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妇女研究

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影响因素研究——基于福建省的调查数据

作者:杨秋鸾 王林萍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农村金融研究》2018年11期  发布时间:2019-01-02  浏览次数: 2347

【摘 要】把握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关键决定因素,是优化和创新农村妇女贷款扶持政策的前提条件。论文基于福建省农村妇女的问卷数据,利用IV-Probit模型探讨社会资本强度的内生性问题,识别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关键影响因素。结果显示:是否参与农业产业化组织,个人年收入,是否拥有技能,家庭劳动力数量,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行为态度强度,家庭资产充裕度对农村妇女贷款申请获批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年龄,与最近金融机构的距离对农村妇女贷款申请获批具有显著的负向影响。政策启示为:加大扶持“涉农企业 农户”的贷款担保模式;建立健全可持续发展体系,贷款扶持与创业就业能力培训相结合。

【关键词】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IV-Probit模型


引言

早在20063月至6月,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以下简称“全国妇联”)在河北,吉林,江苏,浙江,江西,河南,湖南,四川,云南和甘肃等十个省份对成年农村妇女的调研数据显示,夫妻共同承担农业生产的比重是54.0%,妇女独自承担占20.7%,而男性独自承担仅占14.0%,以上数据表明在全国有74.7%的农村妇女从事农业生产。由此可见,我国“三农”问题中农村妇女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由“男耕女织”变成“男工女耕”,在农村社会的变革和农村经济的发展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农村女性创业就业使得其对资金的需求和依赖程度不断提高,但目前中国农村金融体系仍然是中国金融体系中的薄弱环节,涉农金融服务不到位,信贷资金供给不足使农村妇女更容易面临信贷配给问题。为此,2008年财政部等部门联合出台《小额担保贷款财政贴息资金管理办法》,2009年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与财政部等联合出台《关于完善小额担保贷款财政贴息政策,推动妇女创业就业工作的通知》,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第20条提出“鼓励各地设立农村妇女就业创业基金,加大妇女小额担保贷款实施力度”。以上针对农村妇女信贷的扶持政策都体现了国家对农村妇女就业创业工作和保障妇女发展权益的高度支持。农村妇女小额担保财政贴息贷款政策是扶持城乡妇女就业和创业的重要举措,只有最大限度地满足农村妇女创业或就业的资金需求,才能判定该政策是否达到预期目的。但是,农村妇女申请小额担保贷款后,实际获得的贷款额度小于申请额度是较为普遍的现象,即农村妇女贷款的满足程度较低,农村妇女创业就业的资金需求无法很好地得到满足,这明显偏离妇联组织,财政部等部门设计妇女小额担保贴息贷款政策的初衷。

文献述评

国内学术界对农村妇女信贷项目的需求,信贷资金获得领域的研究成果仍然较少。杨虎锋等基于342位农村妇女的问卷调查数据,利用Logit模型进行的实证研究结果表明:受教育程度,家庭人口规模,家庭收入,是否种养大户,大棚面积,社会资本和授信额度对农村妇女获得小额担保贷款有显著影响。而国外如孟加拉国,尼泊尔,肯尼亚,印度等国家的农村妇女小额贷款项目实施较早,关于农村妇女小额信贷项目参与行为,信贷需求满足程度,信贷行为等方面的研究成果较多。例如,Akudugu等基于200位女性农民的问卷数据,用比率分析和Logistic回归模型,实证检验了社会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制度因素等因素对女性农民获得贷款的影响,结果显示:教育,申请手续,土地需求满足程度,收入水平,农场规模,经济协会会员,储蓄,农作物的种类,利率,到乡村银行的距离等都是影响女性农民获得贷款的关键因素;Premaratne对斯里兰卡农村小额信贷服务的实证研究发现,农村妇女的收入水平,与小额信贷机构的距离,信息技术可获得性,贷款利率,受教育水平,职业培训和担保或抵押的有效性对农村妇女获得小额贷款具有显著的影响;YogendrarajahSemasinghe通过文献回顾梳理了劳动力负担,基础设施薄弱,有限的市场准入,对小额信贷资源的认识不足,社会关系网络缺失,家庭暴力,家庭决策中处于弱势地位,较低政治活动参与度,采购和销售的市场知识不足,创业与家庭时间的平衡,管理能力与技术能力,低效率的生产系统等制约妇女获得小额贷款的因素。

总体而言,国内外文献在识别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关键影响因素时,主要采用传统的二元Probit模型,二元Logit模型或二元Tobit模型,未考虑模型的内生性问题,得到的显著解释变量的系数估计结果,可能仅反映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的相关性,而非因果关系,也就无法明确解释变量变化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贷款可获得性的实际效应。同时,目前国内学术界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度及其关键影响因素的理论与实证研究成果比较少,主要集中于对农村妇女小额担保贴息贷款政策的理论与定量分析。本文引入工具变量Probit模型解决概率估计模型的内生性问题,明确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的因果关系,从“农村妇女贷款需求获满足与否(金融机构信贷供给层面)”进行实证研究,将申请贷款的农村妇女分为两类:贷款需求得到满足的农村妇女和贷款需求未得到满足的农村妇女;然后基于两类样本的问卷调查数据,引入相关计量分析方法,从微观个体特征,政策操作状况等视角出发,探究影响农村妇女贷款需求被满足与否的决定要素,有效丰富了农村妇女贷款行为研究的理论成果。

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实证分析

(一)变量设计

本文结合前人研究成果以及调研数据整理,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自变量设计如下:

第一,仵洁和陈希敏的研究显示,农户越是努力去借钱,越有可能获得借贷支持。而根据计划行为理论的观点,如果农村妇女认为贷款越容易获批,贷款获批对家庭生产生活的意义越大,即行为态度强度越强,就会付出更多的努力与行动去整合家庭资产和调动社会资源,以争取贷款申请获得批准。而以往贷款经历,可以帮助农村妇女更了解金融机构的贷款审批政策,能否获批的关键点,帮助农村妇女采取更具针对性的措施以获得贷款。为此采用行为态度强度和正规金融贷款经历这两个变量作为行为态度因素,分析它们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影响。

第二,占据优势地位的金融机构根据“安全性,流动性,收益性”来确定是否批准农村妇女的贷款申请。为此,知觉行为控制因素中的社会资本强度和家庭资产充裕度,涉及农村妇女的信用担保能力,抵押能力,质押能力等反担保能力,故分析此两个变量对农村妇女贷款满足程度的影响。

第三,杨虎锋等(2011)Akudugu(2000)Premaratne(2011)YogendrarajahSemasinghe(2013)对农村妇女获得贷款关键影响因素的研究中,何小川,陈晓明和李国祥(2015)等学者对农户信贷可得性关键影响因素的研究中,以及秦红松对农户信贷需求满足程度关键影响因素的研究中,都非常重视家庭和个人特征因素的作用。因此家庭和个人特征因素被设计为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潜在影响因素。

(二)研究假设

农村妇女申请的贷款及其贷款金额能否得到满足,主动权更多掌握在金融机构手中,而非农村妇女的主观因素决定。因此,在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关键因素中,更多应从农村妇女的偿债能力去考虑。

第一,不同年龄阶段的农村妇女,其收入来源,收入稳定性,收入水平,财产结构,经济负担等方面的情况较为复杂,交叉影响的现象明显,使年龄无法较为直观地呈现农村妇女的偿债能力。例如,年龄越大的农村妇女,收入有可能越低,但积累的,可供抵押的家庭资产可能更为充足,为还款能力提供的保障会越大,反而更容易获得正规金融机构的贷款。第二,受教育程度高的农村妇女,可能由于同学,朋友的经济条件也比较好,从而获得非正规金融贷款的渠道更多而放弃正规金融贷款。第三,可能由于样本中担任村官或曾经担任村官的农村妇女样本较少,其正面作用无法在模型中得到反映。第四,因为中国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名不副实”的缘故,组织成员之间相互担保或组织为成员担保的功能无法有效发挥,使其无法为农村妇女的偿债能力提供有效的信用担保,无助于贷款申请的获批。第五,由于农村交通基础设施,银行机构交通工具的完善,农村妇女与正规金融机构的距离已经不是贷款业务办理的障碍,农村妇女的贷款申请不会因与金融机构的距离较远而被影响;另一方面有可能是因为调查样本中,在回答“您家与最近的正规金融机构的距离是多少”时,几乎没有农村妇女的答案超过10公里,这或许是金融机构网点对农村地区的覆盖较为完善,也或许是本研究样本分布过于集中的缘由。第六,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仅反映了农村妇女的家庭收入结构或者农业兼业比例,但农业或非农业的经营项目都可能呈现较强的资金需求,所以对农村妇女的资金需求没有影响。

综上所述,提出以下研究假设:年龄,与最近金融机构的距离,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对农村妇女的正规金融贷款需求满足程度无显著影响。行为态度强度,正规金融贷款经历,社会资本强度,家庭资产充裕度,受教育程度,个人年收入,是否拥有技能,是否担任村官,是否参与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是否参与农业产业化组织,家庭劳动力数量,家庭年收入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三)数据来源及计量模型选择

文中使用的数据来源于对福建省泉州市南安市(县级市),泉港区,惠安县,三明市泰宁县,建宁县,永安市(县级市),尤溪县,宁德市屏南县,福鼎市(县级市),古田县,莆田市秀屿区,仙游县的入户调查。入户调查采用实地问卷调查的方式,调查问卷内容主要包括农村妇女个人基本特征,农村妇女家庭情况,农村妇女贷款意愿,申请决策,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等五个部分,调查指标包括年龄,收入比,社会性别意识,是否参加技能培训,受教育的程度,外出打工经历,丈夫的文化程度,丈夫的职业,14岁以下子女数,家务劳动,农村妇女是否有贷款意愿,是否申请贷款,所申请的贷款是否获得满足等。通过分层随机抽样的方法选择调查样本,本次入户调查共发放问卷450份,实际收回问卷420份,有效问卷397份,其中具有贷款意愿的农村妇女有254位,真正付诸行动申请正规金融贷款的农村妇女有197位,而贷款需求得到满足的农村妇女有111位。

本研究的计量模型有可能因为遗漏重要变量或解释变量与解释变量的相互影响而产生内生性问题。目前在有关农户借贷行为(包括正规金融和非正规金融)的关键影响因素的研究文献中,考虑解释变量内生性问题的研究文献仍然较少。已有的少数文献已着手解决解释变量的内生性问题,如林建浩等考虑了社会网络(社会资本)的内生性问题,并通过工具变量法解决内生性问题,但以上学者主要关注遗漏变量而产生的内生性问题,仍很少有学者关注农户个人收入,家庭收入等解释变量的内生性问题。而王文成和周津宇考虑了农户异质性和农户借贷行为内生性问题,采用工具变量分位数回归法(IVQR),实证结果均验证了农户的借款金额(包括正规金融贷款和民间借款)对农户收入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这意味着农村妇女收入与贷款需求满足程度存在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可能。

因此,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概率方程中,考虑的内生解释变量是农村妇女的社会资本强度和个人年收入。其中,社会资本强度被纳入内生解释变量的理由是:社会资本强度可能对农村妇女的贷款需求满足程度产生显著影响,但可能存在遗漏变量同时影响农村妇女的社会资本与贷款需求满足程度,进而产生内生性问题。例如,社会交往和社会参与是个人的自我选择,依赖于个人特定的,不可观测的偏好,如对未来的重视程度等,而这些因素是不可观测的,从而成为遗漏变量。个人年收入被纳入内生解释变量的理由是:考虑到农村妇女获得贷款后,主要用于自身的生产经营投资,会对自己的收入产生直接影响,进而对家庭收入产生间接影响,而非对家庭收入产生直接影响。因此笔者作出判断,农村妇女的社会资本强度和个人年收入与贷款需求满足程度之间会互相作用,互相影响,进而存在内生性问题的可能。要充分考虑解释变量的内生性问题,仅使用二元Probit模型将得不到一致估计。为此,本研究拟采用工具变量法来解决二元Probit模型存在的内生性问题,即建立IV-Probit模型。

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关键影响因素的识别结果

根据农村妇女的一手调查问卷数据,在付诸实际行动申请正规金融机构贷款的197位农村妇女中,仅111位实际获得其所期望的贷款金额,即贷款需求得到满足。鉴于此,我们基于197位农村妇女的调查问卷,以贷款申请是否得到满足为被解释变量(Y),以农村妇女的年龄,受教育程度,个人年收入,是否拥有技能,是否担任村官,是否参与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是否参与农业产业化组织,家庭劳动力数量,家庭年收入,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与最近金融机构的距离,行为态度强度,正规金融贷款经历,社会资本强度,家庭资产充裕度作为解释变量,利用STATA12.0进行二元Probit回归和IV-Probit回归分析。

1给出了二元Probit模型下的边际效应和IV-Probit模型下的系数估计结果(两阶段法的系数估计结果即为解释变量的边际效应),在95%置信度水平下,关键影响因素的系数估计结果主要包括:

第一,个人特征因素中,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有影响的关键因素包括:年龄,个人年收入,是否拥有技能,是否参与农业产业化组织,估计系数分别为-0.0060.0220.1920.308,表明是否参与农业产业化组织,个人年收入,是否拥有技能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年龄呈现显著的负面影响。第二,家庭特征因素中,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有影响的关键因素包括:家庭劳动力数量,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与最近金融机构的距离,估计系数分别为0.0860.052-0.182,表明家庭劳动力数量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与最近金融机构的距离呈现显著的负面影响。第三,行为态度因素中,行为态度强度的估计系数为0.014,正向显著影响农村妇女的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第四,知觉行为控制因素中,家庭资产充裕度的估计系数为0.144,正向显著影响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第五,受教育程度,是否担任村官,是否参与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家庭年收入,正规金融贷款经历,社会资本强度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无显著的影响。

研究结论与政策启示

基于197位付诸实际行动申请正规金融贷款的农村妇女的问卷调查数据(其中贷款需求获满足的农村妇女111位,未获满足的86),本文发现农村妇女贷款需求获满足的比例仍然较低。利用IV-Probit模型,解决社会资本强度的内生性问题,在95%置信度下,识别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关键影响因素。结果显示:第一,是否参与农业产业化组织,个人年收入,是否拥有技能,家庭劳动力数量,农业收入占家庭收入比重,行为态度强度,家庭资产充裕度对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第二,年龄,与最近金融机构的距离对农村妇女贷款申请获批具有显著的负向影响;第三,受教育程度,是否担任村官,是否参与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家庭年收入,正规金融贷款经历,社会资本强度对农村妇女申请获批概率无显著影响。

 

1:农村妇女贷款需求满足程度的关键影响因素识别结果(IV-Probit模型)


通过以上研究结论,主要政策启示如下:第一,应加大力度扶持“涉农企业 农户”的贷款担保模式。政府可继续加快推进“公司 农户”“公司 基地 农户”“公司 合作社 农户”等农业产业化组织形式,强化农村妇女的产业化组织程度,增强农村妇女农业经营收入,工资性收入的稳定性,提升农村妇女的偿债能力,在此基础上加大力度扶持“涉农企业 农户”的贷款担保模式,由符合条件的涉农龙头企业为长期合作订单妇女提供反担保,提升农村妇女贷款需求获满足的概率。第二,贯彻创业就业能力培训要与贷款扶持政策相结合。农村妇女获得贷款的同时还需具备还款能力,这也是农村妇女信贷扶持政策的最终落脚点。在国家和地方政府财政贴息支持的基础上,应通过创业就业能力的培训工作,提高农村妇女创业就业的意识,为其提供形式多样的生产技能和经营管理相关知识的培训,增强农村妇女的还贷信用和还贷能力,并采取措施着力提高银行机构为农村妇女提供贷款产品与服务的积极性。


【参考文献】

[1]甄砚.中国农村妇女状况调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2]杨虎锋,王海静,何广文.妇女获得妇联组织小额信贷的影响因素分析[J].农业技术经济,2011(11)55-63.

[3]AKUDUGUMA,EGYIRISMensah-BonsuA.AgriculturalFinanceReview[J].AgriculturalFinanceReview200069(3)284-299.

[4]PREMARATNESP,SENANAYAKEMPWarnasuriyaM.EmpowermentofWomenthroughSelfHelpGroups(SHGs)AStudyofaSHGMicrofinanceProjectinSriLanka[M].LambertAcademicPublishing2011.

[5]YOGENDRARAJAHR,SEMASINGHED.ChallengesfacingbywomeninAccessingCreditfromMicrofinanceInstitutionsinSriLanka[J].SocialScienceElectronicPublishing2013(3)1-10.

[6]仵洁,陈希敏.西部地区农户资金借贷行为影响因素研究--对西部地区49个自然村调查结果的实证分析[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0(6)7-13.

[7]何小川,陈晓明,李国祥.农户的需求型与供给型信贷约束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对333个村538户农户的实证检验[J].农村金融研究,2015(6)56-62.

[8]秦红松.农户贷款担保困境及破解机制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4.

[9]林建浩,吴冰燕,李仲达.家庭融资中的有效社会网络:朋友圈还是宗族?[J].金融研究,2016(1)130-144.

[10]王文成,周津宇.农村不同收入群体借贷的收入效应分析--基于农村东北地区的农户调查数据[J].中国农村经济,2012(5)7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