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海外农村研究

日本加入TPP谈判与农业改革分析

作者:刘国斌 赵霞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现代日本经济  发布时间:2018-06-30  浏览次数: 1044

【摘 要】TPP作为高水准的自由化贸易协定,要求农业市场完全开放,实现100%自由贸易,完全市场竞争和农业市场的便利化和透明化。日本加入TPP谈判对本国农业市场既有消极影响也有积极影响。同时这一举措,使得农协垄断农业发展、农业的过度保护、农业改革进程缓慢的弊端暴露无遗。为确保农业在加入TPP后仍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日本需明确农业发展方向,加速推动农业改革。

【关键词】TPP;日本;农业改革;农协;农业保护;自由化贸易;


2013年日本出于政治考量和经济考量正式加入TPP谈判。这对日本农业的冲击不可忽视,主要原因是日本农业的发展依赖于农业保护政策,TPP要求日本改变其现有农业保护政策,实现所有农产品的贸易自由化。为适应TPP贸易自由化的要求,日本农业改革迫在眉睫。因此,在分析TPP对农业市场的要求和加入TPP对日本农业市场影响的基础上,结合日本农业存在的问题,提出农业改革方向,对日本农业的改革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TPP及其对农业市场开放的统一要求

TPP源于2002年成立的太平洋三国(新西兰、智利、新加坡)更紧密经济伙伴协定3年后文莱加入其中,四国一起签订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简称为TPP)。TPP是一种商品贸易100%自由化的高水平的FTA(自由贸易协定),除去货物贸易,还涉及政府采购、知识产权、服务贸易等方面。[1]因此,TPP不仅是自由贸易协定,还是国家之间的联合。TPP与其他自由贸易协定的最大不同在于:开放性高,具有非排他性;其成员国地域广,限制条件少,随时欢迎新成员加入。20137,日本正式进入谈判议程,至此,TPP共有12个成员国,占有全球40%左右的GDP

TPP成员国之间要完全废除关税等贸易壁垒,实现真正的贸易自由化。相对于其他行业而言,农业对一国发展更具有战略意义,各国对农业的保护政策也各有不同,为此农产品贸易是各国谈判议程中较为重视的环节。以下是TPP对开放农业市场的统一要求。

1.100%自由化贸易

农业市场的100%自由化贸易,就是要求农产品贸易要废除贸易壁垒。为此必须满足两个前提:一是,所有的农产品都要实现自由贸易化,不能出现特例农产品;二是,农产品进行自由化贸易的前提是必须符合原产地规则。1100%自由化贸易要求:首先,取消所有农产品的关税,成员国之间农产品的买卖应该是无关税,类似一个国家内部的产品流通一般,实现农产品的自由流通。为了避免反倾销,成员国也必须遵守相关法律规定,不能恶意降低价格,以达到抢占市场的目的。要按照本国农产品的真实价格,放到成员国之间的农产品流通中。其次,取消其他贸易壁垒,不限制成员国之间的农产品进出口的种类或者数量。

2.完全市场竞争

农产品流通销售过程要实现完全的市场竞争。各国政府不得利用WTO中的黄箱政策”,对农产品实行直接补贴或是对其价格实施干预。具体而言,成员国的政府不得对农产品进行出口补贴,从而增加农产品出口量,使农产品通过价格优势来抢夺市场份额。同时,本国国内也不可以通过消费补贴,鼓励购买本国农产品,通过不平等竞争保障本国农产品的市场份额。各国政府也不可以通过买卖农产品来干预农产品的销售价格。TPP中的农业市场同样适用WTO及其他协议中的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机制,如反倾销协定。总之,成员国之间的农业市场,按照统一协定的相关要求,进行公平竞争。农业市场中不能出现国家之间的差别待遇,要统一标准,不允许走后门”,出现不公平现象,或是出现小团体现象。TPP要求农业市场非排他地、公平公正地进行竞争。通过市场竞争中那双看不见的手来协调农产品流通,由消费者根据个人偏好来选择购买市场中流通的农产品。

3.市场透明化和便利化

TPP要求农产品进行自由化贸易的前提是必须符合原产地规则。TPP对原产地鉴定进行详细的规定。对于农业这种相对较为弱势的产业而言,更需要明确是否为原产地,以防出现造假现象。最好的防治方法就是推进农产品生产、流通、销售环节的透明化。如此一来,成员国对于彼此之间农产品的总量等情况都十分了解,很好地避免从其他国家购买再伪造为本国农产品的情况出现。农业市场实现透明化,也会促进各成员国更好地明晰市场需求,从而调整农业结构,更好地实现携手并进。所谓便利化,就是农产品流入市场的过程更加简化便利。这就需要各国相关部门的共同合作,简化通关手续,提高工作效率,使农产品流通更为便利。

二、日本加入TPP谈判对日本农业的影响

(一)消极影响

日本对农业一直持闭关自守的态度。因为日本农业的生存发展离不开农业保护政策。TPP为贯彻自由化贸易方针,对各国的弱势产业也一视同仁,不允许例外。2这就堵死了日本希望农业获得特殊待遇之路。因此,对于加入TTP,日本国内或其他国家都认为会对日本现有农业造成巨大打击,会使日本农业衰退。

首先,废除所有关税壁垒和各种非关税壁垒后,国外廉价的农产品将会大量涌入日本,直接冲击其国内农产品的市场。日本长期以来稳定的农产品流通,将会被彻底打破。

其次,由于农产品市场份额被抢夺,日本本土农产品会出现滞销状态,直接影响到农户和农协的切身利益。

最后,农业的外溢效益较为突出,因此在农业发展受阻的情况下,与农业相关联的许多产业(如农资供应产业等)也会遭受重创。TPP对农业的影响不是单一的,其牵涉范围广,各产业之间息息相关,容易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为明晰加入TPP的得失,农林水产省进行了预估。日本加入TPP,如果在不采取任何应对措施的情况下,废除不包含林产品和水产品的19种主要农产品关税,将会导致进口总量扩增,从而使得本国农业及其关联产业的GDP下降1.6%,下降的经济总额为7.9万亿日元,其中单就农业生产而言,其生产总值将会下降4.1万亿日元。3农林水产省将日本农业、林业、渔业看做一个整体经济来预估。该预估的前提是,只单一废除关税基础上,并不取消其他非关税壁垒。如此情况下,日本加入TPP,将会为其农林水产部门这个经济整体带来3.2万亿日元的利润,同时该经济整体还会损失约计3万亿日元。总之,该预估方法显示出加入TPP后农林水产部门会获利2000亿日元。4由于加入TPP,日本农业及其相关产业的就业岗位将减少,这也就意味着有340万人面临随时失业的风险,而日本的粮食供给率也会在现有基础上下降26%5

预估的结果显然会引起农户和农协对加入TPP的不满,而农户手里又握有大量选票,出于对政治利益的考虑,参选人都表现出对农业的保护姿态。安倍政派,为防止流失农业领域的选票,在进行就职演说时,也强调会在TPP谈判中,最大限度地保护农业利益。为此目的,相关政府机构还专门成立TPP谈判中旨在争取农业方面特例的机构。最终,提出日本要保留5种至关重要的农产品的关税方案。此外,日本决定修改部分领域(如畜牧业)的相关政策制度,尽快出台具体方案以便于调整结构,应对加入TPP所带来的冲击。农业市场的抢夺,关键在于其质量和价格,其中价格更具优势。日本通过提高生产率和劳动效率来削减成本,降低农产品价格。农户作为小农经济个体,看中的是收益。为稳住农户,不因TPP的冲击而恐慌,首要目标就是增加农户收入。因此,日本制定农业发展方案,如强制规定一些机关如学校,使用本土农产品,或者发展六次产业化,保障农户的收入只增不减。

(二)积极影响

日本加入TPP势必会对农业造成很大的冲击,但是否就一定会是毁灭性的冲击,还是值得考量的。学者们主要担忧本国农产品关税的取消,会致使本国农产品失去庇护。日本加入TPP必然会对其保守的农业保护政策和农业经营方式带来冲击。事情具有两面性,在农业遭受冲击的同时,也存在着发展机遇,有良好的发展前景。日本通过加入TPP可以巩固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通过多边贸易化,重整日本经济,使其经济发展跨上新台阶。因此,加入TPP,日本农业的发展前景也将会是一片光明。

1.加快农业改革进程

日本人多地少,粮食自给率低是必然的。日本加入TPP,将会刺激其加快农业改革进程。日本的农业改革关键在于其农业结构的调整。农协一直把持农业的发展,限制农户种植结构,妨碍其农业产业结构的优化。农协作为保守派,也较为满足于农业发展的现状。而TPP的刺激会促使农协意识到农业改革的必要性。通过具有政治影响力的农协来领导和推进农业改革的进程,是最为有效的方式。日本的农业保护政策也是农业改革的一大阻力,农业有强大的政府作为后盾,并不会自主地进行农业结构的调整,导致不思进取现象的出现。加入TPP要求农业废除贸易壁垒,农业渐渐没有后盾的扶持,农户就会自发自愿地进行改革。除此之外,外因的刺激,可以迫使本国的利益团体作出让步,逐步改变农业保守型保护政策,扫除全国农业改革中的部分障碍。

2.扩大农业市场

日本加入TPP的重要目的就是扩大贸易市场,提升国际竞争力。对农业而言,市场的扩大也意味着其农产品流通市场更加广阔。日本农产品的10个主要出口国中,TPP成员国有4,分别为美国、澳大利亚、越南、新加坡。其中日本农产品对各国的出口额方面,美国排第二位,越南排在第七位、新加坡为第八位,澳大利亚为第九位。加入TPP就意味着日本可以出口更多的农林水产品到这4个国家,其农产品贸易出口额将增多,农产品贸易市场扩大,更多的农产品可以进入国际农业市场。日本从2008年到2012年连续5年的农林水产品贸易都是逆差,逆差额分别为8.20万亿日元、6.22万亿日元、6.63万亿日元、7.61万亿日元、7.47万亿日元。在加入TPP后其贸易有望转为顺差,以促进日本贸易平衡发展。

3.便于农产品的进口

日本仅为39%的粮食自给率,决定着日本必须从国外进口大量的农产品。因为日本农业的保护政策,日本大米自给率维持在95%左右。因此日本基本不需要进口大米,主要是进口玉米、大豆、小麦、干果及水果、油菜、林产品等。日本农产品的主要进口国有10个。其中TPP成员国就有5,分别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马来西亚,其中美国对日农产品出口额占日本农产品总进口额的比例为19.4%,加拿大为6.5%,澳大利亚为6.1%。[6]由此可知,日本加入TPP对于其农产品的进口极其有利。通过加入TPP日本进口农产品将更加方便,也将享受到更多的成员国优惠待遇。

三、日本农业存在的问题及改革方向

(一)加入TPP谈判后日本农业凸显的问题

1.农协垄断农业发展,TPP“完全市场竞争要求”背道而驰

农协是日本农业发展的重要助推器,是农业发展必不可少的机构。农协贯穿于农业生产的各环节,产前,为农户提供各种农资;产中,给予各种技术帮助;产后,为农户提供农产品销售的相关服务。农协还提供各种农村金融支持,为农户解决各种问题,提高农户的种粮积极性。这为日本农业的组织化、现代化提供强有力的后盾。简而言之,农协是政府与农户沟通交流的桥梁,是农产品生产与流通销售的中间机构。农协在农业的方方面面都充当着中介的角色。然而,日本农协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农业发展受到限制。首先,因为农协的强大影响力,农户会按照农协的要求,进行农产品生产。如此一来,农户就丧失了部分自主选择种植结构的权利。如农协通过调控大米的种植面积,掌控日本大米的销售价格。其次,农户从农协之手购买各类农资,农协可能从中抬高农资价格,从而提高农业的生产成本。农协也就间接影响农产品价格。再次,农协帮助销售农产品时,还会对农户收取类似中介费的一些费用,这些附加费用最后也转嫁至农产品的实际销售价格中。除此之外,农协参与形成的铁三角关系,干涉政府农业政策,迫使政府在农业保护政策方面不断妥协,7如成功阻止农产品关税的下调。由此可知,农协实际上是间接或直接地对农业发展进行垄断。而日本农协的过度干预与垄断农业生产各环节,阻碍农产品市场的完全竞争,这与TPP对农业市场开放性要求背道而驰。

2.农产品被过度保护,难达TPP100%自由化贸易”的要求

1)农产品的关税保护

日本农业发展迅猛,其农业现代化水平高。但是同农业发达国家相比,日本粮食自给率十分低。1998,日本的综合粮食自给率(以热量为标准)为40%82012年日本的综合粮食自给率为39%,而其他TPP成员国如加拿大的粮食自给率为223%,澳大利亚综合粮食自给率为187%,美国为130%9因此日本为保障粮食安全,一直都十分重视对农业的保护。日本大米的自给率自1998年到2010年基本保持在95%左右,其中用于直接食用的大米自给率为100%8日本主要是通过关税壁垒保护本国大米供给率,如表1所示,日本大米关税为778%。农业是一国之本,为此各国都通过各种政策、法律、财政等手段实施保护。特别是在加入WTO之后,农业保护倾向更为突出,各国纷纷设置贸易壁垒保护本国农业发展。在WTO多边谈判中,日本为保护其农业,就一直对打开农业之门的问题采取消极抵抗的策略。从2011年农林水产省统计的各国农产品平均关税中看出,日本的平均关税高于除韩国以外的众多国家。特别是远远高于TPP成员国,如日本的关税平均值比美国高18.3%(参见表2)。10日本的农产品关税的差别很大,诸如对玉米、大豆等的关税为0,蔬菜类的关税为3%~9%11而表1中的各种农产品其关税均超过200%,对大米的关税居然高达778%12其关税差别如此之大,也间接反映出日本农业结构发展的不合理已经成为其农业均衡发展的障碍。在TPP谈判之中,日本也未对农产品关税保护作出完全让步。在马来西亚进行的谈判之中,日本同意免除大部分农产品关税,但是对于大米、小麦、蔗糖、猪牛肉、乳制品等5类关键性农产品的关税不肯妥协免除。


1日本部分高税率农产品

 


2各国农产品平均关税

 


2)农产品的各种财政补贴

早在1984,日本对农业的补贴就占农业总生产资本的40%左右,再加上对农业发展的各种低息信贷补贴,政府的财政补贴占农业总资本的一半。同时为保障农产品价格,稳定农户收入,日本极为重视农业保险。对不同农产品实施不同的保险措施,对水稻等重要粮食作物实施强制保险,2013年日本政府对农业共济保险的投入高达515.88亿日元。13长期以来,为鼓励农业生产,提高自给率,政府对农业补贴巨大。农业总补贴超过农业收入,农户一半多收入来源于农业补贴。农业补贴主要是对生产资料、基础设施、农机具以及农产品价格的补贴。其中农产品价格补贴主要是对农产品价格保护。一是,强制管理农产品价格。政府对主要粮食(如大米)设定最低收购价;对其他初级农产品(如肉类)限定价格范围。二是,政府干预农产品市场价格。政府设立农产品收购与售卖机构。在农产品市场价格较低时,买入农产品,以保障农产品价格稳定,保障农户收入。在农产品价格过高时,政府就卖出农产品,以控制过度通货膨胀。三是,政府对农产品售价的直接补贴。对于低于政府限定价格的农产品,给予差价补贴,以确保农户收益。为应对WTO对农业的影响,日本充分利用黄箱政策和绿箱政策寻求庇护。1997年通过这两项政策,补贴额约计220亿美元,其他涉农总额约为271亿美元。这些政策的直接受益者就是农户。日本为保障大米的自给自足,对大米种植农户给予巨额补贴:2000年大米种植农户3/5的收入源于政府补贴。对于蔬菜价格的稳定,政府主要采取对生产商的补贴措施,不同蔬菜实施不同补助金。2001年的蔬菜补助金比1993年增加了213亿日元。14由此导致日本农户过度依赖政府补贴,这极大阻碍了日本农业的独立发展,使得其抵抗风险能力差,在自由贸易中竞争力较低。

综上所述,日本农业的过度保护,致使其农业处于弱势地位。导致日本农产品无法进行完全市场竞争、无法与TPP成员国的农产品抗衡,无法进行100%的自由化贸易。日本农业的过度保护是日本同其他各国进行TPP谈判的一大阻力,也是加入TPP谈判对日本农业产生消极影响的主要原因。

3.农业改革进程缓慢,日本农业市场发展与TPP规范大相径庭

日本农业改革进程缓慢是由于内外因素所综合导致的。外来诱因主要是:日本对中国、韩国的农产品出口额占其总额的比重逐渐增加。2000,日本的总出口额中有47%是出口至美国以及欧盟,出口至中国和韩国的总量仅为12%~13%。通过10年的发展,2010,日本出口到中国和韩国的总份额已经超过美国和欧美的总份额,其中对美国和欧盟的出口比例为26.7%,而对中国和韩国的出口比例已经增加至27.5%152012年日本农林水产物出口的地域中,处于第一位的是中国香港,出口金额为986亿日元;美国居第二位,约计688亿日元;中国大陆排在第四位,出口总金额为406亿日元;韩国处于第五位,出口额为350亿日元。6由此可知,日本的农产品出口转向中国、韩国。由表2可知,日本的农产品关税低于韩国,而比中国高出一些,因此与中、韩发展贸易,并不会突出其农产品贸易发展的弊端与闭关锁国性,日本也就不会加快对农业的改革。内因则主要是日本各利益集团为谋取自身利益,而在一定程度上阻挠农业改革的推进。农业改革的推进会对现有的农业市场形成冲击,农户的直接经济收益将受到影响。而农户占有相当大一部分的选票,为谋求这些选民的支持,利益集团会尽量保护农业发展,维持农业现状,不会轻易冒险进行改革。由于内外因的作用,日本农业改革止步不前。而要保障日本农业在加入TPP后能长远发展,就必须推动农业改革。通过改变农业现状,增强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使得日本农业尽快适应TPP对农业市场开放性的要求。因此,日本农业改革进程缓慢,是致使其不能符合TPP对农业市场要求的根本原因。

(二)加入TPP后日本农业的改革方向

1.缓和国内矛盾,促进农业接纳TPP

日本虽然已经正式加入TPP谈判,但是其国内的反对呼声仍旧存在,而且大部分都是持观望态度。2011年进行的民意调查中,52.7%支持加入TPP,剩下47.3%持反对或中立态度。16TPP谈判结果未能满足反对团体的最低期望值,可能导致国内政策推行的障碍。攘外必先安内”,日本国内应增加宣传力度,最大限度地缓和人们对于TPP的抵触,逐渐安抚各界的不安情绪。虽然日本国内反对TPP的团体势力较大,曾多次引导游行集会。但日本政府应和各反对团体的代表进行洽谈,双方都互让一步,达成共同意见,一起制定对策,以便在谈判中尽可能维护日本农业利益。面对社会各界吸纳各种应对TPP冲击国内农业的措施建议,让农户及其利益团体,切身参与。由农协统一各种想法,真正从农户角度出发,制定应对方案。只有日本国内对于TPP有全面认知,并为日本农业找到出路,才有可能使TPP在农业中的推行畅通无阻。17

2.提升日本农产品质量,走高端品路线

日本对其农产品质量要求严苛,专员监管农产品质量,市场里所有农产品均可溯源。对于农产品的分级包装要求严格,限制粗糙的初级农产品进入市场,确保消费者买到自己需要的农产品。有专门机构对农药残留进行检测,要求农户详细记录生产过程中农作物的种植日期、化肥农药使用量与使用时间,最后将生产记录与购买各生产资料情况作对比,看数据是否全部吻合,并将这些记录公示给消费者。除此之外,日本也积极发展绿色农业,认为只有连续3年及以上没有使用过化肥农药的农产品才能称为有机食物。由此可知,日本农产品绝对是高品质并符合食品安全要求。这是日本农业在市场竞争中的一大优势。为此,日本应好好加以利用,走高端农产品的路线。全面发展各种绿色农业、生产有机农产品,迎合人们追求高端生活品质的需要。许多学者诸如山下一仁、山田久等认为,日本大米一直以来都拥有好名声,具有高品质,因此即使其价格高昂,仍有可发展的市场空间。要应对TPP对农业的冲击,关键就是为农业寻求广阔的市场。日本可以通过提升其农产品的质量,做好宣传包装,专攻高端路线,将来在国际市场中也必然会有立足之地。

3.改革农业政策,逐步实现自由竞争

日本农业总体来看处于一种衰退的状态。1960年日本粮食自给率为73%,发展至今其自给率呈现下降趋势,2012年粮食自给率仅为39%18且日本农业人口老龄化严重,许多农户年龄都在65岁以上。到目前为止,日本放弃的耕地面积总共有39万公顷。加入TPP凸显了日本农业发展的诸多弊端。因此,日本必须推进农业改革,调整产业结构。TPP允许各国有10年左右的时间来适应调整,最终实现自由化贸易。日本应在这段时期内,逐步对农业政策进行调整,慢慢减少对农产品直接补贴。农协也要放手权力,让农户可以自由选择种植结构,不硬性规定水稻种植面积,不再通过抬高米价获取利益。农户也应逐步独立起来,不能过度依赖于政府补贴来保证其收入。促进农业改革与发展的核心在于农户本身。日本专职农业工作者高龄化现象严重,应该制定政策引导年轻农业工作者回归土地。通过年轻人大胆的创造力谋求农业改革的成功之路。另外,对土地制度进行改革,提高日本土地的规模化生产。日本是典型的小规模农业生产国,因此可以通过规模化生产经营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生产成本,从而降低日本农产品价格,使其在市场竞争中扩大优势。

4.发展六次产业化,保障农户收益

作为理性的经济人,看中的都是直接利益。日本加入TPP影响的就是农业利益,直接来讲就是农户和农协的利益。加入TPP,日本农产品缺少政府相关补贴,农户的收益会直线减少。要保障农户的经济收入,使其愿意继续农业种植,不至于荒废耕地,关键就是要让农户看到效益。为此,鼓励发展六次化产业,促进农业发展,从而保障农户收入的整体稳定。农协作为重要的利益团体,应引导农户发展六次化产业,提升农业的经济附加值。在此过程中,农协也可以获得经济效益和巩固社会影响力。TPP限制日本对农业给予补贴,但是通过发展六次产业化,政府可以通过对该产业的各种扶持来间接保护日本农业。


参考文献:

[1]石川幸一.環太平洋戦略的経済連携協定(TPP)の概要と意義[J].国際貿易と投資,2010,81):64-74.

[2]张微微,邵冰.日本加入TPP谈判进程的政治考量及中国的对策[J].现代日本经济,2012,5):33-40.

[3]原田泰.TPPの経済効果についての試算を比較する[EB/OL].東京財団,http//www.tkfd.or.jp/research/project/news.php?id=1093,2013-01-16.

[4]原田泰.TPPの経済効果についての政府統一試算について[EB/OL].東京財団,http//www.tkfd.or.jp/research/project/news.php?id=1118,2013-03-20.

[5]刘昌黎.日本参加TPP谈判的动因、制约因素与政策措施[J].日本学刊,2011,1):65-78.

[6]国際部国際政策課.農林水産物輸出入概況2012年(平成24年)確定値[R/OL].http//www.maff.go.jp/j/tokei/kouhyou/kokusai/pdf/yusyutu_gaikyo_12.pdf,2013-03-25.

[7]冯昭奎,林昶.日本农协的发展及功过简析[J].日本学刊,2009,2):85-98.

[8]農林水産省.平成22年における食料·農業の姿[EB/OL].http//www.maff.go.jp/j/keiei/sosiki/kyosoka/k_kaikaku/arikata/pdf/a1_sanko.pdf,2010-10-18.

[9]農林水産省.食料自給率とは[EB/OL].http//www.maff.go.jp/j/zyukyu/zikyu_ritu/pdf/24shogaikoku.pdf,2013-08-12.

[10]農林水産省大臣官房国際部貿易関税等チーム.我が国の農林水産物の関税制度について[R/OL].http//www.maff.go.jp/j/kokusai/boueki/triff/pdf/kanzeiseido.pdf,20133-4.

[11]原田泰,浅野貴昭.TPP議論の誤解を解く[EB/OL].東京財団,http//www.tkfd.or.jp/research/project/news.php?id=1078,2012-12-06.

[12]大臣官房国際部.WTO農業交渉の現状[R/OL].http//www.maff.go.jp/j/kokusai/kousyo/wto/pdf/121201_wto1.pdf,20123-4.

[13]孙少岩,许丹丹.浅析日本农村金融体系[J].现代日本经济,2013,3):21-28.

[14]王志刚,.日本蔬菜价格稳定制度探析[J].现代日本经济,2013,5):20-26.

[15]LauraAraki.JapaneseAgriculturalReformandtheTrans-PacificPartnership[EB/OL].NBR(TheNationalBureauofAsianResearch,http//www.nbr.org/research/activity.aspx?id=257#.Uq3PWbKijDs,2012-06-21.

[16]吴太行,周永生.野田内阁关于日本参加TPP谈判的政略[J].日本学刊,2012,4):50-63.

[17]庞德良,吕铀.泛太平洋战略性经济合作协定(TPP)与中国的选择[J].东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203.

[18]農林水産省.平成24年度食料自給率をめぐる事情[EB/OL].http//www.maff.go.jp/j/press/kanbo/anpo/pdf/24mekuji.pdf,2013-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