关的理论命题和假设的目的。同时要考虑到隔代照顾这一社会事实本身的复杂性,以及老人、儿童对问卷理解能力的有限性,根据研究需要,采取实地研究方式,深入到隔代照顾家庭日常生活中,通过参与观察、无结构访谈来获得微观层面上的一些不适宜用问卷收集的资料。并在归纳、概括的基础上建立起对隔代照顾这一社会事实的理论解释。其次要注重横向研究和纵向研究的结合,尤其是要加强纵向研究。横向研究与纵向研究两种研究时间框架各有优缺点,两者结合起来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集中它们的优点及避免它们的缺点,以提高研究结论的可靠性和科学性。针对目前绝大多数关于隔代照顾的研究都是在一个时间点上收集资料的客观现实,在今后的研究中,应注重在不同时间点上收集有关隔代照顾的资料,尤其是通过采用定组研究和追踪研究,来描述隔代照顾现象的发展变化,以及解释不同现象前后之间的联系。再次,在研究对象的选择上,要注重将同一隔代照顾家庭中,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组成配对样本进行研究。基于目前对隔代照顾的研究往往是将隔代照顾家庭与非隔代照顾家庭进行比较、对留守老人的研究一般是将其与非留守老人进行比较、对留守儿童的研究一般是将其与非留守儿童或流动儿童进行比较,看其存在什么问题。而对隔代照顾而言,它实际上涉及祖辈与孙辈双方,而凭一方之言往往难以获得真实、客观的资料,难以对隔代照顾现象做出科学解释。同样,现有研究得出留守老人有问题,但并不是所有留守老人都有问题,可能与其照顾的儿童有关;现有研究得出留守儿童有问题,但并不是所有留守儿童都有问题,可能与承担照顾责任的老人有关。因此,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将留守老人与留守儿童组成配对样本,探讨祖孙两代留守人口之间的相互影响。最后,在研究目的上,注重经世致用,加强行动研究。加强对农村隔代照顾问题的研究,其目的不仅仅在于对隔代照顾及其相关现象进行全面系统的描述和科学合理的解释,更应在于如何制订科学的社会政策和实施有效的服务项目来支持、帮助农村隔代照顾家庭,以便提高农村隔代照顾质量、更有效地降低和消除隔代照顾对祖孙两代留守人口的负面影响。因此,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坚持行动研究取向,不再简单的将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作为研究对象,而是与隔代照顾有关的成员一起参与研究和行动,研究成果直接应用于帮助、关爱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的行动中。加强对隔代照顾问题情境进行全程干预,通过计划行动观察反思计划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进而螺旋式提升整个社会关爱和帮助隔代照顾家庭、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能力。


参考文献

[1]段成荣,吕利丹,郭静,等.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生存和发展基本状况——基于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J].人口学刊,20133):37-49.

[2]Bl ACLBURN ML.Americas grandchildren living in grandparent households[J].Journal of family and Consumer Sciences,2000922):30-36.

[3]BURTON LM.Black grandparents rearing children of drug-addicted parents:stressoutcomesand social service needs[J].Gerontologist1992326):741-744.

[4]FULLER-THOMSONE,MINKLER M.African American grandparents raising grandchildrena national profile of demographic and health characteristics[J].Health and Social Work20002525):109-118.

[5]JENDREK MP.Grandparents who parent their grandchildren:circumstances and decisions[J].The Gerontologist1994342):206-216.

[6]JOSLIN D,BROUARD A.The prevalence of grandmothers as caregivers in apoor pediatric population[J].Journal of Community Health1995205):383-401.

[7]CONNEALY M,DEROOS Y.Grandparenting and family preservation[M]∥B HAYSLIPR G GLEN.Grandparents raising grandchildrentheoreticalempiricaland clinical perspectivesBerlinSpringer Publishing Company200323-34.

[8]JENDREK MP.Grandparents who parent their grandchildren:effects on lifestyle[J].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1993553):609-621.

[9]BURNETTE D.Custodial grandparents in latino families:patterns of service use and predictors of unmet needs[J].Social Work1999441):22-35.

[10]THIJS BOL,MATTHIJ SKALMIJN.Grandparents’resources and grandchildren’s schoolingdoes grandparental involvement moderate the grandparent effect[J].Social Science Research201655):155-170.

[11]EDWARDS OW,MUMFORD VE.Children raised by grandparentsimplications for social policy[J].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ology and Social Policy2005258):18-30.

[12]FULLER-THOMSONE,MINKLER M.Mexican American grandparents raising grandchildrenfindings from the census 2000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J].Families in SocietyThe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Social Sciences2007884):567-574.

[13]MINKLER M,ROE KMROBERTSON-BECKLEY R.Raising grandchildren from crack-cocaine householdseffects on family and friendship ties of African-American women[J].American Journal of Orthopsychiatry1994641):20-28.

[14]HAYSLIP B,KAMINSKI PL.Grandparents raising their grandchildren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d suggestions for practice[J].Gerontologist2005452):262-269.

[15]NEELY-BARNESSL,GRAFF JCWASHINGTON G.The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of custodial grandparents[J].Health&Social Work2010352):87-97

[16]GOODMAN C,SILVERTSTEIN M.Grandmothers raising grandchildrenethnic and racial differences in well-being among custodial and co-parenting families[J].Journal of Family Issues20062711):1605-1626.

[17]BRUNO ARPINO,VALERIA BORDONE.Does grandpartenting pay offthe effectof child care on grandparents’cognitive functioning[J].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2014762):337-351.

[18]程昭雯,叶徐婧子,陈功.中老年人隔代照顾、居住安排与抑郁状况关联研究[J].人口与发展,20172):70-79.

[19]江川.对隔代抚养的思考[J].老年人,20054):9.

[20]沈卫华.论祖孙关系在幼儿家庭教育中的作用[J].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15):82-87.

[21]孙鹃娟,张航空.中国老年人照顾孙子女的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人口与经济,20134):70-77.

[22]李星.试论单亲家庭隔代教育问题[D].江西师范大学,2005.

[23]卢乐珍.四种隔代教育类型的对比分析[J].家庭教育,200410):9-11.

[24]吴旭辉.隔代教育的利弊及其应对策略[J].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4):111-112.

[25]蒋洪回,冯耀元.农村留守儿童隔代教育的利弊与对策——基于广州从化区鳌头镇的实证考察[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76):19-22.

[26]史小力,吴秀兰.中国式隔代教育利弊之辩[J].萍乡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4):86-89.

[27]卢乐珍.隔代教育: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J].家庭教育,200410):7-8.

[28]李全棉.农村劳动力外流背景下隔代家庭初探——基于江西省波阳县的实地调查[J].市场与人口分析,20046):31-36.

[29]万翼.农村初中隔代监护学生的不良人格特征及教育对策[J].江西教育科研,2004316-17.

[30]黄祥祥.论隔代教育与儿童心理的发展[J].经济与社会发展,20064):203-205.

[31]沈辉香,戚务念.农村留守儿童的成长迫切需要父母的关心[J].当代教育论坛,20055):18-20.

[32]邓长明,陈光虎,石淑华.隔代带养儿童心理行为问题对比分析[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33):196.

[33]宋璐,李树茁.照料留守孙子女对农村老年人养老支持的影响研究[J].人口学刊,20102):35-42.

[34]宋璐,李树茁,李亮.提供孙子女照料对农村老年人心理健康的影响研究[J].人口与发展,20083):10-18.

[35]宋璐,李亮,李树茁.照料孙子女对农村老年人认知功能的影响[J].社会学研究,20136):215-237.

[36]周福林.我国留守老人状况研究[J].西北人口,20061):46-49.

[37]史小力,吴秀兰.中国式隔代教育利弊之辩[J].萍乡学院学报,20134):86-89.

[38]葛国宏,陈传锋,陈丽丽,等.老年人孙辈依赖的现状、特点及其与心理健康的关系[J].心理学报,20124):58-62.

[39]张爱华.农村中年女性的温情策略与家庭关系期待——对河北上村隔代照顾实践的研究[J].妇女研究论丛,20155):19-28.

[40]杨华,欧阳静.阶层分化、代际剥削与农村老年人自杀——对近年中部地区农村老年人自杀现象的分析[J].管理世界,20135):47-63.

[41]陈锋.农村代际剥削的路径与机制[J].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2):49-58.

[42]刘锐.温情脉脉的代际剥削何以可能?——基于河南D村调查[J].中共宁波市委党校学报,20123):62-66.

[43]汪永涛.城市化进程中农村代际关系的变迁[J].南方人口,20131):73-80.

[44]周晓虹.文化反哺:变迁社会中的亲子传承[J].社会学研究,20022):51-66.

[45]黄国桂,杜鹏,陈功.隔代照料对于中国老年人健康的影响探析[J].人口与发展,20166):9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