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农村社会

成都平原区城镇近郊村庄的空心化程度研究

作者:谢 艳 郑循刚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四川农业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8-03-12  浏览次数: 863

【摘 要】【目的】以成都平原区17个近郊空心村的基础调研数据为基础,构建空心化评价指标体系并计算各村空心化程度得分。【方法】采用层次分析法,对17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进行归类和分层。【结果】17个村庄中有3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超过了50%12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在40%50%之间,仅2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在40%以下,88.24%的村庄出现了中度或重度的空心化。【结论】村庄的空心化程度主要体现在经济和人口两个方面,在土地和生态方面的空心化程度相对较小,空心村综合整治亟待全面实施;空心村综合整治时应当考虑各个村庄的实际情况,采取提高土地利用率、加强村庄整体规划、大力发展第二三产业等多种措施相结合。

【关键词】城镇近郊区;空心村;空心化程度;层次分析法;成都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城乡一体化建设的不断推进,我国农村人口非农化转移速度不断加快,农村人口急剧减少,人走房空”[1],土地被大量闲置或废弃,产生了大规模的人口、土地、产业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空心化,即空心村现象[2]。城镇近郊区的空心村由于受到城镇扩张的影响,容易产生环境恶化、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等问题[3],其具有的优势地理位置及资源,导致空心化规模、程度和表现特点与一般农村的空心化不同,在村庄形态、人口结构分布、土地利用状况、房屋利用状况、产业结构以及基础设施等方面存在差异。因此,研究城镇近郊区村庄的空心化程度能发现其存在的问题,总结近郊空心村的特征,进而针对这些问题提出整治建议,以改善空心村的面貌,重新塑造空心村的活力,对空心村的综合整治规划以及村庄调控方向的选择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现有研究村庄空心化问题的文献有很多,但多集中在对于一般农村的空心化特点的总结和归纳上,如刘现强、于超[4]等将空心村的特点总结为人口密度递减、土地利用率低及社会公共服务水平滞后;或者具体分析某一特定区域的空心化特点及成因,如蔡小玲[5]从村民认知、政策法规、土地产出效益等方面解释了义乌市的空心化成因,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措施。有一部分学者专门针对空心化程度进行了评价,但主要针对一般空心村,未区分城镇近郊空心村或远郊空心村,且主要从宅基地利用等土地利用率的角度来评价村庄的空心化程度,缺乏从村庄土地、人口、经济及生态各个方面进行综合评价的研究。因此,本文基于乡村调研的数据,全面考虑了土地、人口、经济、生态等因素对空心化程度的影响,采用层次分析法,对成都平原区城镇近郊17个空心村的空心化程度进行了评价,根据各个空心化评价指标,能更加全面合理地对各村庄的空心化程度进行分类,并为城镇近郊区空心村的综合整治提供建议。

1材料和方法

1.1 研究区域概况

本文研究的城镇近郊区空心村是指位于成都平原区,以成都市为依托,距离最近城市30 km以内的居民聚居区或辐射区。包括成都市天府新区正兴镇官塘村,邛崃市冉义镇英汉村、华为村、斜江村等11个村,新津县兴义镇波尔村及纪碾村,崇州市怀远镇天泉村及德通村和大邑县董场镇祥和村。这些村庄均位于成都平原区,涉及研究区域面积共57.21 km,各村庄距最近城市距离平均约21.8 km;各村都存在一定的土地利用程度低,人口时段性缺失,高学历高技术人才缺乏,二、三产业发展薄弱,基础设施不完善等问题,属于成都平原区较为典型的城镇近郊空心村庄。

本文所使用的数据主要来源于四川省土地统征整理事务中心、各村镇农经年报、成都市基层服务平台、四川省统计局及实地走访调研。通过设置城镇近郊区空心村基本情况调查问卷和城镇近郊区空心村农户情况调查问卷,对成都平原区17个村庄进行了全面的走访调查。共计调研时间近2个月,收回有效问卷897份,基本达到全面综合评价村庄空心化程度的数据要求。

1.2 研究方法

1.2.1 层次分析法简介

基于村庄空心化的特点及成因,本文主要采用层次分析法对村庄的空心化程度进行评价。层次分析法 (AHP) 是美国运筹学家萨迪教授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创立的一种系统分析、综合决策的评价方法[6]。一般包含以下几个步骤: (1) 建立层次结构 (指标体系) ;(2) 构造两两比较判断矩阵;(3) 针对某一个标准,计算各备选元素的权重;(4) 一致性检验。AHP是一种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多目标决策分析方法。

1.2.2 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

考虑到城郊空心村的资源、经济、社会、生态等条件,结合其空心化特点主要在土地、人口、产业和基础设施等方面表现明显,因此本文决定从土地、人口、经济和生态4个方面来评价村庄的综合空心化程度,每个方面运用不同的指标进行解释,评价体系如表1所示[7-11]

土地空心化方面,本文主要从村庄的建设用地废弃率、宅基地废弃率和人均村庄土地面积3个角度来解释,与村庄的空心化程度正相关,废弃率及人均占有土地面积越大,村庄的土地待整治潜力越大,空心化程度越高。

人口空心化方面,本文主要从村庄人口的外出情况、分散程度、年龄结构和等角度来解释,共包含4个指标。村庄的人口外出比率越高,会导致村庄的人口空心化程度越高,进而加剧村庄的土地、房屋、基础设施的空心化程度;而人口分布越集中,村内中青年占比越高,村内的非农人口越多,则村庄的空心化程度会降低。

经济空心化方面,本文主要从村庄的经济结构、村民的收入水平和产业从业率来解释,共包含3个指标。村庄的第一产业从业率越高,则村内务农人员越多,村庄的产业结构发展不平衡,村民收入水平低下,影响村庄经济的发展和村民的生活水平,反映出村庄在经济上的空心化程度。

1 城镇近郊区村庄空心化评价指标体系Table1 Th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hollow villages in the suburbs of cities and towns

生态空心化方面,本文主要从村庄的生活宜居度、农地待复垦率、污水处理率及垃圾处理率5个角度来解释,农地待复垦率越高,村庄的待整治农地越多,体现土地的空心化,而生活宜居度的高低与垃圾和污水的处理率高低直接关系到村庄在基础生产生活设施方面的空心化,与空心化程度负相关。

1.2.3 指标权重的确定

在咨询了土地资源管理方面的专家后并结合相关政策制度文件资料,本文确定了4个准则层的权重及各具体指标的权重,并通过了一致性检验,具体权重如表2所示。

本文运用层次分析法构建了城镇近郊区空心化评价体系后,根据调研计算的各村指标值,并通过查询统计局、国土资源管理局等网站,咨询土地资源方面的专家等,确定每个指标的参考范围,再结合各指标权重,根据其参考范围和指标性质计算各村的空心化程度得分。具体计算公式如下:

式中,Xi为正向指标所具有的数据,Xj为负向指标所具有的数据,Xmax为指标系列中的最大值,Xmin为指标系列中的最小值。

各村的空心化程度/%=指标得分/100,用百分比表示村庄的空心化程度。

2研究结果分析

2.1 村庄空心化程度分层

经过计算,成都平原区城镇近郊17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如下表3所示。17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平均达44.67%,整体属于中度空心化。华会村、共富村和延贡村的空心化程度达到了50%以上,属于重度空心化;天泉村、白玉村、官塘村等12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在40%~50%之间,属于中度空心化;祥和村和斜江村的空心化程度在30%~40%之间,属于轻度空心化。

2 城镇近郊区村庄空心化程度评价体系指标权重Table2 Index weight of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village level in urban suburb

3 17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Table 3 The degree of hollow about 17 villages

2.2 各层次空心村庄的空心化特点

4是整理了各村庄的基础指标后,分别得出的重度、中度和轻度空心化村庄各自的平均指标值,根据这些指标值的高低就能分析出各程度空心村的空心化特点和主要影响因素,分析这些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及影响因素能为之后各村提出整治建议和对策提供依据。

重度空心化村庄中,村庄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53.05%,土地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8.11%,人口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21.11%,经济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12.47%,生态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11.36%。这3个村庄中,宅基地空废置率平均达4.76%,人口常年外出比率都超过了30%,村庄的第二、三产业占比不到15%,第一产业从业率平均达37.90%,平均的生活宜居度仅25.93%,说明3个村庄分别在土地、人口、经济和生态方面存在空心化,主要体现为村庄宅基地的闲置和废弃,人口常年外出导致村庄人口的缺失,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生活生态环境的不完善。

中度空心化村庄中,村庄的平均化空心化程度为44.40%,土地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9.7%,人口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11.21%,经济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12.64%,生态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10.86%。其中,天泉村的空心化程度最高,为48.68%;英汉村的空心化程度最低,为40.79%。在这12个村庄中,平均建设用地废弃率仅为0.94%,但宅基地空废置率平均为4.24%,说明村庄土地的空心化主要体现在宅基地的空置、闲置和废弃上,在建设用地的未高效利用上表现不明显。而每个村庄平均的村民人数仅为33人,说明人口的空心化主要表现为人口布局的分散,村民居住不集中,村庄的人口集约度太低。同时,村庄二、三产业占比平均仅为14.73%,村庄的第一产业从业率人数接近40%,说明村庄的二、三产业发展较为薄弱,经济结构发展失衡,存在经济方面的空心化。村庄的生活宜居度和垃圾处理率均不到30%,村内的基础生活生产设施不完善,存在生态方面的空心。

4 各程度空心化村庄的指标值情况Table4 Index values of various degrees of hollow villages

轻度空心化的两个村庄中,平均的空心化程度为33.75%,土地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6.6%,人口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6.49%,经济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11.01%,生态的平均空心化程度为9.65%4个方面的空心化程度都比中度和重度的空心村低很多,斜江村和祥和村的建设用地废弃率及宅基地空废置率分别仅为0.39%4.61%,几乎不存在建设用地的废弃现象,只存在较小规模的空 (闲) 废置宅基地,村内的土地利用相对较高,土地空心化程度较低;而两个村庄的人口外出比率平均为14.5%,村内的中青年人口达总人口的60%以上,不存在较为明显的人口空心化;两个村庄的二、三产业占比为31%,村庄的第一产业占比相对较大,存在经济上一定程度的空心化。两个村庄的污水处理率和垃圾处理率平均仅为21%,生活宜居度水平仅为33.33%,生态生活环境亟待改善,存在一定程度的生态空心化。

3结论与建议

3.1 结论

1) 成都平原区城镇近郊村庄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空心化现象,空心村综合整治亟待全面实施。调研数据显示,17个村庄中有3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超过了50%12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在40%~50%之间,仅2个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在40%以下,88.24%的村庄出现了中度或重度的空心化,若要实现《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 (2014—2020年) 》的新目标,城镇近郊区空心村的综合整治任务还比较艰巨。全国尚未实现全面有效的村庄整治政策和文件,各地标准不一,整治重点不同,综合性的指导文件缺乏。就成都平原而言,有关政府应当积极重视城郊区空心村存在的问题,出台相关整治政策措施,以指导村庄的整治更为有效合理。

2) 成都平原区城镇近郊村庄的空心化程度相对较为严峻,但主要体现在经济和人口两个方面,在土地和生态方面的空心化程度较小且不具有普遍代表性。17个村庄平均的空心化程度为44.67%,平均的经济空心化程度和人口空心化程度分别为12.28%13.17%,土地空心化程度和生态空心化程度略低。各村的建设用地废弃率和宅基地空废置率都相对较低,而由于邻近城镇,更多的村民愿意到城镇或邻近城镇就业或生活,导致城郊区村庄出现特有的人口缺失;同时,因为靠近城镇,村庄的总体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但成都城郊村庄多以蔬菜、水果种植基地和农家乐等城郊旅游产业为主,其第二产业发展较为薄弱,因此存在一定的经济空心化。村内的基础生产生活设施比一般空心村的要好,村庄的总体吸引力较一般空心村强。如果经过合理的整治,城镇近郊区空心村必定更加繁荣规范发展,其综合生活生产环境的改善将是城镇化扩张和新农村建设的良好印证。

3.2 建议

1) 城镇近郊区村庄的空心化程度、特点、表现重点不一,应根据村庄的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整治措施。

对于主要体现在土地空心化方面的空心村庄,包含天泉村、斜江村、白玉村、祥和村、德通村、波尔村、纪碾村,应当将整治重点放在土地利用率的提高上,加大村庄建设用地和宅基地的节约集约程度。充分利用闲置、废弃的宅基地或建设用地弥补新建宅基地或基础生产生活设施用地的需求,以实现空 (闲) 置、废弃宅基地和建设用地的高效利用。

对于主要体现在生态空心化方面的空心村庄,包含园林村、延贡村、英汉村、新民村、九龙村、石子村,应当加强村庄的整体规划,考虑十八大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和新型城镇化的要求,将生活的宜居度和生态的山清水秀相结合,为村民改善生产生活环境的同时尊重自然,做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提高村民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感,实现村庄的可持续发展[12]

对于经济和人口空心化方面的空心村庄,包含官塘村、火星村、华会村、共富村,应当积极利用城镇近郊优势的地理位置和资源,积极发展第二、三产业,将村庄经济的发展和城镇消费需求相结合,如建设城郊旅游村庄,发展城郊农家乐和蔬果采摘园等,一方面拉动村庄的经济水平,一方面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吸引更多的劳动力和技术人才,以缓解村庄的经济和人口的空心化。

2) 城镇近郊区村庄的空心化程度受人口、土地、产业、社会服务、基础设施等多方面的影响,成因复杂多样,因此在整治时应当运用综合的整治手段。既要考虑土地浪费问题如何解决,又要保证耕地的粮食产量,还要考虑城郊村社会管理的民主与经济成本,控制村庄经济的合理增长与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契合等,真正实现村庄的生产发展、生活富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13]


参考文献

[1]刘彦随,刘玉,翟荣新.中国农村空心化的地理学研究与整治实践[J].地理学报,200964 10) :1193-1202.

[2]刘彦随.中国乡村发展研究报告[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7-14.

[3]吴开松,张雄.民族八省区城镇化发展质量研究[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26 6) :148-154.

[4]刘现强,于超,刘琪,等“.空心村现象特点、成因及对策研究:以河北省某县为例[J].经济师,201312 12) :128-129.

[5]蔡小玲.城乡一体化背景下的义乌市空心村现象的原因分析及治理措施[J].安徽农业科学,201212 12) :7246-7249.

[6]陈科,郑循刚,龚碧凯.成都市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变化及驱动力分析[J].安徽农业科学,200937 18) :8722-8724.

[7]李南洁,姜树辉.村镇土地节约和集约利用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南方农业,20082 3) :69-71.

[8]魏洪斌,廖和平.农村居民点土地集约利用评价研究:以重庆市开县为例[J].中国农学通报,201127 11) :181-186.

[9]王介勇,刘彦随,陈秧分.农村空心化程度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基于山东省村庄调查数据[J].自然资源学报,201328 1) :10-18.

[10]沈彦,刘明亮,雷志刚.土地节约与集约利用评价研究:以湖南省为例[J].云南地理环境研究,200719 4) :33-38.

[11]唐娟,张安明,李宏伟.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后评估的指标体系构建[J].中国农学通报,201228 2) :229-233.

[12]宇林军,孙大帅,张定祥,等.基于农户调研的中国农村居民点空心化程度研究[J].地理科学,20167 7) :1043-1049.

[13]甘灿业.城镇化背景下农村空心化问题研究[J].四川行政学院学报,20136 6) :4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