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地方研究

“空壳”变“富矿”:重蓄村庄发展动力源 ——基于天长市创新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方式的调查与思考

作者:李 璐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08  浏览次数: 139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激活农业农村内生发展动力,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然而长期以来,欠发达地区农村因家底薄、路子窄、管理乱,使集体经济发展陷入“扶持政策失焦、内生动力失活、发展机制失调”的困境。对此,天长市在农村产权改革背景下,以加强政策引导为推手、以激活内生动力为重点、以健全发展机制作保障,通过“政府精准化培育、资产市场化运作、村庄结对化成长”,促成政府、村集体和市场三方联动发展。助推村庄撬活沉睡资产,重蓄发展动力源,探索出一条“空壳”变“富矿”的集体经济内生发展之路。

一、政策领航,机制护驾,精装经济发展“新引擎”

天长市加大财政扶持力度,健全集体经济发展机制,为村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一)资金共育,发展合流同驱

政府分类别加强财政投入,为集体经济发展助力。其一,分类别确“扶持”,为发展兜底。天长市首创“五七九”财政资助办法,以人口规模定扶持规模,即3000人以下的村资助五万元、3000—5000人的资助七万元、5000人以上的资助九万元,为村级组织运转提供经费保障,2016年全部消灭空壳村。其二,分层级明“提留”,为发展增力。政府通过财税反哺加强扶持力度,对村辖区内招商引资项目,以及各类经营主体承租厂房和商铺产生的税收地方留成部分,市镇财政分别按10%、20%的比例提取支持发展村庄经济。其三,分区位定“项目”,为发展活源。天长按照“因地兴业”的原则配项目。如支持临近高速、省道等交通区位优势明显的村,建设高炮广告位对外发包为集体增收。

(二)主体共融,发展勠力同行

政府搭建多形式服务平台,为经济发展创造条件。第一,建立市级流转平台,让产权交易更放心。天长规定集体所有资产交易必须进入农村产权交易平台,防止暗箱操作。北荡村3.47公顷林权项目通过交易平台竞价,从底价14.6万元溢价到16.8万元成交,增值率达15.07%。第二,设立镇级代办机构,让资产管理更得心。依托市级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平台,各镇设立“三资办”直接运作村级资产拍卖活动,运用信息化监管平台监管151个村的资产信息,并设置资产负债预警线,防止出现过度分红和举债发展的不良倾向。第三,成立村级经营组织,让集体发展更顺心。村级成立合作社作为集体经济经营组织负责抓经济、谋发展。秦栏镇联合村为改变无资金的尴尬局面,率先在全镇成立股份制合作社对村庄资产统一管理经营,为集体增收20多万元。

(三)制度共创,发展殊方同致

天长健全村集体经济发展机制,实现资产的制度化、规范化管理。首先,推行政经分离制度,完善运营机制。天长推行政经分离使基层组织各归其位。合作社下设的理事会对集体资产进行经营管理,监事会对理事会的财务开支和三资管理进行监督。如光华村监事会在健身广场完工后发现存在质量问题,反馈理事会要求整改,实现公益资产的有效运营。其次,实施双线督查办法,健全奖惩机制。天长市村发办采用随机抽查和集中督查办法对村级经济发展进行考核,通过举办“三个十”评比活动,对获得“十强村”、“十快村”、“十优村”的村庄给予荣誉奖励和资金奖励。最后,运用小微权力清单,规范监督机制。小微权力清单规定“1万元以上的资产资源发包、租售,3万元以上的建筑工程发包,必须以村委会为主体公开招标,并接受村监委全程监督”。政府通过构建群众监督、村监会监督、职能部门监督三级监督体制,实现“资产清楚、干部清白、群众清醒”。

二、资源撬活,经营有道,再造集体经济“聚宝盆”

村集体通过唤醒沉睡资产,盘活存量、做优增量、提升质量,使资产保值增值。

(一)靠资增产,用活“死资源”

盘活“三资”使“死资源”变“活资产”,增强集体经济实力。其一,唤醒特殊闲置资源,做活“地产”。村集体将并村后产生的旧村部、旧校舍等长期闲置资产,采取发包租赁、入股经营等方式盘活,变“包袱”为财富。龙岗社区将龙西旧村部闲置房屋和宅基地以22万元高价竞拍成功,实现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其二,发掘特有自然资源,壮大“特产”。对于“四荒”地和水面等自然资源较多的村,集体采用独资或联合农户参股,开发特色农业种植,实现特色产业规模增收。马塘村将原茶园周边170余亩荒山开发种植茶叶,为村集体增收17万元。其三,凭依特色文化资源,发展“旅产”。围绕美丽乡村建设,村集体利用当地人文资源,发展民俗景点、文化客栈等乡村旅游服务业,打造经济增长新亮点。龙岗社区挖掘抗大八分校旧址、“状元府”等当地文化“富矿”,发展“旅产”为集体创效益。

(二)以财生利,用精“活资本”

将存量资金进行资本运作实现多元增收。一是投资非公企业获利。村集体将累积资金投资企业保息分红。龙集社区将125万元集体资金投资到4家经济效益好的企业,每年获利13.76万元。二是融资国有公司得利。天长成立了综投、城投、天振三家零风险融资公司,十八集社区将220万元累积资金投放综投公司,每年可得16万元收益。三是注资村级实体创利。村集体牵头组建或直接兴办合作社和企业等创利。长亭村投资80.5万元,由村干部领头创办农事服务专业合作社,2015年为集体增收15.2万元。

(三)借力使力,用细“散资金”

村级借助社会力量促进集体脱贫致富。一方面,引入“返乡资本”,共铺致富路。为吸引能人返乡创业,天长每年拿出1亿元设立创业基金,同时出台支持创业小额担保贷款、税费减免等优惠政策。上千名返乡乡贤创办各类经济实体500多家,每年上交税金1亿多元,为税收反哺村庄发展提供持续财源。另一方面,投放“公益资金”,同除贫困名。村集体将精准扶贫到户的财政补助资金作为贫困户的股金,投放到合作社或其他经济组织形成股权。贫困户按股份比例分享收益,既为其找到了持续增收新方式,也增加了集体收入。

三、内育外引,联动发展,厚植村级经济“摇钱树”

天长市既注重整合内部资源,又注重与宏观市场经济体制对接,促进集体经济持续发展。

(一)村村联建,协同发展动力

村村之间打破地域限制共同发展。一是并村建园,追求集聚效应。村集体通过合并自然村,建立产业园区,利用基础设施使用中的聚集效应,为招商引资、争取项目等奠定基础。如余庄村由余庄和四里两个自然村合并之后建立工业园区引进外来企业。二是异地置业,谋求集体共赢。村村联建联购,在城镇、工业功能区等发展标准厂房、商业用房等物业项目,为村庄经济开辟新的发展空间。大通镇便益社区在异地交通便利的地方建厂房收租金,每年收入10万元左右。

(二)村企联营,汇聚发展合力

天长通过建立村企之间的利益联结,实现以企带村,村企互哺,共促共建。第一,龙头企业带领,促“合作型”发展。村企以股份合作形式建立利益关联,企业带领发展经济。天翔集团是谕兴社区辖区内的龙头企业,社区以土地入股方式与其合作,三年累计增收5万元。第二,经济组织引领,助“服务型”发展。村集体开展服务创收,培育经济新增长点。谕兴社区创办各类服务实体,为辖区内20多家企业提供便民服务、劳务服务等,收取服务费增加集体收入。第三,基层党员统领,保“连带型”发展。天长实行村党支部出力、党员引领带动、企业出资、农民得实惠的连带模式发展集体经济。龙岗社区党支部帮芡实合作社建芡实大市场,辐射带动全村1000多家芡实经营加工户加入,社区通过收取服务管理费增收。

(三)人才联帮,激发发展活力

村庄引入能人充实集体经济发展主力军。其一,能人回村,为致富谋划。村集体通过优化创业环境,吸引人才回村。时任余庄村集体经济发展指导员的王兆军是在外自主创业20余年的能人,谈到壮大村集体经济,他说:“我主要是出谋划策,利用市场经验带动村庄经济发展”其二,干部驻村,为致富规划。政府安排驻村干部定点帮扶薄弱村,为其发展找门路。董玉海作为农委选派干部帮扶指导魏桥村,帮助规划成立魏桥农事合作社,年收入达3.6万元。其三,党员包村,为致富企划。包村党员当好富民强村“服务员”。天长市每个党政包村干部每年至少为结对帮扶村争取发展项目1个,或争创3万元以上收入。

四、策源引流,蓄积薄发,力推村级经济“再升级”

天长市通过“政府助推、村级激活、内外联动”实现了集体经济由“空壳”变“富矿”,为全国农村壮大集体经济提供经验借鉴。

(一)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壮大的核心在于激活内生动力

中央一号文件连年提出要“激活农业农村内生发展动力”,盘活内源则为激活内动力的第一步。发展村庄经济不能仅靠政府扶持,天长在政策精准帮扶之下,村集体因地制宜充分挖掘现有资源,通过唤醒沉睡资产,激活村级经济内生发展动力。同时衔接市场要素,通过招商引资,引导能人返乡创业,资金市场化运作,与内源相结合联动发展,进一步驱动村集体经济长续发展。

(二)政策牵引是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强大推手

政策的倾斜与牵引是村集体经济发展的需要。在壮大村庄经济过程中,政府要担任好“服务人”角色,给农村经济发展提供保障性服务。天长市立足实际,通过创新财政扶持方式、搭建多形式服务平台、健全经济长效发展机制等为经济发展提供保障、注入动力。在发展农村经济过程中,应充分发挥政策的驱动效应。

(三)农村集体产权改革是壮大集体经济的有效之举

壮大集体经济关键在于内源发力,而调整产权关系能有效激发内源。天长通过农村股权改革不仅唤醒沉睡资产,实现资产效益最大化;而且将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到个人,调动了农民参与发展集体经济的积极性,增强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活力。因此,农村集体产权改革是壮大集体经济的有效举措。

(四)机制配套是村级集体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

壮大农村集体经济需要健全的配套机制保驾护航。天长通过完善政策引导机制,遵循市场规律和尊重村集体主体地位,实施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发展项目,逐步壮大村庄经济实力。同时,健全村级集体经济法人治理机制、经营运行机制、监督管理机制和利益分配机制,构建集体经济发展长效机制,不断提高农村集体经济持续发展能力。