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民族地区研究

新时期南方少数民族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实证探析——以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为例

作者:杜倩萍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18-04-02  浏览次数: 743

【摘 要】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是维系多民族国家统一完整的重要因素,也是民族学、社会学、政治学、心理学等学科领域研究的重要命题。深入探讨民族认同与囯家认同的辩证关系,积极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于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及族际和谐皆有重大意义。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相关调研数据有助于了解少数民族对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及民族关系的基本看法,以便相关部门更好地釆取相应措施,促进民族团结,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关键词】民族认同;国家认同;中华民族共同体;毛南族;壮族;汉族


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长远和根本的是增强文化认同,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是官方文件中首次明确使用“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提法[1]。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既是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更是对中华民族这个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的认同。这不仅丰富和提升了“中华民族”概念内涵,而且也是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基础上的发展。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学术界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本文拟在简述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内涵及特色的基础上,运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相关调研数据,剖析在现实生活中少数民族各阶层人们是怎样看待两者先后顺序及关系,探讨如何克服消极因素,进一步正确处理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积极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中华民族向心力及凝聚力。

一、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的基本内涵

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既有差异,又是辩证统一,是维系多民族国家统一完整的重要因素。“认同(Identity)”一词最早为心理学术语,后学者将其引入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可理解为一种对所谓“归属(Belongingness)”的情感。从民族学角度而言,一般认为是相对于“他者”存在而确立的自我边界。美国学者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就曾提出:“任何层面上的认同,只能在与‘其他’——与其他人、部落或文明——的关系来界定。”[2]民族认同(NationalEthnic Idenity),亦可理解为“民族归属感”。是社会成员“对自己民族归属的认知和感情依附”[3]

我国民族认同应该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同一民族内部的认同,另一方面是对中华民族的整体认同。国家认同(National Identity),主要属于政治概念范畴。国家是内含制度、文化、民族血缘关系的共同体,除了以历史上形成的领土、人口等自然因素为表征外,还是政治与法律及历史与文化共同体的表征,集领土、人口、主权、文化于一体。现代国家日益承担发展生产力、组织或促进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环境建设等任务。在当今国际社会中,一个国家要立足于世界之林,必须得到本国国民和国际社会的认同。国家认同具体内容可归纳为两方面,一则是国家公民对自己归属哪个国家的认知,即心理归属性认同;二则是公民对该国政权系统的认同,包括其所构成的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等要素的评价及情感,为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的升华,也即“政治取向性”或“赞同性国家认同”[4]

我国很早就是统一多民族国家,中间虽曾经历分裂割据时期,但大一统是总的发展趋势。在社会主义中国,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理应和谐共生,互为依存,但也要看到互相博弈的一面。若处理失当,隐藏的消极因素发展至极端,就有可能导致“民族分离主义”的滋生。因此,深入民族地区真切了解各阶层民众对两者关系的看法并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提升民众的国家认同感及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非常必要的。

二、从相关调研数据看环江县民众对民族与国家认同的看法

在涉及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的议题时,许多学者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到民族问题和民族矛盾比较突出的地区,对于没有过多民族冲突的地区并不太重视。但综观国内民族地区的形势,毕竟有极端事件的地区属于少数,大多是像本研究调查点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这样,平时民族问题不突出,但也存在一些影响国家认同和民族团结的消极因素。对这类民族地区的问题进行调研和分析,同样对维护国家安全和民族团结有重要意义。

笔者在文中引用的分析数据来源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主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重大课题“21世纪初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调查”之子课题,即2016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所做的家庭问卷抽样调查。共回收样本421份,整理录入后,由笔者使用spss软件进行梳理统计列表分析。文中主要选取其中有关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及民族关系等问题的数据进行评析。

(一)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概况及调研对象基本情况。

1.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概况。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北部,距广西首府南宁市约331公里。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成立于19871124日,县政府驻思恩镇,下辖12个乡镇、148个行政村(社区),居住着毛南、壮、汉、苗、瑶、侗、水、回、黎、满、彝、仫佬、布依等十余个民族,总人口据近年来当地有关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为37.82万人。其中壮族人口有25万余人,占全县人口70%左右。环江县是全国唯一的毛南族自治县。毛南族总人口为10万余人,而环江县就有5.8万余人,占全县总人口14.38%

2.调研对象基本情况。

调查对象共为421人,其中男性受访者样本为223人,女性样本为198人。户籍状况为:农业户口为317人,占75.5%,非农业户口103人,占24.5%。民族比例为:壮族受访者最多,为332人,占79.6%;毛南族受访者为68人,占16.3%;汉族受访者为13人,占3.1%;苗族、布依族、瑶族、水族受访者各一人,各占0.2%。年龄分层为:18岁及以下占受访者比例2.2%19岁至30岁的受访者占22.9%31-45岁受访者比例最高,达32.1%,其次是4660岁的受访者,占29.4%61岁及以上受访者为13.4%。受教育状况为:在受访者中未上过学的占4%,受过小学教育的占23.1%,受过初中教育的占36.4%,接受过高中、中专、职高教育的占18.7%,大学专科、本科的共占18.1%,研究生以上的有1名,占0.2%。宗教信仰状况:大部分受访者无明显宗教信仰,占98.1%,有民间信仰者占1.2%,其他信仰者占0.2%。职业分布为:被访者中从事农牧业的最多,占48.4%,从事商业服务业的占11%,公务员和领导干部各占1%,企事业管理人员占1%,技术人员占0.2%,两种以上职业身份的占1.2%,其他职业的占34.1%。这里有两点需要说明,一是收回的样本是421份,但部分受访者并没有回答全部问题,因此在样本总量一栏中各表存在不一致。二是本次调研中苗、布依、瑶、水族分别只有一个样本,虽列在表上,但代表性有限。

(二)受访者对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的看法。

1.对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看法。

根据表1数据可见,无论从民族维度还是城乡维度,环江县超过80%的受访者认定先中华民族(中国人)后本民族这个顺序,也即国家认同在先,民族认同随后。说明在当地受访者的国家意识较为强烈。无论哪个民族,住在城市或乡村,认同国家是第一位(或首先想到自己是中国人)的占绝大多数。

2.受访者对民族身份与地域身份的态度。

2数据表明,约有57.32%的当地受访者认为民族身份和地域身份一样重要。有23.9%的受访者更认同本地人身份,超过更注重民族身份的18.78%。其中汉族对于民族身份的认同更为淡薄。相对来说,壮族对于民族身份认同较为重视,为20.8%。但总体来说,当地受访者更注重地域认同而非民族认同。这说明各民族经过错居杂处,相互交往,彼此之间的隔阂及差异性逐渐淡化,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日趋增强。




3.受访者族际的通婚情况。

根据表3数据可见,随着社会的发展,当地各族民众的通婚更趋普遍,无论哪个民族兄弟姐妹辈的跨族通婚都比父母辈的跨族通婚要高很多。汉族中兄弟姐妹辈中有与外族通婚的高达76.9%,壮族较低,仅为44.44%。从城乡维度上看,非农业人口比农业人口对跨族通婚抱有更加开放的态度。族际通婚日益频繁,有利于民族间文化认同和交融。



4.受访者对民族关系变化情况的评价。

调查数据显示,从总的趋势上说,各民族受访者对于全国民族关系总体向好的趋势都非常赞同。从民族维度上看,壮族和毛南族认为现阶段民族关系好的分别为91.1%90.8%,而汉族认为现阶段民族关系好的为83.3%,均好于改革开放前。从城乡维度上看,农业人口比非农业人口更看好全国的民族关系。受访者对本地的民族关系看法与全国的看法基本一致,认为民族关系好的甚至高达91.4%。民族关系日趋密切,对民族与国家认同都是有所裨益的。

三、关于克服消极因素、深化国家认同的几点思考

根据以上数据,可看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诸族受访者的国家认同感较为强烈,但在调研中,也发现一些影响国家认同的消极因素。例如,受访者对当地经济发展速度、基础设施建设、生活水平提高、传统民族文化保护及弘扬等方面的满意度较低。如果这些方面不及时改进,迎头赶上,有可能会影响民众认同感的强度和持久性。因此,必须针对问题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决,防患于未然。

(一)加速经济发展,提升民众福祉,为国家认同感奠定坚实基础。

近年来,尽管环江县在党的民族政策指引下,经过各族人民的共同奋斗,社会经济得到较快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一定提高,但其仍未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全县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基础设施较为薄弱,仍以农牧业为主,商业为辅,制造业非常少。

调查数据显示,只有5.4%的被访者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为上或中上。而超过50%受访者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为中等,超过40%的被访者认为是中下或下。总的来看,非农业户口的受访者一般比农业户口的评价高。从民族维度上来看,汉族和毛南族被访者中没有人将自己生活水平的评价为上和中上,而壮族也仅有6.7%认为自己的生活水平为上和中上。由此可见,环江县的居民对自己的经济生活水平评价不高,对当地整体的经济发展状况并不十分满意。

而在民族社会经济发展中,资源开发和保护传统文化两者之间有时也会产生一定矛盾。那么,环江县受访者对此又是如何看待的呢?调查对象中,认为应发展经济的与认为应优先保护民族文化的比例基本一致,分别为46.4%43.4%。因此,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必须注意使资源开发和传统文化保护相得益彰,平衡发展。否则,将会影响经济发展和民族文化认同。

为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一方面需靠国家政策倾斜和中东部地区的对口支援,加大经济方面的扶持力度,精确扶贫,精确脱贫。另一方面,要变“输血”为“造血”,建立自我发展机制,充分调动本地区各民族积极性和创造力,发挥地大物博自然资源丰富的优势,加强各项产业的发展,为当地居民提供更多就业机会,提高居民收入水平。通过创新社会治理,提高经济水平,提升民众的获得感和满意度,从而增进民众的国家认同感。

(二)加强民族传统文化保护,促进各民族文化交流,构筑各族共有的精神家园。

中华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是在历史发展长河中逐渐形成的,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的交流合作、彼此借鉴、相互汲取,始终是中华文化发展变迁的主旋律。文化认同是民族认同、国家认同的重要基础。

在调研中,发现环江县少数民族对汉语普通话及汉字的掌握程度较高。但在日常生活中,还是愿意用本族语进行交谈。这表明受访者对民族语言十分珍惜,并保护得较好,不过与此同时各族间交流并不充分。

调查数据显示,普通话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率不高,大约58.2%的被访者更愿意使用本族语或普通话方言,大约20.6%被访者认为本族语和汉语方言同等重要。从城乡维度上看,非农业人口比农业人口的普通话使用率高。从民族维度上看,汉族使用普通话率最高,占63.6%,而壮族和毛南族仅有低于20%的人使用普通话,大约20%左右者同时使用本族语和汉语方言,这说明,各族群众之间的交流存在一定障碍。

调查发现,受访者了解和学习本民族文化主要通过手机、广播电视及人际交流等渠道。从民族维度来看,壮族和毛南族受访者选择基本一致,学习传统文化的渠道更倾向于广播电视和人际交流。而汉族获取信息的渠道主要是手机,这说明壮族和毛南族更倾向于面对面与人交往来获取相应的资讯。值得深思的是,在影响受访者学习本民族以及其他民族文化过程中,学校和社区教育似乎未起到应有的作用,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今后需进一步落实有关民族政策,釆取有效措施,充分发挥学校与社区等的桥梁作用,继承、保护、发展各民族独特的文化和语言。与此同时,由于环江县少数民族对汉语普通话及汉字掌握程度较高,可以利用多种渠道、创造各种机会,促进不同民族文化的交流、融汇、创新。加强各族的中华民族文化认同,巩固平等、团结、和谐的民族关系,构筑各族共有的精神家园,从而为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奠定坚实基础,使其向更深层次发展。

(三)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积极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当今世界各国,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不同程度地面临全球化或各种分离势力的挑战,这就需要千方百计地增强民众归属自己国家的身份感(即国家认同),进一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爱国主义在新时期的基本内涵包括以下三点:保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的独立和主权,反对侵略;热爱祖国,为推动祖国的进步、繁荣及创新、丰富中华民族物质与精神文明作出贡献。面对国内外新形势,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更需要继承和发扬维护祖国统一及民族团结、反对分裂的优良传统。为此,要采用各种措施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强调维护民族和国家的整体利益,使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和谐共生,辩证统一。同时,引导各族民众进一步增强对我国国家体制、政治制度、基本政策、道路选择等的认同,并将这种民族与国家认同感转化为建设和保卫国家的责任心及实际行动,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参考文献:

[1]杨鹍飞.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的理论与实践[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1.

[2]萨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M].周琪,等,译.北京:新华出版社,1996134.

[3]王希恩.民族认同与民族意识[J].民族研究,19956.

[4]肖滨.两种公民身份与国家认同的双元结构[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