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海外农村研究

美国农村创业创新环境建设及其启示

作者:陶承浩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发布时间:2018-05-19  浏览次数: 833

美国创业革命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左右,已有20多年之久。发展至今,美国已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超过95%的财富都是形成于最近二三十年,并且其在创业硬件、创业资本环境以及创业内在机制建设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在农村创业创新环境建设方面的经验,对于我国农村“双创”环境的构建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美国农村创业创新的相关政策

中小企业数量占据全美企业总数的99%。美国农村地区创建的企业多为小规模企业,这些企业为增加农村地区就业,促进农村经济发展与稳定做出不小贡献。为了鼓励农村小企业的发展,美国政府营造出良好的农村创业创新环境,为农村地区的小企业提供多方面支持。具体来说,美国农村创业创新环境建设的经验如下:

(一)美国的农村、农业信息化

信息密切影响创业者的行为选择,畅通的信息节约了创业成本。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成为信息主要传播方式,并逐渐影响到农村与外界的交流。美国政府注重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截至2010年,已有57%的美国农村家庭拥有宽带连接,美国互联网农民用户已占农民总数一半以上。同时,美国政府每年投资约15亿美元用于农业、农村信息网络建设,已建立起比较健全、完善、规范的农业、农村信息服务体系,形成了以互联网为主要途径的农村、农业信息传播模式。美国已建成农业部及其所属五大信息机构在内的农业信息网(包括国家、州、地区三级)和世界最大的农业计算机网络系统AGNET,农民足不出户,在家通过互联网就可共享网络信息资源。“互联网 农业”成为当今美国农业创业的热点。此外,美国农民还利用互联网发展农村电子商务。

(二)完备的创业教育体系

美国的创业教育始于20世纪60年代,至今已经形成从小学到研究生阶段的完备创新教育体系,已有超过500所的大学开设创业课程、提供创业学位。如果说从小学到高中的创业教育是让创业成为美国人的基本技能,那么从大学到研究生阶段的创业教育则让创业群体中出现更多的高学历创业者。目前,在美国50岁以下的农民群体中,拥有大专及大专以上学历的超过50%,而这些农民中不乏一些农村创业者。对于那些没有进入大学学习的高中毕业生,还可以选择进入社区大学进行学习。社区大学开设的计算机、科技、企业管理等课程为创业者弥补了知识和职业技能缺陷。除了课堂内的创业教育,在课外,美国还有创业竞赛、创业俱乐部、创业交流会等形式众多的创业活动来提升创业者技能。美国创业教育不是由学校单一推动,它还得到了美国社会机构组织的广泛支持,如科尔曼基金会、考夫曼创业流动基金会等为创业者提供创业基金;柯福曼创业中心、小企业管理局(SBA)等推广创业教育。

(三)发达的美国金融体系为农村创业者融资

美国拥有成熟、发达的金融体系,为创业者提供融资服务。全国性、区域性、社区性的担保体系各具特色,可以为不同层次的创业者提供融资担保需求。以“邻家战略”(了解客户、服务社区)著称的社区银行在全美分布广泛,为农村地区的创业融资提供了便利。风险投资中的“天使投资”(Angel Investment)为处于初创期贷款无门的中小企业提供“种子资金”。创业投资基金由基金经理人通过考察选定投资项目和企业,再以相应的投资为企业融资。小企业管理局(SBA)的出现,有针对性地帮助特定创业者融资,使得美国创业融资体系更加健全。如小企业管理局推出了针对有发展潜力的科技创新小企业的“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SBIR)”、针对有小规模资金需求企业的“新兴市场风投计划(NMVC)”、针对乡村发展的“乡村优先贷款担保项目(RLA)”以及针对妇女、退伍老兵创业的贷款计划。2011年,美国白宫农村经济论坛会议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实现农村小企业的SBA投资额翻番,促进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与农村初创公司的互动,此举无疑有助于农村初创公司获得创业资金投资。

(四)中小企业主保险为农村创业者提供保障

创业初期,小企业往往底子薄,资金有限,抗风险能力差,需要保险公司提供保障降低风险,减少损失。1976年,美国保险服务局(ISO)推出了中小企业主保险。该保险是针对中小企业特点设计的综合涵盖多个基本险种的一揽子保单,主要有两种形式:标准保险(主要包括投保人私有财产等直接损失以及额外费用等间接损失)和特别保险(主要包括对第三者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造成的经济赔偿)。通过购买中小企业主保险,中小企业主能获得一个较为全面的保障。在购买中小企业主保险之前,中小企业主须符合保险公司的规定:如中小企业的办公楼楼层应不超过三层或者总面积不超过10万平方英尺等。当投保事项发生时,保险公司将按照重置价格给予中小企业主补偿金额,这就最大程度保障了中小企业主的利益。

(五)政府性质的创业扶持机构组织的设立

为了帮助创业者成立小企业以及保持小企业的活力,美国政府1953年成立了小企业管理局(SBA)。小企业管理局在美国联邦机构中具有很高的地位,其局长由总统亲自任命。1958年小企业管理局被美国国会确定为“永久性联邦机构”。小企业管理局专门代表小企业利益,其针对小企业开展的活动可以概括为“3C”,即融资、咨询管理培训和争取政府订单。融资方面:实际上,小企业管理局已是美国最大的小企业独立融资机构,它很少为小企业直接提供贷款,而是创造必要的条件促使小企业可以从与小企业管理局合作的商业金融机构获得融资。咨询管理培训方面:小企业管理局通过分布全国的经理服务公司和小企业发展中心为创业者提供创业准备、拟定计划、公司成立与运营等多方面的咨询服务,同时也通过商会、大专院校等向创业者提供技术、经销等管理方面的培训。争取政府订单方面:小企业管理局的政府合同办公室通过与其他联邦机构共同制定计划,确保每年小企业参与的采购项目金额占政府采购合同的总金额不低于23%。此外,小企业管理局还通过设立“小企业出口流动资本项目”“出口服务中心”来促进小企业的进出口贸易。

对我国农村创业创新环境构建的启示

我国农民工返乡创业以小规模企业为主。农民工返乡创业除了需要政府从税收优惠、信贷支持、培训服务等方面提供支持,还需要政府从以下几个方面作出努力:

(一)改善农村信息基础设施

良好的农村公共基础设施主要表现为“四通”:通水、通电、通路、通讯,这是提升农民工创业效率的基本条件。其中,通讯不仅仅指的是用电话、手机进行消息传达,还包括利用互联网进行咨询、洽谈、在线教育等。有报告显示,我国使用互联网办公的企业在2014年比例高达78.7%。同样,互联网技术在农民工返乡创业中显示出巨大的应用前景:农村地区电商的发展、“互联网 农业”等都需要互联网技术在农村地区的普及。然而,截至2013年底,我国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仅有27.5%,与此对应的城镇居民互联网普及率约达60%。从需求与供给角度来看,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远低于城镇,一方面与农村地区人口的生活习惯、文化水平有关,另一方面更与国家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战略有关。通过加大对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提升农村信息技术的普及率,解决农村地区“上网难、上网贵”的问题,无疑可以为农民工返乡创业,尤其是发展与互联网有关的产业节约成本。

(二)普及创业、创新教育

创业教育为激发创业、创新热情,提升创业能力的重要途径。目前,我国的创业教育仅在部分高校实行,距全面推广还有很大差距。在创业教育稀缺的背景下,创业者,尤其是返乡农民工,创业几乎是“摸着石头过河”。为了使返乡农民工之类的创业者有创业教育背景、能够接受到创业教育,一方面要将创业教育纳入主流教育,推动创业、创新教育在大学乃至大学以下教育层次的普及;另一面要为返乡农民工创业再教育提升提供便捷渠道,如针对返乡创业农民工开展多种形式的创业培训、讲座活动。

(三)构建农民工返乡创业保险体系

农民工返乡创业固然有着先进地区发展经验、技能等优势,但同样也面临着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对于返乡农民工来说,传统的保险不具有针对性,其品种的繁多、保费的高昂使得保险意识淡薄的农民工往往直接忽略保险。因此,建立针对农民工返乡创业保险体系成为必要。该体系建立的主体思路是,从保险品种中划定出若干品种,如财产险、人身意外险等作为创业必需的一揽子保险产品,按照“政府财政补助 保险公司优惠 农民工自主购买”的原则将农民工创业纳入保险体系。此外,政府要选择恰当的方式将创业农民工纳入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体系,减少农民工的创业后顾之忧,最终形成以创业保险为主、公共服务体系为辅的农民工返乡创业保险体系。

(四)着力解决返乡农民工创业过程中制度性融资困境

创业初期,返乡农民工创业资金主要有两个来源:自身打工积累的资金和从亲戚朋友、家庭筹集的资金。在一个经营期间内,急需流动资金时,由于农民工信用体系不完善,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手续繁琐、贷款到账时间长等因素,农民工不得不选择民间高利贷,忍受高额融资成本。解决返乡农民工创业过程中的制度性融资困境需要从内外两个环境努力,就外部环境而言,需要完善创业农民工的信用体系,改变银行网点在农村分布过少局面,引导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助力农民工返乡创业,建立类似美国SBA、SBIC组织专门为创业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等;内部环境则需要引导农民工自身强化信用意识,引导农民工创业者建立创业共同基金等。

(五)建立健全创业咨询服务体系

创业离不开科学筹划、科学生产、科学管理、科学经营等环节,创业、创新教育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创业者在这些环节遇到的问题,新问题的产生往往还需要借助于外部力量去解决。美国小企业管理局以及众多的社会组织为创业者创业提供了完善的创业咨询服务体系,从而为创业永续活力。创业咨询服务体系建设在我国还处于初级阶段,在农村地区,由于互联网的普及率不高,相关咨询机构的稀缺,农民工获取创业知识渠道有限,有关企业成立、经营等的创业知识愈发显得匮乏。加快我国农村创业咨询服务体系的建设,需要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与完善;更需要加强政府的规划与引导,而且政府不应局限于仅仅提供创业专项基金,可从财政预算中安排一部分资金用于创业咨询服务体系建设,鼓励多方参与,建立起以政府为主、社会组织为辅的创业咨询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