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院动态

邓大才教授一行赴大冶市调研“党建引领,活力村庄”治理改革

作者:余孝东等  责任编辑:管理员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06-09  浏览次数: 703

本网讯(余孝东、董帅兵/文)201867-8日,受湖北大冶市委市政府邀请,中国农村研究院/政治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邓大才教授赴大冶开展“党建引领,活力村庄”改革调研,陈军亚教授以及博士生王琦、余孝东、董帅兵随同参加。在大冶市委组织部部长秦遵怀等相关领导的陪同下,调研组走访了茗山乡等3个乡镇的6个自然村(湾),与各地理事会成员深入座谈交流,并实地考察基层治理改革成效。结束入村调研后,市委组织部牵头召开了改革办、农办、民政局、司法局、乡镇代表等参加的专题座谈。

7日,邓大才教授一行先后调研了茗山乡华若村柯华若、彭晚村黄湾,灵乡镇坳头村山岭湾、宫台村周继国湾;陈贵镇南山村王垅庄湾、堰畈桥村乔清湾6个自然村(湾),与各(自然)村理事会成员座谈交流,深入了解理事会的成立缘起、运转情况以及成员的职业背景、未来发展规划。途中,调研组一行还实地考察了瑞晟芳香产业基地、黄湾(自然)村荷花种植产业带,就农地流转情况、各方分利方式、区域辐射带动效应等与相关人员进行了交流。

8日召开的座谈会上,秦遵怀部长首先作了“党建引领,活力村庄”的总体汇报。与全国多数地区一样,大冶市在基层党建和乡村治理上也深受困扰,一是基层组织弱化,二是乡村治理“虚化”,三是群众价值“空化”。就如何加强党的领导、完善治理结构、提升服务功能,大冶市高位推动,坚持以党建引领为核心,群众自治为基础,以自然湾等重新划分规模适度的基本单元,同步成立党小组和理事会,吸收农村先进力量参与村庄治理,在全面加强党组织对农村自治组织领导的同时,切实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实现“党建带自治、自治强党建”的效果。改革办、农办、民政局、司法局以及茗山乡、保安镇等单位负责人也作了补充发言。

邓大才教授认为,大冶市“党建引领,活力村庄”的治理改革有四个特点:一是调整建制。在严格的规范和程序中,以湾组为基础,调整村庄建制,通过党建引领湾组理事会的自治,解决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治理难题。二是组织再造。通过改革变功能型理事会为制度型理事会,充分发挥农村自治组织的作用。三是需求导向。变政府自上而下的管理为自下而上的由理事会召集农民自己讨论商议。将群众需求与回应型政府、服务型政府建设相结合。四是群众自主。所有事情都是群众说了算,是群众自主的改革方式和发展方式。整体来说,改革有创新、有成效、有超越、有价值;同时也有待进一步的提升和完善,一是理事会与行政村村两委的关系协调,可探索联席会议的方式将治理资源打通,让村级治理决策更加科学;二是可以从“六进理事会”改革入手,将理事会的六项功能标准化;三是推进村庄治理的标准化,进一步明确湾组理事会和行政村的职能定位;四是治理有效与乡村振兴的结合,可从治理激活的角度与乡村振兴中的文化振兴、人才振兴、组织振兴、生态振兴等方面相结合。

陈军亚教授谈到,入村调研让人印象深刻,“党建引领,活力村庄”的改革改变了以往“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的被动局面,充分激活了村庄的活力来源,一方面是市场创造的活力,另一方面是治理激发的活力,后者更能体现大冶的改革精神。治理能在大冶激发活力的原因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党建引领,二是治理单元的重构。下一步大冶应围绕改革经验如何在全国推广作深入思考,既要有总结提升,也要进行理论概括。

王琦博士认为,“党建引领,活力村庄”的治理改革通过搭建村庄理事会这一平台,一是强化了党的领导能力,二是提升了农民的参与能力,三是激活了村级的治理资源,四是增强了干部的服务能力。余孝东博士谈到,面对税费改革后愈发凸显的基层治理困境,大冶市找准了自治单元、找对了治理杠杆,聚集村内能人的理事会“百花齐放”,呈现“基本事务维持型、公共建设提升型、产业发展先导型”三个梯级。下一步应就如何更好把握党建引领和单元下移的关系、如何让治理改革与乡村振兴衔接相融继续发力。董帅兵博士认为,改革一是以能力培养为导向,解决组织涣散问题,激发基层建设活力;二是以群众需求为导向,解决治理虚化问题,激发基层发展活力;三是以农民主体为导向,解决价值空化问题,激发基层精神活力。

座谈结束后,双方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致力于进一步提升和完善大冶的基层治理改革,力图总结提炼出可复制可借鉴的“大冶经验、大冶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