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者文库 > 学者文章

2016国际民粹事件为什么“扎堆”出现

作者:程同顺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人民论坛  发布时间:2018-04-17  浏览次数: 1824

【摘 要】当前西方民粹主义政党和政治家的快速发展,与现代信息工具的使用大有关系。信息技术的进步和信息手段的大众化,为民粹的成长和蔓延提供了便利条件,不仅可以方便快捷地制造民粹议题,而且还可以快速传播和放大信息,为具有极端主义色彩的民粹思潮推波助澜。

【关键词】民粹;新动向;信息化;大众化;


民粹思潮泛滥正越来越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普遍现实。由于其经常打着人民的旗号,声称代表民意,因而能够获得某种程度的道德至高点和政治合法性,进而能够绑架公共舆论和公共权力,产生不可预测甚至灾难性的政治后果。

2016年,三件具有民粹特征的“黑天鹅”事件受到人们的特别关注,它们分别是: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意外成功,11月8日经常发表极端言论的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12月4日意大利修宪公投在世人的关注下黯然失败。近一段时期,世界上的民粹现象为什么会集中发生,它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民粹能否有效地反映民意,其政治合法性是否真的无懈可击?只有全面揭示民粹和民意之间的真实关系,才有助于我们认识民粹的本来面目。

当前民粹思潮泛滥的新土壤:普通民众产生的失落感、民主政治的机能失调

民粹并不自我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是民粹,相反,它往往标榜自己代表民意,是人民利益的代表者和人民意愿的表达者。历次民粹主义运动莫不如此,最近在欧美国家和拉美地区活跃的民粹主义也不例外,甚至美国的茶党不惜采取宗教宣传方式将自己标榜为人民利益的代言人,意大利的北方联盟、法国的国民阵线、丹麦的人民党和荷兰的自由党等新民粹色彩的政党始终将“人民至上”作为自己的一面旗帜。民粹主义者认为,现代民主政治已经远远背离了人民的利益,其产生的公共政策越来越倾向于维护政府高官和富有阶级等社会上层的利益,因而应该代表人民并带领人民打破原有的政治秩序,改革利益分配机制。换言之,人民生活越来越艰难,安全感不断下降,而以代议制为主要特征的民主政治对此又无能为力,因而需要民粹担当起救民于水火的重任。

由于民粹思潮一般发生在社会转型的危难之际,因而确实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民意,甚至推动与民众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议题进入政治议程,促进公共政策的公平化,推进政治和经济的合理化改革。民粹对社会不满的批判和对主要矛盾的聚焦,可以推动各国政府了解民众的诉求并解决相关问题。而且,民粹的产生和存在对各国政府来说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体制外监督,是确保现代民主政治保持活力并持续关注民意的外在补充机制。如“五星运动”近年在意大利政治中的异军突起,与其提出的水资源公共化、可持续交通、发展、环保主义和直接选举等理念的正义性和进步性是密切相关的。再如,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的党内预选过程中,特朗普和桑德斯就分别代表了美国社会中右翼和左翼的民粹力量。这次左、右翼民粹的共振运动就使得美国长期存在的经济不平等、全球化、移民政策和海外干预等亟待解决的一系列问题凸现出来,成功地把这些问题带入了主流政治议程,并且有可能成为两大政党必须正视的政策议题。

今天,民粹思潮不仅在发展中国家成长壮大,而且也在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迅速蔓延。这是因为当今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时代虽然是人类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时期之一,但是增长成果在不同国家以及同一国家的不同群体之间分配是不均衡的。尤其是在经历金融海啸和经受债务危机的背景下,欧美发达国家的普通民众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社会不公,原有的社会福利正在迅速缩水,他们正在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和发展压力,因此声称代表他们的利益并帮助他们发泄不满的民粹就有了空前的市场。如2016年6月英国公投脱欧的意外成功,正是由于不少英国民众感受到他们的就业机会和社会福利正在被来自欧盟新成员国的移民不断稀释,而欧盟强行摊派给英国接受中东难民的配额更使他们心生恐惧,因而在民粹主义政客的鼓动之下,他们便投下了赞同脱离欧盟的一票。2016年12月意大利修宪公投的失败,也是由于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年轻人难以找到工作和持续涌入的移民等因素,激化了意大利的社会矛盾,使普通民众心生不满而导致的结果。

现代西方民主政治在社会发展的正常状态下是卓有成效的,但是当社会面临发展困境,而普通民众又存在意见分歧时,西方的民主政治往往办法不多,就会出现机能失调,动不动便祭出“全民公投”的法宝。西方普遍认为,全民公决是全体成年公民的直接民主决策,能最全面、直接地反映和代表民意,因而也具有最高的政治合法性。但是对于相关政治议题,普通民众和政治家可能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政治家和专业人士对相关议题非常清楚,而普通民众则可能并不具备必要的知识和信息,无法为高度复杂的国家利益选择最佳方案。但公投所具有的至高合法性,使其结果无论对错,都无法更改。从民主的政治价值来说,目前尚未找到推翻公投结果的理论和方法。因此,如果公投的结果是正确的,大家皆大欢喜,赞美民主的力量和价值;但是,即使公投的结果被事实和历史证明是错误的,那也只能由全体公民一起承担后果。

民粹思潮扩大影响的新手段:当信息手段大众化时,民意就成为可以被不断制造的产品

民粹思潮虽然声称代表民意,反映人民的利益诉求,但是民粹语境下的人民并非普遍性地指代所有人,而是专有特指。民粹把社会上占据经济财富较多的商人、掌握公共权力的官员以及掌握专门知识和技术的专业人士等社会精英一律排除在人民的范围之外,而不论这些人是否是追求社会公平的社会中坚力量、良知阶层或正义之士。也就是说,民粹特意挑选草根阶层和弱势群体等部分人民作为人民的全部,实际上这既非全部民意,也非多数民意。而且这种界定人民的方法还会带来排斥性和对抗性的政治后果,造成政治动荡和社会不和谐。

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当今世界,网络的普及,尤其是微博、微信、脸书、推特等自媒体的发展,为民粹的传播提供了快捷而便利的条件。而信息手段的平民化、普及化和便捷化,使民意变成了可以经由各种信息平台任意制造和放大的产品。在通过信息平台制造民意的过程中,意见领袖和网络水军起到了操纵民意并推波助澜的作用。有些网络公关公司还会使用作弊的程序或软件,在一个客户端同时登录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账号,共同完成同一炒作任务,这就使得特定的议题被指数级地无限放大,在不同的信息平台上汹涌澎湃,给人一种民意滔天、势不可挡的感觉。当民粹遭遇信息手段的大众化时,民意就成了一种可以被制造的产品,民粹所代表的民意就需要被架在火上好好地烤一烤了。

当前西方民粹主义政党和政治家的快速发展,与现代信息工具的使用大有关系。如意大利近年来迅速崛起的非传统政党“五星运动”,2009年10月才成立,2013年就成为意大利议会下院的第一大党。其迅速成功的经验,一是其反传统的政治理念,二是由于其擅长通过街头演讲、微博、脸书等形式进行联络、宣传和开展活动。2016年12月4日深夜,修宪公投失败的消息一经确认,另一个民粹主义政党——北方联盟的主席萨尔维尼就在自己的脸书上高调庆祝总理伦齐的失败:“拜拜了,伦齐!”而2016年11月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一位“推特达人”,他对于互联网的使用比其他竞选人都要好得多,这也是他获胜的重要原因之一。特朗普于2009年3月18日创立自己的推特账号,到2016年5月12日,特朗普共发出推文3万余条,其粉丝数量已经突破800万。他经常发布一些具有争议性或具有极端言论的推文来挑动支持者的民粹情绪,而那些行动力极强的铁杆粉丝,会立即为特朗普的争议性言论辩护,不断转发传播,这就更加拉抬了他的声势。

总之,信息技术的进步和信息手段的大众化为民粹的成长和蔓延提供了便利条件。不仅可以方便地制造民粹议题,而且还可以快速传播和放大信息,为具有极端主义色彩的民粹思潮推波助澜。

民粹思潮下潜伏的危机:虽然刻意迎合民众的心理期盼,但是从长远来看却会损害人民的利益

由于社会转型期社会不公加剧,民众的不满和不安情绪加重,因此民粹对于社会现实的批判挞伐往往是有针对性的,而且比较真实准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民意。但是对于如何解决社会转型期产生的社会不公、民生疾苦等问题,民粹开出的药方经常是只顾眼前痛快而缺乏理性思考,因而民粹反映的民意即使是真实的,也大多是缺乏长远考虑的,还会反过来损害民众的利益。

民粹的特点决定了其只能如此。对于民粹来说,只有简单明了的口号和快速见效的措施,才能快速满足人民的心理渴望和利益要求,才能够赢得民众的支持和参与,才能够获取政治合法性和生命力。复杂的长远考虑满足不了当下的要求,因而也就被排除出了民粹的议事日程。如民粹主义提出的贸易保护、劫富济贫、孤立主义等政策方案,实行起来很简洁方便,甚至在短期内还会有一定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却是不利于国家发展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会导致跨国贸易和投资的萎缩,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和效率。用简单粗暴的手段缩小收入差距,容易引发资本外流和投资下降,而普通民众和精英阶层的矛盾也会更加恶化而导致社会动荡。

当然,要扩大和巩固人民的支持,见效更快的办法就是兑现提高人民工资和增加福利的承诺。20世纪90年代以来,实施民粹政策的拉美国家,大多不顾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负担能力,盲目扩大社会福利,不仅造成福利超载而无法持续,而且还引发了新一轮的社会政治动荡。由于民粹式的福利政策与经济发展水平严重脱节,引发了这些国家大规模的财政赤字和债务危机,造成社会福利和经济增长双双落入深不可测的陷阱。如阿根廷,当社会经济不景气时,政府为了稳定政权和刺激经济,就开始实施提高工人工资的措施。但随着财政支出的不断扩大,政府只能通过增加货币发行和提高税收来平衡财政赤字。这就会导致通货膨胀和工人的实际收入下降,造成新一轮的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这样的悲剧已经在那些推行民粹政策的国家不断重演,而2016年最悲惨的典型莫过于委内瑞拉。

时任总统查韦斯从2003年起在委内瑞拉推行的名目繁多的社会计划,虽然在短期内能够改善低收入者的处境,但其负面效应也非常明显——低收入群体不思进取,高度依赖政府的馈赠。而更加糟糕的是,要想持续获得低收入群体的支持,政府还必须不断维持并扩大这些社会福利。到现在,其不可持续的问题已经开始显现了。自2014年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下降以来,委内瑞拉以前那些有民粹主义色彩的公共政策所产生的不良后果就越来越明显了:食物和药品出现了短缺,生活日用品供应不足,而通货膨胀却一路走高。2015年,其通货膨胀率达到了创纪录的275%,2016年更加严重,估计会达到720%。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总统马杜罗在2016年1月15日宣布国家进入经济紧急状态,但是局势仍然继续恶化。到5月13日晚,总统马杜罗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并再次延长2016年1月以来实行的经济紧急状态。截至9月15日,委内瑞拉2016年以来已经第四次延长“经济紧急状态”。

民粹思潮一方面刻意迎合民众的心理期盼,另一方面还会为民众提供非常诱人的眼前利益。从短期来看,民粹解决了民众的困苦,提高了民众的福利,似乎反映了民意;但是从长远来说,这些政策却会损害人民的根本利益。

民粹思潮的当下动向:打着民意的旗号,被居心叵测之人选择性地利用

民粹思潮之所以总要打着人民的旗号,声称代表民意,是因为在现代的民主政治环境下,民意具有极高的政治合法性,政府、政党、媒体和个人都不能无视民意。这实际上使现代民主政治陷入了一个对民主和民意盲目迷信的误区。其实,对于民意也应该有正确认识,民意也不都是对的,甚至民意和民粹一样,都可以成为别有用心者利用的手段和工具。

由于现代国家规模的扩大和现代社会的高度复杂性,很多与民众利益密切相关的政策议题需要专门的知识和信息进行分辨判断。虽然我们不能怀疑普通民众的知识水平和判断能力,更不能因此而剥夺他们对公共政策的表达或参与权,但是由于不同的民众对于同一政策议题存在着利益相关性不对称、关注度不对称以及信息和知识不对称等障碍,容易造成不同民众对同一政策议题做出的选择能够体现出来的民意的真实性和有效性相去甚远,而这个问题却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制度和科学技术无法测算和解决的。2016年6月24日进行的英国脱欧公投,就非常生动地说明了这一问题。此次公投的投票率为72.2%,参加公投的人当中,有51.89%赞同脱欧,于是英国公投脱欧就成功了!可事实是,那些没有参加公投的人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想当然地认为,无论怎样折腾,公投脱欧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因而没有必要参加公投。而那些在公投中投了赞同票的人当中,还有好多人连欧盟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是在英国公投“脱欧”成功后,才在互联网上得知欧盟的“庐山真面目”。正因为民意在复杂的现代社会具有这样的特点,所以它和民粹一样也有可能被居心叵测的人所利用。民意可以被人为地制造和放大,也可以被蓄意地扭曲和掩藏,还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被人选择性地拿出来利用。

2017年,还有很多国家面临选举的大考,民粹主义将会受到围剿,还是更加壮大,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民粹也好,还是民意也罢,它们从来就不单纯,而且还会经常被人利用。


参考文献:

[1]程同顺:《欧盟的向心力缘何下降》,《人民论坛》,2016年第20期。

[2]程同顺、杨倩译编:《民粹动员:一种研究民粹主义的新方法》,《湖北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2期。

[3]林伯海:《2014国外民粹主义新趋势:民粹主义给全球治理带来巨大纷扰》,《人民论坛》,2015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